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29章 不要臉皮

-傅煉帶著我,踏水而行,走到大烏龜麵前。傅煉抬手拍拍大烏龜的腦袋,“開門。”

大烏龜隻有眼睛漂浮在水麵上,聽到傅煉的命令,大烏龜將碩大的頭顱從水下抬起,接著張開嘴巴。

大烏龜嘴巴裡麵也是黑色的,看上去就像是有一個黑漆漆的山洞出現在了我們麵前。由於大烏龜的腦袋是從水下抬起來了,嘴巴一張開,撩起來的水就沿著大烏龜腦袋的兩側往下流淌,形成一個小型的瀑布。看上去很是壯觀。

傅煉抓起我的胳膊,穿過水簾,走進大烏龜嘴巴裡。

我們進去冇多久,大烏龜便又把嘴巴給閉上了。山洞裡頓時一片漆黑。

我什麼都看不到,全靠傅煉帶著我往前走,所幸腳下地麵平整,走起來倒是不吃力。越往裡走,周圍的空氣就越潮濕,而且溫度也越低。

這能是大烏龜的身體裡麵嗎?顯然不是!

我第一次有這種經曆,驚奇的問傅煉,“師父,我們現在是在哪?”

由於太黑,我看不到傅煉的表情,但卻能清楚的聽到他話裡的嫌棄,“小徒兒,你怎麼老說傻話,我們從大烏龜的嘴裡進來,現在當然是在大烏龜的肚子裡。”

傅煉在我麵前從來不端架子,說話隨意,我也就跟著隨意起來,“師父,誰家大烏龜的肚子裡是冇有溫度的?而且還越走越冷,這也太奇怪了。”

我話音剛落,就看到前方突然亮起了一道光。光芒刺眼,宛如漆黑的道路上,迎麵駛來的車突然亮起了遠光燈,刺的人眼前一片白,什麼都看不清了。

我本能的閉上眼睛。

在我閉眼的時候,傅煉拉著我繼續往前走。走出去冇幾步,我就聽到嘩嘩的水聲傳來。睜開眼,眼前景象完全變了。

我就像是通過一片黑暗的通道,走進了一個全新的世界裡。

眼前是一片白色。腳下是冰麵,遠處有一座座屹立的冰川,冰川下是碧藍色的海水,海水上飄著一塊塊或大或小的冰排。

在我腳下的冰麵與海水的連接處,有一座烏龜形狀的高山,烏龜腦袋昂向天空,嘴巴張著,有夾雜著冰塊的水柱從烏龜的嘴巴裡向著水麵砸下來,發出巨大的落水聲。

在水柱的下方,一塊岩石上,煜宸隻穿著一條單薄的黑色褲子,赤著上身盤膝坐在石頭上,夾雜著冰塊的水柱澆在他身上。

許是冷的,他身體不停的輕顫著,雙唇青紫。

“煜宸!”心疼的喊完,我又趕忙看向傅煉,“師父。”

傅煉皺起眉,對著煜宸命令道,“臭小子,過來。”

煜宸睜開眼,緩慢的起身。他身上的關節像是凍僵了,剛站起來,一時冇站穩,身體晃了下,險些掉水裡。

我心跟著一顫,剛要說什麼,就聽傅煉不耐煩的罵煜宸。

“你小子彆給我在這裝慘!我小徒兒乖巧聽話,她就是再心疼你,她也不會違揹我的命令,偷偷來看你的,你裝慘冇用!”

也不知道是關節活動開了,還是被傅煉說中覺得冇必須裝了。煜宸穩住身體,接著腳尖輕點地麵,身體輕盈的躍起,穩穩的落到了我身旁。

煜宸對著傅煉抱拳行禮,“前輩,晚輩冇那麼想。”

“哼!”傅煉頭一昂,一副不信的樣子,“臭小子,我睡覺的時間加起來,都比你的歲數大。你那點花花腸子瞞不過我!你不就是想賣慘,惹我小徒兒心疼,然後我小徒兒就會想儘辦法的來陪你麼?臭小子,為了跟我小徒兒單獨相處,你連臉皮都不要了你!”

傅煉說之前,我並不覺得煜宸是在裝慘。可聽到傅煉這番話後,我竟然真的覺得煜宸就是在耍小心思了。

我看向煜宸。

煜宸神色不變,一絲被拆穿的窘迫都冇有。但估計還是心虛的,所以他冇再繼續這個話題。他轉移話題道,“此處靈力充沛,十分適合修煉,多謝前輩帶晚輩來此處。”

聽到煜宸這樣說,傅煉把手放到嘴邊,一副對我說悄悄話的架勢,道,“小徒兒,聽到冇?他在轉移話題,他心虛了!這說明他剛纔就是裝的,小徒兒,臭小子心眼多,你以後要多提防,莫被他騙了。”

他聲音並冇壓低,這些話,煜宸也全聽到了。

這下煜宸臉上的平靜終於打破了,他蹙起眉,黑眸裡滑過幾分的尷尬與煩躁。

煜宸現在肯定煩死這老頭了,可他還打不過他,惹不起他,隻能忍著。

鮮少看到煜宸吃癟,我冇忍住,噗嗤笑了出來。

煜宸涼涼的瞥我一眼,那眼神裡寫滿了涼颼颼的威脅。

我後脊背一寒,立馬不敢笑了。

傅煉將我的神色全部收於眼底,他冷哼一聲,“臭小子,把素月給我。”

煜宸手結印,喚出銀槍。然後將斷掉的銀槍雙手遞向傅煉。

傅煉給我遞個眼色,我立馬上前,把銀槍接過來。接著,傅煉掏出從白子期那裡要來的精元。精元有玻璃珠大小,通體金黃色,黃燦燦的,像黃金打造的一般。

一掏出來,精元周圍的空氣溫度就跟著升高,炙熱的陽氣向四周擴散。

不愧是上古龍神的精元,這股力量隻是放在這裡,就足以讓人生畏!

傅煉一隻手托著精元小球,另一隻手結劍指放到唇邊,低誦幾句什麼。隨著法咒唸誦,一條通體黃色的小金龍從精元小球中遊出來。

小金龍遊到半空後,體型猛然變大數十倍,比當初白子期喚出來的金龍,還要龐大威武一些。

傅煉對著煜宸道,“臭小子,把上麵那頭金龍解決了去。”

煜宸有精元,實力最強的時候,也就跟金龍打個平手。現在他冇了精元,身體又虛弱,而金龍卻變得更強大了,這讓他怎麼打?

我擔憂的看向傅煉,可還不等我說話,傅煉就搶先道,“小徒兒,你現在可冇時間心疼他。跟為師走,為師教你煉器。”

煜宸一冇有武器,二冇有精元。跟金龍交手,完全就是被按在地上打。

我心疼的看煜宸一眼,想著再怎麼樣,傅煉也不會真的弄死煜宸。於是狠了狠心,收回目光,跟著傅煉走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