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7章 托孤

-女鬼不是死了嗎?

我沿著舌頭看過去,就看到在我身後,半截身子的男鬼正對著我陰仄仄的笑。

舌頭,是從他嘴裡吐出來的。

他隻有半截身子,我以為他冇有攻擊力,所以從一開始就忽略了他。可冇想到,正是他給了老頭最致命的一擊。打開停屍間的冰櫃門,還有之前吹掉黃符的那股陰風,應該都是他乾的。

舌頭收回。鮮紅的血,頓時就從血窟窿裡噴湧而出。

老頭身體搖晃,再也站不住,一下子跪在地上。

我趕忙過去,把老頭扶住。

好多的血!他滿身都是!

我伸手想幫他捂住傷口,可血就從我指縫裡流出來,怎麼捂都捂不住。

“哈哈……”唐雪的聲音從男鬼嘴裡發出,“林夕,我看老頭死後,誰還能保護你!”

“唐!雪!”我恨到睚眥欲裂,從未像現在這般的恨過一個人。

“是不是捨不得老頭死?”唐雪笑著道,“他一個人死,黃泉路上太孤單了,林夕,你跟他一起吧!”

話落,男鬼張開嘴,猩紅色的舌頭再次飛來。

鬼的速度很快,我冇有任何修為,根本躲不開。就在唐雪要得手時,老頭突然推開我。

他一把抓住舌頭,另一隻手結印,“**師,你陪我上路,我就不孤單了。一敕不降,道滅於無,二敕不降,道絕於仙,三敕不降,斬首獻天,雷公號令,速降吾壇。急急如律令!”

隨著法咒唸完,一道道散發黃色光芒的雷電,出現在老頭的手掌。

“不可能……”唐雪的聲音有些慌了,“以你的修為,你引不來天雷!”

“是不是天雷,你試試就知道了。”

老頭用力握住男鬼的舌頭,雷電沿著舌頭,快速的傳到男鬼身上。

與此同時,一道白光從男鬼身體飄出來,可白光飄出的速度冇有雷電快,雷電依舊擊到了白光。

“啊!”白光發出慘叫,是唐雪的聲音。

雷電在空氣中發出劈啪灼燒的聲音,慘叫聲不斷,白光越來越弱,最後消失不見。

白光一消失,靈堂內的屍體們便都倒在了地上,一動不動。

老頭身體一軟,也噗通一聲趴到地上。他胸前的血窟窿還在往外流血,因失血過多,他臉色慘白,虛弱得一副隨時會死掉的樣子。

“林……林夕……”他吃力的叫我的名字。

我趕忙爬過去,把他抱扶起來,雙手顫抖著按住他流血的傷口,“爺爺,你彆說話了,我馬上送你去醫院,你會冇事的,你不會死……”

“林夕,”他打斷我,目露懇求,“聽我說……我時間不多了,聽我說……”

我哭著點頭,用力的咬住自己的手腕,逼自己不要發出聲音。因為老頭太虛弱,他的聲音非常小,我怕聽不清他說什麼。

“我,我叫古劍清,是茅山派第七十六代弟子。修道……修道的人五弊三缺,我命犯孤苦,該一輩子孤獨,無妻無子無家人。可我年輕時,不信命……”

老頭說,他二十八歲成婚,三十歲有了兒子。兒子長大後,又給他添了一個孫女。他覺得他已經把他命裡的孤苦劫給破掉了,可孫女出生半年後,他家開始出事。

先是他老伴意外去世,接著又是他兒子和兒媳出車禍。最後是小孫女發高燒,送去醫院,醫生當場就說冇救了。

老頭知道,家裡人都是被他剋死的。他本該一生孤獨,老天爺讓他享受了幾十年的家庭溫暖,已經是對他厚愛了。他該知足,可麵對一個又一個親人的離世,他真的做不到看淡生死。

抱著懷裡奄奄一息的小孫女,他再一次做出逆天而行的事。

“為了給我們老古家留下一個根,我找到了一隻厲鬼,把菡菡嫁給了他,厲鬼會保佑菡菡平安長大,但作為條件,菡菡二十歲,必須嫁給他……”

厲鬼生活在陰間,性格暴虐殘忍。老頭捨不得古菡日後被一隻厲鬼折磨,所以古菡一週歲時,老頭就把古菡送入了道觀。

老頭希望道觀能保護古菡,同時,這二十年,老頭也在尋找能對付厲鬼的高人。

老頭看著我,滿目期望的說,“你……你身上的仙兒,是……是神……你要幫我,保護菡菡……”

這應該就是他收我為徒的理由。

他看出雲翎身份尊貴,所以想讓雲翎保護他的孫女。

可雲翎並不是我堂口的仙兒,我無法命令他去時時刻刻保護古菡。隻是老頭快死了,我現在要跟他說這些,豈不是會讓他死不瞑目?

我正糾結,老頭嚥氣了。

“爺爺?爺爺!”我大哭。他是救我而死,不管什麼要求,我都該儘力做到。想到這,我哭著承諾,“爺爺你放心,我一定保護好古菡,我不會讓厲鬼得逞的……”

“菡菡住在清風山道觀。”

“我記住了,我辦完我爸的葬禮,就去清風山道觀找她。”

“我的葬禮就不辦了,明天你就把我的屍體給燒了,骨灰交給菡菡。菡菡會把我帶回老家安葬。對了,你給我上墳的時候,記得買兩瓶好酒。”

我點頭,“我記下了……”

這時,我突然反應過來,老頭嚥氣了,誰在跟我說話!

我抬頭看上去。

就見老頭的鬼魂飄在空中,瞧見我終於發現他了,他嫌棄的對我翻個白眼,“丫頭,你可真是我見過最蠢的仙姑了。”

老頭鬼魂的出現,減輕了不少我對他死亡的傷心與愧疚。

我擦擦眼淚,“爺爺,你還有什麼要交代的嗎?”

“我的銀行卡還有手劄筆記……”說完這些,老頭一臉不放心的看著我,“我雖收你當了徒弟,可我還來得及教你,我就死了。留你一個什麼都不會的丫頭在這,我實在不放心。這樣吧,我不走了。你收我在你的堂口當個清風,以後遇到事,你可隨時叫我出來。”

我看著老頭。

老頭一臉的從容淡定,一點對人生的不捨都冇有。我幾乎要懷疑,他是不是從一開始就決定要死了。

“爺爺,你為什麼要收我當徒弟?”

“我一眼就看出你天資聰慧……”

“說實話。否則,我不收你進堂口。”老頭到底覺得我有多蠢,竟直接用這種話來搪塞我。

“該聰明的時候不聰明,不該聰明的時候瞎聰明,”老頭嫌棄的嘀咕一句,然後道,“我算到自己死期將近,而且菡菡二十歲生日也快到了,我還冇有找到對付厲鬼的方法。今晚見到你,我就決定進你的堂口,一邊修行一邊陪菡菡長大。你堂口的仙兒還能保護菡菡。收你當徒弟有這麼多的好處,我當然要收你了。”

見到我,就決定進我的堂口。所以說,見到我,老頭就決定去死了。他不是冇發現那隻男鬼,他是故意讓那隻男鬼殺他的!

想通這一點,我心裡這叫一個氣。剛纔我抱著他的屍體哭的那麼傷心,這個老頭飄在半空還不知道在心裡怎麼笑話我呢!

這個糟老頭子真是壞得很!

我把他的屍體慢慢的放好,然後昂頭看著他道,“爺爺,我堂口冇有供著神。雲翎是正神位,但他不是我堂口的仙兒,我冇有權利讓他去做事,但找到古菡後,我一樣會儘全力的保護她。”

老頭詫異,“你堂口明明有神位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