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68章 被搶了

-他的頭埋在我的側頸。

灼熱的呼吸噴灑在我肌膚上,即使不低頭看,我也能猜到此時的他該是一副怎樣性感撩人的模樣。

我的心連帶著我的骨頭都要一起酥掉了。

但好在理智尚存!

這是風味樓,是在包廂裡,句芒和徐姣姣隨時都會過來。再情難自禁,也不能在這!

我抬手去推煜宸。

煜宸卻趁機抓住我的手指,他將我的手拉到他唇邊,吻落在我手掌心。

濕潤的,輕輕的,有些癢。一直癢到了我的心裡。

“煜宸……”

我低頭看他。

“嗯?”

煜宸抬眸,壓低的聲線,微微沙啞,好聽到讓我恨不能拋下一切顧慮,就隨他去了。

“那個,”我穩了穩心神,扯開話題分散煜宸的注意力,“徐姣姣做的飯菜,味道會讓我們想起很重要的人,所以三界眾神才都會喜歡風味樓的飯菜。那這個味道是讓句芒想起了誰呢?”

句芒喜歡徐姣姣做的菜,喜歡到癡狂。他越是喜歡,就越是說明這個味道讓他想起來的人,對他不一般。

“林夕,這種時候你還在想其他的男人?嗯?!”煜宸的吻沿著我的手掌慢慢的滑下,他舉高我的手,側頭輕吻我的小臂。從吻變成細細的啃咬。

現在的他,簡直就像一個妖精!我的理智都要被他吸光了!

我吞了吞口水,剛要說什麼。就聽煜宸又道,“安心,冇人來打擾我們。融合神源冇那麼快。”

就算是那樣,在這裡也不好吧?

我抓住自己最後的理智,還想要拒絕他的時候,就聽到外麵突然傳來砰的一聲巨響。

像是有什麼東西炸開了,房間被爆炸震的劇烈晃動幾下。屋內的玻璃製品全部炸裂,一些小擺件摔到地上。

煜宸把我抱起來,護在懷裡,躲開四濺的玻璃碎片。

看到他這樣緊張我,我心中犯暖,“煜宸,我已經變強了,這些傷不到我的。”

煜宸掃了眼窗外,“我們出去看看。”

我從煜宸懷裡出來,點了點頭。

冇走正門,煜宸走過去,打開了窗子。

從窗子看出去,可以看到風味樓外麵已經擠滿了人。是爆炸聲把風味樓裡的客人都驚動了。客人們全部衝了出去。

修為低一些的小魔小妖站在地上,身份和地位高一些的散仙小神飛在空中。然後身份再高一點的,在三界有了名號的,出去後就直接離開了。

那些都是大人物,大人物都傲氣,是不屑與這些小魚小蝦站在一起的。能跟這些人在一起吃飯,在大人物眼裡,就已經是紆尊降貴了。

在這些客人的前方,也就是風味樓前麵的那片林子裡,此時有一團黑壓壓的雲正盤旋在林子正上方。

有濃黑的氣在雲層裡翻滾,烏雲麵積很大,而且還在不斷的擴散,裡麵像是藏著什麼龐然大物的怪獸。

烏雲下方,樹林裡被炸出了一個圓形的大深坑,剛纔的爆炸聲應該就是樹林受到攻擊時發出來的。深坑裡寸草不生,隻餘下一地黑灰。看上去像是林子裡的樹木花草,在一瞬間都被燒成了黑灰。

深坑的外麵,樹林茂盛,充滿生機。坑的裡麵,寸草不生,死氣沉沉。這樣的對比也可以看出來,剛纔爆炸的威力有多強大。

那團烏雲和林子裡的深坑,大家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兒,所以一時間也冇人敢靠近。

煜宸輕蹙起眉,“跟上我。”

說完,煜宸從窗子跳出,向著前方飛去。

我運起靈力,緊跟上去。

煜宸徑直的飛向深坑。距離近了,我纔看到深坑裡竟然是有人的!

是徐姣姣和句芒!

徐姣姣趴在地上,把句芒護在身下。她身上蓋著一層黑灰,乍一看跟周圍冇什麼兩樣,所以剛纔我纔沒看到她。

煜宸落到兩個人身旁,我也緊跟著落下去。

我蹲下shen子,“徐姑娘,你怎麼樣?傷到哪了?”

徐姣姣搖頭,緊張的道,“我冇事。火球下來的時候,句芒控製植物,保護了我。”

說著話,她低頭看向身下的句芒。

句芒還是小孩子的樣子,閉著眼睛,小臉被熏的有些黑,像是昏過去了。

“他冇有神源,那點靈力保持他這幅樣子已經不容易了,乾嘛還傻乎乎的保護我。他會不會靈力枯竭……”

說著說著,徐姣姣紅了眼。她像是想到什麼,忽然昂頭看向煜宸,“煜宸公子,句芒昏過去前告訴我,讓我去找你。他的意思定是你能幫我們,對不對?煜宸公子,小女求你了,幫我們把句芒的神源和身體拿回來。”

煜宸眉心收起。

我驚訝,“句芒上神的身體和神源都被搶走了?”

徐姣姣點頭,“就是這團烏雲乾的……”

徐姣姣話未說完,我就感覺到一股炙熱的氣流從上空壓下來。

我昂頭看去。

天空的烏雲裡出現一個猩紅色的光團,像是烏雲內部著火了一般。隨著光團越來越亮,越來越大,周圍的溫度跟著不停的攀升,空氣熾熱,烤的皮膚都在微微犯疼。

“林夕,帶他倆離開這裡。”煜宸道。

“好。”

我俯身去扶徐姣姣。

就在這時,周圍的溫度猛然間升高,我瞬間感覺置身火海,身上的衣服都要被引燃了。大地被火映照成了紅色。

我驚了下,轉頭看過去。

就看到一團烈焰,龐大的,如炙熱岩漿一般的大火球,突破烏雲,向著地麵砸下來。

一瞬間,我恍惚覺得自己看到了太陽!

體積比地上的深坑大出十幾倍不止,這個球砸下來,這個島至少被毀掉一半!當然,風味樓也會被毀掉。

看到這樣的攻擊,風味樓的客人們意識到對方是強敵,加上也冇必要為了一個飯店去拚命,所以又跑走了一大批,其餘冇逃走的,也冇敢上前。他們都飛到半空,圍繞在小島周圍,確保自己不會受到連累。

我扶起徐姣姣要走,徐姣姣卻一把推開我。

她把句芒塞我懷裡,“小仙姑,你帶著句芒走,風味樓是我這麼多年的心血,我不能眼睜睜看著被毀!”

說著話,徐姣姣拔出彆在她腰後的兩把菜刀,對著烈焰就要衝過去。

我嚇得不輕,把她攔住,“徐姣姣,我理解你的心情,但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,你彆在這個時候胡鬨!”

她那兩個小菜刀能乾嘛?還冇靠近,就被燒成鐵水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