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56章 千塵醒了

-我撿起地上的銀鞭又把雲翎綁上。

雲翎冇有再說要離開的話,他帶著我在木架子之間左轉轉又轉轉,好幾個地方重複了走了幾遍,最後牆上就很神奇的出現一扇門。

“走吧。”

雲翎邁上台階,推門走了出去。

我跟著出去。發現門外就是酒莊的大院,這說明這個門是生門,我們從酒窖的陣法裡走出來了。雲翎現在就是再虛弱,以他的本事,想從我手裡逃走,辦法也總是有的。可他放棄了,冇有再逃。

就像他說的,我很卑鄙,困住他的不是網。我利用了他對我的感情!

我心裡有些不是滋味,但卻不後悔。讓他走了,我纔會後悔!就算新神和舊神要打仗,挑起戰-爭的人也不能是雲翎,我不要雲翎去當這個罪人。不管前世還是今生,雲翎都是一個很溫暖的人,他不該在恨裡迷失自己。我希望能把他拉回來。

此時酒莊的大院裡,聚集了一大群的人,剛纔被關在大門外的人,已經全部被放進來了。酒莊老闆正拿著喇叭,對這群人喊,說酒莊今晚舉辦新酒的品鑒活動,是幻霞十八號的升級款。隻要是喝過幻霞十八號的人,都可以免費來試喝新酒。酒莊老闆讓這群人通知人,把他們周圍喝過酒的人都叫來。

“說什麼把酒賣完了,果真是騙人的!我們要是不鬨事,今晚還不讓我們進來呢!”

“行了,老闆已經親自認錯了,還讓我們免費喝升級款的酒,大家都消消氣。”

“老闆,隻要是喝過幻霞十八號的,都能來免費喝新款酒,是不是?”

酒莊老闆點頭,又喊了一遍,隻要是喝過酒的,都可以叫過來,全部免費。

人們都拿出手機,一個個打起電話來。

煜宸和胡錦月站在酒莊老闆的身後。

看到我跟雲翎從酒窖裡出來,胡錦月跑過來,對著我道,“小弟馬,你倆怎麼比我跟三爺還慢?我跟三爺誤入了死門,是從死門裡殺出來的。還以為你倆會比我們先出來。你倆這麼慢,不會也誤入死門了吧?”

我心一沉,轉頭看向煜宸。

煜宸站在原地,隻遠遠的看著我,對視上我的目光,他轉頭,十分自然的把目光錯開,看向了彆處。

要是說之前撞車時,是我多想了,那現在這種情況,總不能又是我多想了吧?

煜宸這是在躲著我?

我收回目光,問胡錦月,“知道我跟雲翎冇出來,你出來後,為什麼冇進去找我們?”

胡錦月被我問的一臉無辜,“小弟馬,我是想進去找的,可三爺說不用。三爺說你變強了,可以憑自己的本事出來,而且把喝過酒的人都集合起來也很重要,所以我才留在這裡幫忙,冇進去找你。小弟馬,這事你可怪不著我,我隻是聽三爺的話在做事。”

說完,胡錦月偷偷瞥煜宸一眼,見煜宸冇看我們這邊,他壓低聲音問我,“小弟馬,你是不是跟三爺吵架了?要不三爺怎麼對你這麼冷淡?”

連胡錦月都感覺到煜宸對我冷淡了,我是有多遲鈍,現在才感覺到不對勁兒!回想一下,煜宸是從什麼時候突然對我不親近的?

傅煉把素月修補好,讓煜宸試用素月的時候,煜宸趁機偷跑過來找我,那個時候他對我的態度還十分正常。後來,傅煉出事,我暈倒。再醒來是在魔王的宮殿裡。

是的。從宮殿裡醒來後,一直到現在,煜宸主動觸碰我的次數是越來越少了。之前是有我師父看著他,他想跟我在一起而不能。可我師父出事後,煜宸就像是冇了想跟我在一起的心思,連跟我在一起膩膩歪歪的都少了。

為什麼會發生這種變化?

我想不通,也不想猜。我決定直接去問。

我走過去,站在煜宸身前,看著他的眼睛問道,“煜宸,剛纔你為什麼冇有去找我?”

煜宸神色冇什麼變化,自然的道,“剛纔的陣法並不高級,以你的本事完全可以應付的了,冇有危險的。你現在不也憑自己是本事出來了?”

我知道煜宸這番話是對的,他說的也都是實話。可看到我被陣法困住,冇有出來,也不知道陣法裡究竟在發生著什麼。

在這種情況下,還能理智的待在外麵,一點都不擔心的煜宸,這樣的煜宸,還是我認識的煜宸嗎?

我不解的看著他,“你究竟是誰?你真的是煜宸嗎?”

煜宸眉頭輕挑下,神色不變,“林夕,你不用做這種無意義的懷疑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啊!你乾什麼咬我!”

這時,人群突然亂起來。有人神情癲狂的開始無差彆的攻擊人。

“正事要緊。”話落,煜宸與我擦肩而過,走向人群。

胡錦月也過去,“三爺,這種小事交給我就行了,你去跟小弟馬聊天吧,我保證把他們都看好,不會讓他們再傷人。”

煜宸冇理胡錦月,他轉過頭對著酒莊老闆道,“給他們安排房間,把他們隔開。還有,準備硃砂,黃符,米酒和黑狗血。”

煜宸手指輕輕在發狂的人額頭上彈了一下,發狂的人就昏過去了。

酒莊老闆看到煜宸是有真本事的,不敢耽誤,趕忙安排人按照煜宸說的去做。

有服務生領著眾人去房間,有人去采買東西。

煜宸也跟著人群往酒莊裡走,經過我身邊時,他轉頭看了我一眼,但並未跟我說話。

胡錦月一臉八卦的看看煜宸,又看看我。最後湊過來問我,“小弟馬,你又犯什麼錯,惹三爺生氣了?說出來聽聽。”

“我冇惹他。”說著話,看到雲翎走過來,我問雲翎,“你知道煜宸為什麼會突然變這樣嗎?”莫名其妙就開始冷漠,而且還是越來越冷漠。就好像感情被什麼東西給沖淡了一樣。

我的直覺告訴我,雲翎一定知道些什麼。

雲翎冇有直接回答我,而是道,“林夕,煜宸突然以哥哥的立場來管我,你不覺得這很奇怪麼?畢竟煜宸又不是我哥。林夕,那你說,以我哥身份自居的人是到底誰?”

我一驚,“你是說,這個人是千塵!那煜宸呢?”

“千塵和煜宸本來就是一個人。他倆的靈魂是同一個,現在身體也是同一具。林夕,他倆已經融在一起了,你分不出來了。”

說完,似是覺得自己說的不夠清楚,雲翎又道,“林夕,聽說過仙人渡劫麼?千塵是仙,煜宸隻是他九世劫難中的一世。現在千塵醒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