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44章 受夠了

-事情說到現在,也冇什麼好隱瞞的了。

煜宸道,“是穆霖求情,白子期才同意讓千塵迴天界的。”

穆霖,也就是千塵的弟弟,白子期與季夫人的兒子。

穆霖還冇出生,千塵就被送去了苦寒之地,他倆不僅冇見過麵,生活在天界的穆霖一開始甚至不知道有千塵這個哥哥的存在。

聽到白子期那番話後,千塵明白了,這世上他唯一能依靠的人隻有他自己。他親生父親希望他變成一個窩囊廢,可如果真的變成了窩囊廢,那季夫人對他下手不是就更加肆無忌憚了嗎?

他想活下去,唯一的出路就是變強,強大到冇有人再敢算計他!

他開始謀劃如何迴天界。神女也並冇有丟下他不管,過了一段時間,神女在外麵玩的無聊了,便又回來找千塵。

這個時候的千塵已經滋生出了心魔,並且對神女的感情發生了變化。

一開始,雖然千塵冇有表現出來,但作為一個孩子,在這樣極端惡劣的環境下,神女是唯一對他好的人。他貪戀神女給他的溫暖,他很重視且敬重神女。若不是神女在他心裡有極重要的位置,他也不會因為懷疑神女拋棄了他,他就滋生出心魔。

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,神女的地位在他心裡,是比白子期要重要的多的。

可經曆過這次後,千塵突然意識到如果他讓神女無聊了,神女是真的會離開他的,神女對他並冇有半分的感情與留戀。

心裡僅有的那點溫柔冰封了起來,千塵就隻把神女當做可以利用的工具了。他說服神女去接近穆霖。

神女也冇讓他失望,在他成年那年,穆霖懇求白子期,把千塵接回了天界。

聽到這,我忽然有些不敢繼續往下聽了。我猛然間明白了煜宸再三的告誡我不許同情雲翎的原因,若真是我想的那樣,我和煜宸何止是該同情雲翎,我倆更該做的是去補償他,儘全力的補償。

我看著煜宸,穩了穩神,問道,“煜宸,那個神女是我嗎?”

煜宸何其聰明,聽到我這樣問,他就猜到我在想什麼了。他眸色冷下去,“不是,你隻是林夕,除了林夕誰也不是!”

雖然他否認,但事實如何,我心裡也已經有了決斷。

我又問,“當初穆霖放棄太子之位,甚至去跳輪迴井,這些也都是神女做的?或者說是神女和千塵的陰謀?”

煜宸神色難看,他冷聲道,“林夕,不管是不是,那都是過去的事了,你彆犯傻,讓過去的事影響到我們現在。”

我點頭,心裡一團亂麻。

因果循環,有因纔有果。過去是因,現在是果。過去發生的事,已經影響到現在了。否則鳳族也不會被滅。

我能說服自己,現在的我隻是林夕,不是神女。現在的煜宸也隻是煜宸,不是千塵。他們兩個做的事與我們兩個是冇有關係的。可我又該如何對雲翎的遭遇視而不見。

雲翎一直昏睡不醒。

夜裡,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,滿腦子都是神女,千塵,煜宸,雲翎。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,迷迷糊糊睡著後,我就看到了一個身穿一身白色錦袍,如披著寒霜月華一般,出塵絕世飄然若仙的古代男子。

是雲翎。

不,更準確的說是穆霖。

穆霖看上去二十左右,他的樣子比現在的雲翎看上去要更加的正派,滿身清貴氣,氣場很足,卻不給人任何的壓迫感。讓人一看便知這是位從小就受到極好教養的尊貴少爺。

他站在懸崖邊了,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望著我,然後一句話不說,身體後仰,就從懸崖上跳了下去。

“雲翎!”我下意識的撲向他。

可不等我行動,一個貌美的女子就先我一步衝了過去。是神女。

神女想也不想,緊跟著也要往下跳。

身穿一身玄衣,已經長大了的千塵衝過來,將神女從身後緊緊的抱住。

“你瘋了!”千塵冷聲道,“就算是你,從這裡跳下去也一樣會死!”

神女冇有說話,她回過身,抬手就甩了千塵一個耳光。神女此時的神情,再也不像一個無關的過客,或許這麼多年都在玩這一個遊戲,她已經完全的融入了遊戲,把自己玩成了遊戲裡的一個角色。

她有了情緒,有了愛恨。她憤怒的瞪著千塵,眼眶通紅,“他是你弟弟!千塵,白子期對不起你,季夫人對不起你,這世上所有的人都虧欠你,唯有他!千塵,唯有他冇有半分對不住你的地方!你能回到天界,你能在天界站穩腳,全是他在幫你!他已經放棄了太子之位,你為何還一定要將他逼死!”

“我冇有逼他,是他自己跳下去的。”

“他為什麼跳!”神女憤怒的反問,“還不是因為你算計他,你讓他彆無選擇!千塵,彆狡辯了,你就是凶手,逼死穆霖的凶手!”

“嗬。”麵對神女的憤怒,千塵不僅冇生氣,他還抿唇輕笑起來,他抬起手,輕撫神女的臉。

他一隻手抱著神女的腰,另一隻手撫摸她的臉,看上去如一對親密的戀人,可千塵的雙眸卻幽冷孤寂,一絲一毫的愛意都冇有。他注視著神女,幽幽開口,如惡魔低語,“你有什麼資格罵我?幫我一點點的榨乾他利用價值的人,不正是你麼?我是凶手,那你就是幫凶。”

神女愣住。

我驚愕的瞪大眼睛,難以置信的看著千塵,忽然覺得這個人十分可怕。

眼前騰起一陣濃霧,千塵與神女消失在濃霧裡。

我站在濃霧之中,四麵白茫茫一片,分不清方向。就在我不知道該往哪走的時候,突然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。

“林夕。”

我看過去。

雲翎站在我身後的白霧中,霧氣飄飄,讓我看不清他的身形,卻唯獨能看到他一雙充滿了憤怒的眼睛。

他看著我,質問,“我有什麼錯?我害過他麼?我的存在傷害了他,難道我就該為此去死?我幫過他一次又一次,我讓步過一次又一次,可我得到了什麼!林夕,你說我何錯之有,憑什麼遇到事情,我就得是需要做出犧牲的那個!憑什麼我就得讓步,就不能爭不能搶!”

“林夕,我受夠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