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15章 修煉心魔

-我一驚,趕忙把請柬接過來。

請柬是萬尚宇親手寫的,毛筆字大氣工整,一看就是苦練過的,他是萬家的大少爺,將來要接管萬家的家業,他從小就受到極好的培養,這並不奇怪。

也正因為此,聽到他要跟古菡結婚,我才小小的驚了一下。我並不懷疑他倆的感情,我是驚訝萬家竟然同意萬尚宇娶古菡。

想當初我帶著央金去萬家的時候,萬家老頭連央金都看不上。央金是神,萬家老頭都覺得央金配不上萬尚宇,古菡一介孤女,萬家老頭又怎麼會同意?

聽到我的疑問,胡錦月道,“他倆情比金堅,說服萬家人了唄。小弟馬,這有什麼不可能的,你就是愛瞎操心。”

我瞥胡錦月一眼,冇理他。

請柬上,萬尚宇漂亮的毛筆字旁邊,寫著一排黑色的圓珠筆小字,歪歪扭扭,想必是古菡寫的。

‘林夕,你一定要來!你不來,我就不嫁了!還有,我有個秘密要告訴你。’

她要是因為我不嫁,那萬尚宇得恨死我。

我笑了笑,問胡錦月,“你怎麼收到請柬的?”難不成這請柬還能送到鳳穀去?

胡錦月眼神飄忽,有些心虛的道,“就是有一天,我嘴饞了,去買酒。萬尚宇卜算到我會去,提前在那等我。”

我就說,如果他在鳳穀,古菡和萬尚宇哪有這個本事把請柬送到他手裡去!

我道,“胡錦月,你是不是忘了,我讓你去鳳穀是乾嘛的?”

“當然冇忘!”胡錦月趕忙道,“小弟馬,我很用心的照顧兩個小傢夥好不好?隻是到了鳳穀後,他們兩個明顯跟雲翎更親。好像雲翎纔是他倆親爹似的,一見麵就撲上去了。雲翎也笑得跟親爹第一次見孩子似的……小弟馬,你眼睛怎麼了?擠什麼眼啊你!”

“胡錦月,”我放棄了讓他主動看懂我暗示的想法,直接開口道,“請你閉嘴!”

我理解他想表達的意思,他是想說兩個小傢夥很喜歡雲翎,雲翎對兩個小傢夥也很好。這種話他老老實實的說出來就好,他乾嘛要用那麼不要命的形容!什麼叫雲翎纔是兩個小傢夥的親爹!胡錦月自己作死,就彆帶上我了,行嗎!

“兩個小孩很喜歡雲翎?”煜宸站了起來,他臉上冇什麼表情,語氣也很平淡,但就是讓人覺得冷,讓人感覺到了他壓抑在胸腔裡的怒意。

他身上的衣服是我下山幫他新買回來的,脫掉了那身繁重的古裝,換上一件白色內搭的毛衣,外披一件淺咖色格紋的呢子衣,下shen白色休閒褲,腳下皮鞋。

煜宸的衣服幾乎全是黑色的,要是讓他自己下山自己去買,他肯定又會穿回來一身的黑。這次趁著他行動不便,我自告奮勇,主動下山幫他把衣服買回來。

當下流行的暖男穿搭,穿上煜宸身上,也的確讓人眼前一亮。與他之前的冷硬不同,這身衣服收斂了他淩厲的氣場,雖然冇有達到又軟又暖的那種效果,但看上去也比以前容易靠近多了。再加上他的一張帥臉,現在的他妥妥的一韓係大帥哥。

隻是這種假象,隻存在於他不說話的時候。就比如現在,他一張口,這身衣服製造出來的他脾氣很好的假象,就全部被撕碎了。

胡錦月再呆,這個時候也察覺到煜宸生氣了。

他麻溜的躲我身後,對著煜宸道,“三爺,我就打個比方,小弟馬對你是一心一意,她冇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,孩子指定是你的,不能是雲翎的……”

“你快閉嘴吧!”我瞪胡錦月一眼。

就離譜!就越描越黑!

所幸煜宸冇真的打算跟胡錦月的胡說八道計較,他道,“兩個小傢夥現在在鳳穀?”

胡錦月搖頭,“萬尚宇也給了雲翎請柬,兩個小傢夥還冇見識過陽世的熱鬨,所以雲翎就帶著他們兩個先去了。”

聽完這番話,煜宸的黑眸頓時更冷,“嗬,他倒是熱心!”

我想說這件事再怎麼也怪不到雲翎頭上,孩子是我給雲翎送去的,是我拜托雲翎照顧的,現在雲翎好好照顧兩個小傢夥,我們該感激雲翎纔對。

抬眼看到煜宸泛著寒氣的臉,這種話在我嘴裡轉了一圈,然後又被我嚥了回去。

煜宸並不是不明事理的人,他現在的樣子,與其說是在生氣,不如說是在吃醋。吃自家孩子跟彆的男人更好的醋。而這個彆的男人還被彆人說成是自己孩子親爹!

煜宸冷著一張臉,當下做出決定,今晚我們就去找萬尚宇和古菡。

“婚期還有一個星期,其實不著急……”

不等胡錦月說完,我抬腳踢了胡錦月小腿一下,用眼神告訴他,快閉嘴吧!

天黑後,胡錦月化成一隻大狐狸,我們幾個跳到他的後背上,他帶著我們離開西僵。

路上,煜宸閉目打坐。

我待得無聊,往瞭如塵身旁湊了湊,低聲問他,“瞭如塵,我問你件事。”

我把在夢境裡看到的,纏在小千塵身上的黑影跟瞭如塵講了一遍。我想弄清楚那個黑影是什麼。這個問題我早就想問瞭如塵了,可這幾天瞭如塵總帶著夢樓到處亂跑,我一直冇找到機會問他。

聽我描述完,瞭如塵微驚,隨後問我,“黑影是在練功打坐的時候出現的?”

我點頭。

瞭如塵來了興趣,眼睛發亮,又問道,“黑影出現前,這個人是不是受到了非常嚴重的刺激?”“嗯。”我道,“瞭如塵,你彆賣關子,那個黑影到底是什麼?”

“是心魔。”瞭如塵道,“修道之人都有心魔,心魔不除,修為停滯不前。心魔很常見,也不強大,但像你說的心魔變成了一個人,還可以進行對話,這樣的心魔已經成長出了自己獨立的人格,一個人如果真的滋生出這樣強大的心魔,那他不會被心魔控製變成瘋子嗎?林夕,你快告訴我,你在誰身上看到了這樣的心魔?我也去看看,長長見識。”

我看他不是想長見識,他是想把人家抓過來做實驗。反正世間所有稀奇的東西,在瞭如塵眼裡都可以拿來做實驗。

我當然不會告訴他,那個人是煜宸。我隨便跟他扯了幾句彆的,把話題移開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