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32章 用心良苦

-煜宸雖然煩傅煉,但他對傅煉的尊敬還是有的,他絕不會不耐煩的去叫傅煉老東西。

我意識到不對,慌忙後退幾步,警惕的盯著‘煜宸’,“你不是煜宸,你是誰?”

‘煜宸’眸色冰冷,麵無表情的道,“我是誰,與你無關。”

話落,‘煜宸’看向停在前方樹乾上的小猴子,冷聲道,“看清楚,我是如何抓他的。”

隨後最後一個音落下,‘煜宸’腳尖輕點地麵,身體騰起,落到就近的樹乾上,接著,腳踩枝葉,再次飛出,身形在空中如上下翻飛的黑色蝴蝶。我怎麼追都追不上的小猴子,他很輕鬆就追上了,他伸手抓住小猴子的脖子。

手提著小猴子,腳踩在細小的樹乾上,低垂眼眸看我,眸色涼如水,不帶任何的情感,“學會了麼?”

我學會個啥,他教我了嗎!

我看著他,冇說話。

‘煜宸’把小猴子放開,又對著我道,“去追。”

說完,見我站在原地冇動,他隨手摘下一片樹葉,對著我就打過來。樹葉割破空氣,帶著哨響,快如飛刀的襲向我。

我擔心被傷到,隻能躍起躲避。跳起來,腳剛落到樹乾上,又一片葉子飛了過來。我隻能慌張的再次躲開。

就這樣,我邊躲避著他的進攻,邊追小猴子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他在後麵逼著我,這一次,我與小猴子的距離竟然縮短了!隻是我依舊追不上。

追了一會兒,我就累了。好在‘煜宸’還算有人性,見我累了,便開口叫我,讓我休息。

我落到地上,背靠著大樹大口大口的喘氣。

他落到我身旁,手掌一揮,一股陰風將地麵上的落葉吹走,掃除一片乾淨的空地。他屈膝蹲下,撿起一根樹枝,在空地上畫了起來。

“林夕,你可知道剛纔你與獨角猿猴的距離為何會縮短?”邊畫,他邊跟我講,“因為你的每一次落腳都是我計算過的,我不是讓你單純在追猴子……”

他說,想要追上小猴子,就要預判小猴子下一次的落腳點在哪裡,然後根據預判調整自己的腳步,逼近小猴子的下一次落腳點。這樣就能拉近距離,甚至可以直接追上。

傅煉讓我來這裡,不是讓我單純來追猴子的,他是在鍛鍊我的感知與預判能力。日後與敵人交手,哪怕我隻能提前預判到一瞬間,戰況都會對我有利。因為提前預判到了對手的招數,我自然有時間做出反應。

之所以讓我學習這個,是因為我現在不缺靈力,我缺的是有一個好身手。現在的我就像一個大力士,滿身的力氣,拿著一把寶劍,每次揮劍都隻會使用蠻力。

我這個樣子遇到不如我的人,當然冇問題。但隻要遇到與我實力相當的對手,人家就可以憑藉巧勁化解掉我一身的蠻力,從而將我擊敗。

習武是一個漫長的過程,就像煜宸,衛凰他們,他們從小就接受各種訓練,身法是在學習與實踐中鍛鍊出來的。可我前二十年,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人,我冇有任何武術的基礎,現在讓我學習也晚了,而且我也不可能短時間內學會。

所以傅煉讓我來鍛鍊感知能力,這其實是一種投機取巧,彌補我的不足。

聽完這些,我真的是覺得傅煉對我好到冇話說。他一片苦心的栽培我。

我蹲到‘煜宸’身側,仔細的聽他講,如何運用靈力去感知,如何觀察對手。

他是一個好老師,說的很仔細,而且通俗易通,一聽,我就覺得我能行!

可一實踐,我就發現,我的腦子說學會了,可我的身體卻在大喊,腦子在撒謊。

一聽就會,一練就廢!

一天很快過去,直到天黑,我也隻是縮短了一小點與小猴之間的距離。

‘煜宸’臉上的不耐煩是越來越明顯,最後都嫌棄的不願意看我了。

我覺得我一天之內,能有這樣進步就不錯了,我為自己說話,道,“我也是有進步的。”

“嗬。”‘煜宸’冷笑,滿臉不屑,“當初老頭教我,我隻用了半個時辰。”

我一噎。

我承認你是天才,總行了吧!

我還需要他教我,怕他一氣之下走了,把我扔這不管。我想著巴結巴結他。於是跑到海邊,跳水裡抓了兩條魚。又跑回森林裡,生火把魚烤了。

差不多烤好後,我昂頭看向坐在樹乾上,閉目養神的‘煜宸’。

“師兄,你睡著了嗎?”我叫他,“我烤了魚,你要不要吃?”

‘煜宸’睜開眼,冷冷的看我,“誰是你師兄!”

我道,“你啊。傅煉是我師父,他也教過你,那你不就是我師兄嗎?師兄,吃魚。”

“我不需要吃東西。”

說完,也不知道想到什麼,他翻身從樹上跳下來,走到火堆旁坐下,側頭看我。一雙幽黑的眸子映著火光,像一汪深潭,深邃而冰冷,“林夕,那老頭還不配當我的師父。你即是老頭的徒弟,那你該叫我一聲師叔。”

我愣了下,冇想到他這麼在意自己的輩分。我看著他,把烤魚往他麵前送了送,“師叔,吃烤魚嗎?”

‘煜宸’應該是冇想到我會這麼聽話,他微怔,隨後接過了烤魚,一句話冇說,吃了起來。

我小心翼翼的掃他幾眼,一腦瓜子的問題想問,但我又怕得罪他,猶豫著該不該開口時,突然聽到他冷聲道,“有話就說。”

聽到他讓我問,那我就不客氣了。

我道,“師叔,你認識一個叫煜宸的人嗎?”

你知道你倆長著一張一模一樣的臉嗎?

‘煜宸’輕飄飄掃我一眼,“認識。”

我忙又問,“那師叔,你跟煜宸什麼關係?”

‘煜宸’咬了口烤魚,冇回答我,而是反問,“你剛纔偷吃了?”

我愣了下,隨後反應過來,他是在問我有冇有偷吃魚。我忙搖頭,“冇有,我就抓了兩條魚,都在這裡。我一天冇吃東西了。”

‘煜宸’看我一眼,“原來冇吃東西。我還以為你吃飽了撐的,來打聽我的事。”

我,“……”

什麼叫你的事,這是我老公的事好嗎?

我不敢惹他,於是冇再說話。隻抬眼掃了他幾眼,看著他熟悉冷漠的側臉,我突然想起來一個人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