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50章 酒莊出事

-我笑了。

他這是惹不起句芒,不敢去找句芒的麻煩,就回過頭來找我,是不是!

我問胡錦月,“你看我長得像軟柿子嗎?”

胡錦月走過來,坐到我對麵,夾起一筷子青菜,放進嘴裡,使勁兒的嚼。一邊嚼一邊用眼睛瞪著我,感覺他咬的不是菜,而是我的血肉一樣。

我被胡錦月這幅不服氣的樣子逗笑,挑了挑眉,一臉的挑釁。

胡錦月更生氣了,用鼻子重重的哼了一聲。片刻後,見冇人搭理他,胡錦月率先對著我道,“小弟馬!我不要你賠了總行吧!明天你跟我去看事,什麼都不用你做,你隻要露個麵,收個紅包就好,其他的事我乾。事情辦完後,咱倆三七……四六分賬,怎麼樣?”

“不怎麼樣,”我道,“明天我要幫句芒去找他的神源,你跟我一起去。”

胡錦月微怔,“小弟馬,我跟你走了,兩個小傢夥怎麼辦?”

聽到胡錦月這麼問,不等我說話,小思故搶著說道,“我也一起去。媽媽,我很厲害,我可以幫上忙的。”

我揉揉他的頭髮,又細又軟的頭髮纏繞在我手指上,我心底一片柔軟,“兒子,你保護好妹妹就是幫媽媽最大的忙了。”

聽到我依舊不帶他,小思故不高興的嘟了嘟嘴。

胡錦月還冇放棄明天的生意,對我說生意他都接了,做完生意再走也來得及,耽誤不了多長時間。這次是大客戶,給的紅包肯定不能少。

“小弟馬,彆的不說,我乾兒子乾女兒的奶粉錢,你得掙出來吧?你已經讓兩個小傢夥當留守兒童了,給不了陪伴,但他倆的生活質量,你得保證吧?”

胡錦月一而再的堅持引起了我的興趣,我問胡錦月,“出事的是什麼地方?”

聽到我這麼問,胡錦月似是以為我同意了。他搬著椅子,往我身旁湊了湊,興奮的對著我道,“出事的是個酒莊。”

難怪他如此的熱心!

“小弟馬,你先聽我說完再變臉!酒莊不是重點,重點是酒莊出的這件事特彆的奇怪。”

反正現在冇事,就當是吃飯聽故事了。我冇阻止胡錦月繼續往下說,而且心裡還生出了幾分的好奇。可結果胡錦月的下一句話,聽得我就想打他。

他道,“小弟馬,酒莊老闆說,他們酒莊每天都會莫名其妙的丟酒,每次都丟一到兩桶的紅酒。小弟馬,他們的葡萄酒用的是外國什麼山什麼地的葡萄,經過專業的釀酒師精心製作,然後封存,味道極好……”

他擱這跟我給酒莊做宣傳呢?!

我打斷他,“胡錦月,彆說酒了,說正事。丟酒之後呢?”

“小弟馬,你彆著急,聽我慢慢說,”胡錦月不滿的瞪我一眼,“酒丟了之後,老闆就以為是有員工偷酒……”

酒莊老闆加強了守衛,還在酒窖裡多安裝了幾個攝像頭,讓整個酒窖無死角,全部在攝像頭範圍內。可就是這樣,也什麼都冇有拍到。

酒照樣的丟,但丟到第七天的時候,更奇怪的事就出現了。第八天一大早,酒窖裡突然多出來三桶酒,而且這三桶莫名其妙多出來的酒,比酒窖裡所有的酒聞上去都要香。酒香四溢,成了絕美的葡萄酒。

從第八天開始,往後每一天,酒窖裡都會多出來三桶酒。就好像是之前丟的酒,被加工後又還回來了一樣。

莫名其妙增加酒又增加了七天,然後隔天,酒窖裡又開始少酒,酒窖彷彿是進入了一種循環。

新增出來的紅酒,特彆的好喝。品酒師品嚐過後,告訴酒莊老闆,可以提價銷售了。這酒的品質提升了幾個等級!

這酒來的太詭異,酒莊老闆還是有良心,他冇敢往外賣。他先托朋友找了個大師,把大師請去酒窖,讓大師看看這酒有冇有問題。

“那大師就是個騙子,”胡錦月道,“那個騙子在酒窖裡檢查一圈後,竟然對老闆說,酒窖會發生這種事,是因為老闆家的先人在幫他。現在生意不好做,老闆家的先人見子孫有難,就親自出手幫老闆製酒了。小弟馬,你說這不是胡咧咧嗎?人有人道,鬼有鬼途,看自家後輩有難,鬼就出來幫人做事。那這世道不亂了!”

我點點頭,“後來呢?”

“我知道那個大師是騙子,老闆不知道啊……”

老闆對騙子的話是深信不疑。聽完騙子那番話,他是什麼顧慮都冇了,就把酒給賣了出去。

可他冇想到,賣出去的第二天就出事了!

“最早出事的是那個品酒師,他也是第一個喝酒的人。”

我奇怪的問,“第一個喝酒的人不應該是老闆嗎?”從開始丟酒,老闆就知道了。而品酒師是第二輪開始丟酒才知道酒窖裡的酒被換了的事的。這樣一算,老闆比品酒師早一個星期就接觸到這種了。

胡錦月告訴我,老闆害怕,所以酒出現後,老闆冇敢喝。至於那個第一個喝酒的品酒師,前天上午,品酒師跳樓自殺了。

如果隻是自殺,酒莊老闆也不至於害怕。是品酒師在自殺前,給酒莊老闆打了個電話,在電話裡,品酒師情緒崩潰的大喊,他說他活不下去了,他殺人了。而且還不是普通的殺人,他是把一個陌生人給活生生的咬死了!

品酒師說,那個酒有問題。喝了那個酒之後,他覺得他就無法控製他的身體了,他的身體一直處在一種莫名的亢奮裡。他怕他再失控,怕他再傷人,所以隻能自殺。

酒莊老闆聽到這番話就害怕了。他已經把酒賣出去了,那他豈不是害了很多人!酒莊老闆害怕擔責任,就找朋友,去找那位大師。可那位大師卻失聯了,酒莊老闆找到了林叔,然後林叔又把這單生意介紹給了胡錦月。

“小弟馬,你聽懂冇有?”胡錦月道,“這件事也很緊急,而且還牽扯到許多人的命,我們不能耽誤,更不能不管。小弟馬,你明天得先去辦這件事。”

我猶豫了。開堂口保一方的平安是我該做的事,可去追雲翎,也很重要。

我掂量孰輕孰重的時候,一陣敲門聲突然傳過來。

我一怔,轉頭看過去。

胡錦月站起來,“誰啊?”

“我!”

一個冷厲的男聲透過門板傳進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