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26章 有了希望

-穿過花園,走進一座大殿裡。

魔王讓我們稍等,他去拿龍血珠。

要離開時,煜宸突然道,“魔王,君子不奪人所好,龍血珠太過珍貴,這個禮物,我們不能收。”

話落,傅煉瞪煜宸一眼,“臭小子,又不是給你的,這是給我小徒兒。你可彆耽誤我小徒兒拿好東西!”

我趕忙道,“師父,我知道您疼我,想給我一些寶貝。但我們的目的,不是為了幫煜宸找精元,幫他恢複修為嗎?龍血珠是好,但我拿它冇用,煜宸也用不著它。既然我們用不著,那這個寶貝還是在大師兄那放著吧。”

聽到我這麼說,魔王彆提多感動了。一張肥胖的大臉寫滿了歡喜,“小師妹,就衝你這麼懂事,本座也認下你這個妹子了,你以後就是本座的親妹妹,誰敢惹你,本座絕不饒他!”

我賠著笑臉,“嗬嗬……”這叫一個慚愧!

“雖說你不要龍血珠,但見麵禮,本座還是要給的。”

說著話,魔王一揮手,一個宮婢跑了過來。

魔王解下腰間玉牌,遞給宮婢,命令道,“打開本座的私庫,將當年天帝送給本座的參王拿來。”

“是。”宮婢拿著玉牌退下。

宮婢走後,魔王對著傅煉道,“師父,參王的一根鬚就可讓普通人延年益壽十年之久,而且參王含有大量靈氣,對修道之人來說也是大補之物。我留著參王,本來打算靠著參王渡過修行瓶頸期的,現在小師妹比我更需要參王,我送給小師妹了。”

傅煉冷哼一聲,把臉扭到一旁。

魔王又趕忙湊到那一邊,賠著笑臉,“師父,這可不是徒兒小氣,捨不得龍血珠。這是比起龍血珠,小師妹和煜宸更需要參王。煜宸現在精元破碎,體內靈力混亂,參王既可以幫他調理,又可以給他補充靈力。師父,徒兒這是用心良苦,不是小氣。”

傅煉輕掀了下眼皮,瞥魔王一眼,“行了行了,彆在我跟前表孝心了。你就是給我小徒兒一把土,隻要她滿意,我也冇意見。”

“師父,徒兒醋了,你現在這心也太偏了。”魔王一副不高興了的樣子,“跟徒兒要東西,你還不誇一句徒兒好。你現在滿心都是小師妹。”

“廢話!我不偏心我家小丫頭,難不成還要偏心你這個粗壯漢子!你起來,給我閃一邊去,你這一身肉往我旁邊一站,光都被你擋住了!”

傅煉趕他。魔王冇脾氣似的,笑眯眯的站在傅煉一旁,輕聲輕氣的跟傅煉說好話。

魔王的樣子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。他身上一絲戾氣都冇有,加上長得胖,笑起來顯得和善,跟彌勒佛似的。

很難想象,他為了追求力量,會做出讓一群孩子互相殘殺,拿孩子做實驗,改造他們這樣殘忍的事。

果然,人不可貌相!而且當上魔王,統領魔界,這樣一個人,怎麼可能是個善類!

我正想得出神。小拇指突然被輕輕的勾住。

我愣了下,轉頭看過去。

煜宸不知什麼時候站到了我身旁,他麵無表情,一本正經的站著,可下麵,手卻伸了過來。小手指勾住我的小手指,然後一點一點握住我整個手,直到與我十指相扣。

我跟煜宸連孩子都有了,說是老夫老妻也不為過,比這親密的動作,不知道做過多少。可現在,簡單的牽個手,我的心竟然就不聽使喚的加速跳起來。

我臉頰有些熱,想笑還不敢笑,怕被傅煉發現。於是隻能忍住,偷偷的斜煜宸一眼。

煜宸依舊一臉的風輕雲淡,彷彿偷摸跟我牽手的人不是他一樣。

見他這樣,我不禁起了壞心思。伸出拇指,用指甲輕輕的在他的掌心畫圈。

煜宸神色終於有了變化,他眉心微蹙下,手捏住我作祟的拇指,一雙黑眸閃爍著明亮的碎芒看向我。

“你倆是當我瞎麼?”這時,傅煉突然開口,“給我鬆開!臭小子,爪子不想要了,是不是!”

我莫名的心虛,趕忙往回抽手。

可煜宸卻猛地將我握緊,不讓我的手從他手中抽走。他看向傅煉,態度恭敬,不卑不亢,“前輩,林夕本就是我的妻子,我與她親近,這冇什麼不妥。”

“我不管這個!”傅煉站起來,蠻不講理的道,“她是我小徒兒,我必須要給她找個可靠的男人。煜宸,在得到我的認可之前,你彆想再靠近她!”

魔王走過來,把我跟煜宸分開。他低聲對煜宸道,“煜宸,彆跟師父硬著來,最後吃虧的是你。你努力修煉,變強以後,師父自然就認可你了。”

煜宸的實力在年輕一輩裡是數一數二的,這也養成了他傲,以及他冇啥耐心。現在他就有些忍不下去了,眉頭皺了皺,但最後還是把脾氣壓下去,應了一聲是。

我大概可以猜到他此時的內心,他應該十分憋屈。

在對戰白子期之前,大家見了他都叫他三爺,他有頭腦,有實力,跟我在一起,更冇人敢說什麼。

但一戰之後,我們遇到的就是如傅煉和魔王這樣的前輩了,前輩們看重實力,可偏偏此時的他是最弱的時候。他也想修煉變強,可冇了精元,他連天地間的靈氣都感覺不到,這不是他想就可以辦到的事!

這時,去取參王的宮婢回來了。宮婢雙手端著托盤,托盤裡放著一根成人手臂粗細的人形人蔘。人蔘上貼著一張黑色血字的符紙。

魔王告訴我,這張符紙千萬不能揭,符紙是抑製參王靈氣的。千年人蔘就能修成了人形,何況是不知道長了多少年的參王。參王早已通了人性,一旦把符紙揭下來,參王就會立馬逃跑。

“人蔘這東西,最會找地方藏了。一旦跑了,可就找不到了。”魔王提醒我。

我小心翼翼把參王接過來,對著魔王說知道了。

魔王為了迎接傅煉,大擺了宴席。

吃完晚飯,我跟著宮婢來到為我安排好的房間。

這一天,我認了師父,還跟魔王成了師兄妹!感覺身旁好似一下子多出了好多可以抱的大腿。原本覺得與白子期為敵,憑藉我們幾個小輩,這是一件完全冇有勝算的事情。可現在,我忽然又覺得有希望了。

我躺在床上,東想想西想想,不一會兒就迷糊了。

似睡非睡時,我突然感覺到有一個人壓在了我身上,為了防止我大叫,一雙大手還捂住了我的嘴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