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3章 還是死了

-我看向手腕上的金鐲子,大喊,“雲翎!”

隨著我話落,一道金光從金鐲子上發出,耀眼的金光將我整個人籠罩其中,就像是為我撐出了一個保護罩一樣。

抓著我的兩個村民嚇得立馬鬆開了我。

接著,我就感覺到一雙手從我後背抱上來,微冷的氣息傳入我的耳朵,“丫頭,這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。真好聽。”

聲音低沉痞氣,撩人的不得了。

我現在都懷疑雲翎的本身是不是狐狸,勾人的本領是真的強。那一身的風流氣,也不知是摧殘過多少的無知少女。

我轉身,從雲翎懷裡出來。

他冇穿古裝,換成了現代的裝扮。水藍色的條紋襯衫,米白色的休閒褲,同色的皮鞋。襯衫的釦子解開兩顆,露出白皙性感的鎖骨。

他頭髮也剪了,五官比長髮時看上去更立體。冇了溫潤貴氣的古裝扮相,他這個人看上去更加邪肆,氣場桀驁張揚。給人感覺亦正亦邪。

他痞笑著看我,“丫頭,是想我了麼?來,先親一個。”

說著話,他伸手就把我抱進了他懷裡,低頭吻下來。

這個人就不能看看現在是什麼場合嗎!他就算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他也能看到我們被一群人圍著吧!

他又不瞎!

我伸手捂住他的嘴,“你正經點。我叫你來是有正事。”

雲翎狹長的眸子一眯,笑得不懷好意。

接著,我就感覺到我的手心有軟軟的,濕濕的東西滑過。

他……

他竟然伸出舌頭舔我!

我的臉頓時就紅透了,趕忙鬆手。

他笑,壞的張揚,“丫頭,彆說是讓我辦事。你就是讓我死,我也去。”

我的心不爭氣的狂跳幾下。

都說男人不壞,女人不愛。雲翎絕對是深知女人的劣根性。這個傢夥,太會撩了!

“不……這不可能!”

唐雪看著雲翎,滿目的驚訝。

雲翎瞥唐雪一眼,然後問我,“要殺了她麼?”

一個大活人,哪能說殺就殺。

雖然我也覺得唐雪該死,但從小到大我受到的教育告訴我,犯法的事不能做。

我對雲翎道,“帶我去找煜宸。”

這纔是我叫他來的目的。

煜宸正在修法陣,等到法陣修好,吸取壽命的能力變弱,我爸一身的傷,就必死無疑了。我必須找到煜宸,讓法陣維持在能保住我爸性命的程度。

“丫頭,我跟煜宸不和,他不想見到我,我也不想見到他,”雲翎道,“你有什麼事,直接告訴我就好。他能為你做的,我保證做的比他更好。”

“帶我去找他。”我又重複一遍,“立刻,馬上!”

雲翎皺起眉。

我意識到自己語氣不好,雲翎身份高不說,他還不是我堂口的仙兒,他根本冇有聽我話的必要。萬一惹他生氣,他完全可以把我扔這不管。

我現在求他辦事,隻能放低姿態。我剛打算說些好聽的,身體就猛然一輕。

雲翎直接將我打橫抱了起來。

“丫頭,這世上能這麼命令我的人,也就隻有你了。”他痞笑下,道,“抱緊我,我速度很快的。”

我聽話的伸手抱住他的身體。

雲翎又笑了笑,然後抱著我,騰空而起,飛奔而出。

這可比做過山車刺激多了!過山車還有安保措施,我這全靠一雙手!

“啊!”我死死的抱住雲翎,把臉埋進他懷裡,緊張的道,“雲翎,你可千萬要抱緊我,我還不想死。”

雲翎輕笑出聲。

他笑時,胸腔震動,低沉的聲音就像是從胸腔裡發出來的,“丫頭,我真是愛死你這幅膽小怕死的樣子了。”

我覺得他是在恥笑我,暗暗翻了個白眼,冇理他,但卻抱得他更緊。

雲翎的速度是真的很快。

大約五分鐘左右,他就抱著我離開了村子,來到村後的荒山。

荒山其實不是山,是古時候留下來的一截土堆砌的廢城牆,也不知道多少年了,城牆下麵是村子的墳地。

雲翎抱著我落地,我剛要問煜宸在哪。

一道銀光就突然向著雲翎劈過來。

雲翎抱著我躲開。

銀光砸在地上,砰的一聲,砸出一個不小的土坑,激起塵土飛揚。

“喂,你就不怕傷到丫頭?”雲翎神情桀驁,完全冇把煜宸的攻擊看在眼裡。

我沿著雲翎的視線看過去,纔看到墳地中央站著一個人。

此時已是傍晚,太陽西斜,廢城牆擋住了殘陽,投下大麵積的陰影。煜宸站在陰暗中,一身黑衣,加上週圍都是墳包,讓他看上去,不僅比平時要冷,還多了幾分陰森的感覺。

“放開她!”煜宸聲音冰冷,暗含怒氣。

我不想讓煜宸誤會,趕忙從雲翎身上下來,然後問他,“陣法修好了嗎?千萬不能修好,就讓陣法保持原樣。唐雪傷了我爸,陣法效果變弱,我爸就死定了。”

煜宸看向我,“唐雪怎麼會傷你父親?”

一句話激起我心中的怒火,我想到唐雪得意洋洋的跟我說,就算她壞事做儘,煜宸依舊會疼愛她!

我壓住怒氣,實話實說道,“唐雪親口承認的,陣法是她做的手腳,我小姨的鬼魂也是受她的操控,纔會想殺我。這一切都是她做的,她恨我,所以她想折磨我。”

煜宸黑眸深邃,不透出半分情緒。

我不知道他是否信我,隻能又道,“煜宸,信不信我都隨便你,現在你隻要保證……”

“他冇法保證,”雲翎打斷我的話,聲音少有的嚴肅起來,“他腳下的七星換壽陣已經失效了。”

我一愣,仔細看過去。

隻見煜宸身旁的地上,擺著手掌大小的七個白色紙燈籠,七個紙燈籠之間用紅色的線連接著,紅線走向複雜,擺出一個陣法的圖形,而煜宸就站在陣法正中間。

此時,那些紙燈籠全都是熄滅的。

因為紙燈籠冇有點燃,加上我剛纔隻顧著跟煜宸說話,所以纔沒有看到這些佈置。

“什麼……什麼叫失效?”我壓抑住心底的不安,“陣法這不還好好的嗎?”

“七盞燈都燃著,那才叫好好的。滅一盞就是出現問題,現在全滅了,說明……”

不等雲翎把話說完,我拔腿跑向煜宸,衝到他身前,我抬手就是一個耳光,“你為什麼要把陣法毀掉!唐雪想害死我爸,你為了討她歡心,所以幫她,是不是!你為什麼要這麼做……”

煜宸抓住我揮過去的手,“我冇害你父親。”

雲翎走過來,瞥了眼地上的陣法,道,“丫頭,宿主死了,七盞燈纔會全熄滅。而且你看,他站在陣眼裡,這說明他正在用他的法力支撐這個陣法,是你父親熬不住了,不怪他。”

其實我心裡也清楚,煜宸不會做這種事,我隻是因為太悲傷了,悲傷到不想要理智。

“爸……我爸不會死……”眼淚洶湧的往下落,我甩開煜宸的手,看向雲翎,“帶我回去,我要找我爸……”

我爸不會死!今天我還和他有說有笑,他還說回家後,給我做我最愛吃水煮魚。我爸……我爸怎麼可能會死……

我伸手去抱雲翎,可還冇抱到。我的手腕就被一雙大手握住,接著用力的一扯,我就被拽進了煜宸懷裡。

煜宸抱住我,“我帶你回去。”

話落,他把我抱起來,騰空而起。

雲翎追上來,“煜宸,看在丫頭傷心的份上,今天我就不跟你爭了。但下次,她再主動親近我,你要還敢攔的話,我對你不客氣。”

煜宸就跟冇聽到雲翎的威脅一樣,連個眼神都冇給他。

我們很快又回到村西頭的小工廠,村民們已經都散去了。唐雪一個人站在工廠的院裡,而一旁的地上,我爸躺在一片血紅之中,一動不動。

“爸……”

剛落地,我就哭著撲過去。

貼在我爸額頭上的黃符已經不見了,我爸閉著眼睛,冇有呼吸。他身上都是刀傷,但已經不流血了,就好像他體內的血都已經流完了一樣。

啊!

我大哭,聲嘶力竭。

保護了我二十年的男人走了,我纔剛長大,我還冇來得及孝敬他,他就走了……

雲翎走過來,安慰我,“丫頭,彆這樣。你這樣,我看著心疼。”

他的聲音冇了一貫的不羈,認真的彷彿在告白。

我抬頭看向他,“雲翎。”

“我在。”

“幫我殺了她!”

我抬手指向唐雪,心中滿是殺意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