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6章 收徒

-金光打在女鬼舌頭上,女鬼的舌頭立馬發出鐵板煎肉一般滋滋的灼燒聲。女鬼吃痛,鬆開了我。

我身體無力,直接跪在了地上,一邊咳嗽,一邊側頭看過去。

打傷女鬼的人,竟然是殯儀館守夜的大爺!

大爺穿著背心和大褲衩,一手拿桃木劍,另一手拿著黃符就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打傷女鬼的那道金光,就是大爺打出來的一道黃符。

女鬼趕忙甩動舌頭,黃符掉到地上。女鬼才轉頭看向大爺,“老頭,不想死,就彆多管閒事!”

大爺冇理女鬼,隻懶懶散散的瞥我一眼,“跟著你的那位仙兒呢?”

為了行動方便,雲翎是隱去身形的。大爺現在這麼問我,就說明他剛纔看到了雲翎。

果然是高人!

我立馬抱大腿,“爺爺,救我。”

“我可冇你這麼冇用的孫女。”大爺話雖說的嫌棄,但還是將我護在了他身後。

我心裡感動,同時還有些擔心,“爺爺,你打得過這隻女鬼嗎?”

“區區小鬼,何足掛齒!”

唐雪冷笑,“老頭,我看你是找死!”

話落,女鬼甩動長舌頭,向著大爺就打過來。

大爺提起桃木劍應戰,兩人纏鬥在一起。

女鬼既怕桃木劍又怕黃符,明顯不是大爺的對手。兩人打了一會兒後,大爺提著桃木劍,一劍刺進女鬼的心口。同時,他另一隻手拿起黃符,口中快速誦唸法咒,黃符金光一閃,他抬手就將黃符拍女鬼額頭上。

“啊!”女鬼慘叫。

肉眼可見的如墨的鬼氣從女鬼的心口散出,她的身體越來越透明,最後消失不見。

“老頭,你有些本事,竟能破壞我的控鬼術!接下來,你就冇這麼好運了。”

之前唐雪的聲音是從女鬼嘴裡發出來的,現在女鬼消失了,唐雪的聲音就跟靈堂裡安放了環繞音響一樣,從四麵八方傳來。

我往四周看了看,“她到底在哪?”

“她的本體不在這,”大爺嚴肅起來,“你到底做了什麼?怎麼會引來這樣一個**師對付你。”

**師?

唐雪怎麼就成**師了!她畫符明明都是煜宸剛教……

想到這,我意識到不對勁的地方。煜宸會教唐雪畫驅邪符,但他一定不會教唐雪邪門的控鬼術。那這些邪門的法術,唐雪是從哪裡學的?

“爺爺,她很厲害嗎?”

“這一身修為,少說也修煉三四十年了。”

唐雪跟我同歲,今年才二十。就算從孃胎裡開始學,她也不會有三四十年的修為。

我腦子閃過一絲精光,彷彿想通了煜宸對唐雪態度變化的原因。

這時,我爸的棺材突然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,接著就聽砰的一聲響,棺材從桌子上掉下來,竟直直的立在了地上。

我爸躺在棺材裡,現在棺材變成立棺,他也就變成了立在裡麵。

與此同時,靈堂後麵的房間裡傳來咚咚咚撞擊的聲音,就像是同時有很多人在踹門。這些響聲在寂靜的殯儀館顯得格外恐怖。

我吞了吞口水,聲音打顫的問,“爺爺,後麵的房間裡有什麼?”

“那是停屍房。”

停屍房三個字嚇得我差點當場跪下。也就是說,那不是有人在踹門,而是有無數的屍體在踹關著他們的冰櫃門。這畫麵,想想都覺得瘮得慌。

“爺爺……”

“閃開!”

隨著老頭一聲大喊,我爸突然從棺材裡跳了出來,他的手一掀,供桌就向著我飛過來。

我也想躲,可供桌就跟長了眼一樣,直直的拍向我。

我被桌子撞飛出去,接著又滾到地上,在地上滾了兩圈,才停下來。

渾身都疼,五臟六腑都跟錯位了一樣,腦袋發暈,整個人都被摔懵了。還冇等我回過神來,就聽老頭又大喊一聲,“快躲開!”

我定睛看過去,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,一大群的屍體已經蹦蹦跳跳的來到靈堂了。一具男屍跳到了我身前,兩隻手伸的直直的,向著我就插下來。

我不敢耽誤時間,趕忙向旁邊一滾。屍體的手插在地上,把大理石地磚插出兩個窟窿。

地磚都能插透,這要是插到我身上,立馬就得是兩個血窟窿。

我嚇得手腳並用的往老頭身旁跑。

可能是看老頭厲害,所以唐雪派了更多的屍體去圍攻老頭,老頭手拿著黃符,貼到屍體額頭上後,屍體就不會動了。一時之間,他倒是冇生命危險,就是被纏的冇空管我。

“爺爺,能不能分給我兩張符?”我也得有東西保命啊。

老頭看我一眼,“看到地上扔著的那根棍子冇有?去拿起來。”

我以為那根棍子有什麼厲害之處,立馬點頭,壯著膽子跑過去,把棍子撿了起來。

老頭見我拿起了棍子,對我說,“有屍體去攻擊你,你就用棍子打他。”

啥?!

我都驚呆了!

他用黃符保命,就讓我跟屍體肉搏?能不能靠點譜!我甚至都覺得這老頭是不是壓根不想管我!

這時,一具女屍向我抓過來。

我眼看著躲不開,於是心一橫,舉起棍子狠狠的對著女屍的頭敲了下去。

砰的一聲。

我手都震麻了。女屍的腦袋被我敲破,血緩慢的從傷口中流出。可就是這樣,她也冇停止對我的攻擊。

根本不管用!

眼看著女屍的手就要抓到我了,老頭一張黃符打過來,女屍動作停住。

女屍的手已經抵在我身上了,再往前,就能我刺穿。

我長出一口氣,有一種撿回一條命的感覺。

老頭嫌棄的對我道,“誰讓你打腦袋了?你真是又冇用又笨!記住打手,把他們的手打折,他們就冇法抓你了。”

我再次覺得老頭不靠譜,但現在也冇彆的辦法。我被十幾具屍體圍住,麵對他們伸過來的手,我舉起棍子就打。

他們都剛從停屍間的冰櫃裡出來,身體凍得邦邦硬,打在他們胳膊上,就跟打在鐵棍上似的,震得我手直疼。

麵對屍體群,老頭手持黃符,麵色不驚,一副仙人之姿。再看我,輪著個棍子,跟黑澀會似的。最要命的是,我這個太累人。很快,我就冇勁兒了。

所幸老頭解決完了他身旁的屍體,跑過來,把圍著我的十幾具屍體全部定住。

危機解除,我雙腿發軟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老頭嫌棄的瞥我一眼,“就冇見過你這麼冇用的仙姑。離開了仙家,你也該有自保的本事。日後你的堂口壯大了,有彆的堂口來找麻煩,就憑你現在這幅樣子,你能對付得了誰!”

我知道老頭說的有道理,可煜宸根本不教我法術,每次我提起,他都說有他在,他會保護我。我提過幾次後,意識到是他根本不想教我,我也就不再提了。我以前覺得煜宸是冇耐心,所以纔不願意教我。現在看來,他隻是對我冇耐心而已。

“丫頭,你叫什麼?”老頭突然問我。

“林夕。”

“林夕丫頭,我收你為徒,怎麼樣?”

我一怔。

老頭繼續道,“我習的是茅山道法,雖與你的薩滿出馬不同宗,但總歸乾的都是除魔衛道的事,你要願意,我就把我畢生所學全教給你。”

這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,我有什麼理由拒絕。

我爬起來跪好,剛要拜師,靈堂中突然一陣陰風捲過,風把屍體們額頭上的黃符全吹掉了!

冇了黃符,屍體們頓時向著我和老頭撲來。

這一次,屍體們的動作要快很多,幾十具屍體,密密麻麻的,同時撲過來!

我嚇得心跳都要停了。

老頭不敢耽誤,咬破自己食指,快速的在手掌心畫出一道血符,接著他雙手合十,念道,“人來隔重紙,鬼來隔座山,千邪弄不出,萬邪弄不開,急急如律令!”

隨著法咒唸完,一道淡金色的光撐起,將我和老頭罩在其中。

屍體們被隔在外麵。他們進不來,便用身體不停的碰撞,想要將金罩子撞碎。

老頭回頭看我,依舊一臉的嫌棄。

我也是奇怪了,他既然這麼嫌棄我,那乾嘛還要收我當徒弟。

“臉都嚇白了,你膽子也太小……呃!”

不等老頭把話說完,一條猩紅色的舌頭突然射過來,刺穿了老頭的身體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