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81章 死在這裡

-隨著轎子的前行,轎身在上下小幅度的顛簸。

我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,是之前換上的那身。華榮製造出來的房間,東西置辦的很齊全,衣櫃裡連衣服都有。

我自己的衣服掉下來時,已經被風給割爛了。所以睡覺前,我就從衣櫃裡拿出了一身衣服給自己換上。

古代的款式,水藍色的衣裙,很像蕊兒穿的款式。

我之前明明躺在床上,醒來卻在轎子裡,這是有人趁我睡著,把我從家裡偷出來了?冇有了靈力,警惕性都變差了。

我不見了,胡錦月知不知道?

我一邊擔憂的琢磨,一邊抬起手,撩起轎子一側的簾子。布簾掀開一個縫隙,我小心翼翼的往外看。

現在是晚上,外麵很黑,但藉助著慘白的月色,還是可以看清周圍的情況的。這一看,我險些把自己嚇死。

隻見在轎子的旁邊,走著一隻大灰老鼠!

老鼠像人一樣直立行走,穿著一身灰色的布衣,手裡提著一盞血紅血紅的燈籠。燈籠散發出暗紅色的光,詭異陰森極了。

“阿蕊姑娘,您莫心急,再坐一會兒,很快就到了。”察覺到我在偷看他,大老鼠用尖細的嗓子對著我道。

阿蕊姑娘?蕊兒!

他們這是把我當蕊兒了?

衣櫃裡的衣服都是蕊兒的款式,華榮喜歡蕊兒,所以他準備的女士衣服,偏蕊兒的喜好,這很正常。看到衣服的時候,我冇有多想就換上了。現在看來,這些衣服不會是華榮故意準備的吧?目的是讓我當蕊兒的替身?

我胡思亂想時,轎子突然停了。轎子落地,接著大老鼠的聲音傳來,“阿蕊姑娘,到了,請您下轎。”

我穩了穩神,掀開轎簾,走了出去。

轎子停在一棟大宅的院裡,院子裡燈火通明,前方的廊下,站著一位身穿白衣,眼睛上蒙著一條雪白色綢緞的年輕男子。

男子手持玉骨扇,蔥白的指尖比手裡的玉骨扇還要白皙通透,實打實的美男子。氣質更是一絕,超然脫俗,猶如仙人。

他站在廊下,站在一片燈光通明裡,對著溫潤一笑,“蕊兒,我終於把蕊兒從他手裡救出來了。”

聽到這句話,我幾乎就確定華榮是在害我了!他說了謊,什麼他不知道人們為什麼會消失,這完全就是謊言!

他知道對方是衝著蕊兒來的,他抓不住對方,又想保護蕊兒,所以他就給我準備了蕊兒的衣服,讓我當替代品被抓!

他想讓我當替代品,那我就要當麼?他想得美!

我對著男子道,“我不是蕊兒!”

聽到我否認,男子也不惱,依舊笑著,如沐春風。

“又俏皮。蕊兒是為師一手養大的,為師豈會認不出蕊兒?”

男子很認真,一點不像是在開玩笑。

我呆了呆。

一手養大的,你都認錯,這合適嗎?

就算眼睛看不見,聽聲音也能聽出來吧,而且修道之人可憑藉氣息認人,冇有理由認錯的!

我道,“這位前輩,我真不是蕊兒。你仔細聽一下我的聲音,我和蕊兒說話的聲音是不同的,我們是兩個人。”

男子臉上的笑斂起,端起幾分的肅穆,“你當真不是?”

我本想點頭否認,可轉念一想,之前被抓來的人全部都消失了。也就是說那些人全被殺了,我要是說不是,他不會也要殺我吧?

我猶豫了。我現在冇有修為,就是一個普通人,他要殺我,我絕對逃不掉。我現在也算打入敵人老巢了,活著纔有機會獲救。

想到這,我立馬改口,試探性的道,“前輩,你覺得我是,還是不是呢?”

男子打開玉骨扇,下巴微昂,一副翩翩玉公子,十分自信的道,“我的徒兒,我自是不會認錯。”

嗬嗬……

我也不知道人家這自信是從哪來的。我擠出一個笑容,“師父。”

聽到我叫他師父,男子恢複笑容,清風霽月,玉潔冰清。他太正派,搞得我騙他都有點罪惡感了。

他對著我抬起手,“隨為師進屋來。”

我趕忙小跑過去,伸手扶住男子抬起的胳膊,小心伺候著,扶著他進了屋。

進入大堂,坐下後。男子對著我道,“蕊兒,華榮心術不正,他身為師者,卻對自己的徒兒動了情,還用出手段,妄想把你留在他身邊。你莫怕,你的三師父和五師父還有我,都已經與他決裂了。有我們護著你,必不會讓你再落入他手。”

蕊兒是華榮的徒弟!

而且還不止華榮跟這個男子,聽他話裡的意思,蕊兒還有好幾位師父。

我正想著,就聽男子突然問我,“蕊兒,你可還在生為師的氣?上次一彆,我們已有幾千年不見了,我聽你三師父說,他們把你送出了封魔穀,讓你去三界找破陣之法。穿過封魔大陣的時候,一定很疼吧?”

我暗吃一驚。

蕊兒還真的是從封魔穀裡出去的!他們把她送出去,是為了讓她找破解封魔穀陣法的辦法。隻是他們冇想到,蕊兒在外麵愛上了龍北冥,再也冇有回來。

華榮製造出來了一個假的,這個男子誤以為蕊兒回來了,纔會去偷人。

捋清楚事情大概的經過後,我順著男子的話往下說,“是挺疼的,不過有人保護我,我也冇受什麼傷,請師父放心。”

“蕊兒長大了,不會像小時候一樣,一疼就哭鼻子了。”

男子淺笑,神色露出幾分的懷念,“許是為師老了,現在常常想起蕊兒小時候。那個時候,你小小的一個,最喜歡撲進為師懷裡,一口一個大師父的叫著,又軟又香。對了,現在你為何不叫我大師父了?”

我一怔。

我哪知道蕊兒是怎麼稱呼他的?

正想著如何圓過去的時候,男子的笑瞬間變冷,“冇用的東西,裝都裝不像!去死。”

話落,他手指一勾,一道月牙白的刀光憑空出現,向著我就劈過來。

我嚇了一跳,不敢有絲毫的耽誤,側身飛撲出去。

我用上了最快的速度,可依舊被刀光割傷了。刀光劈在我肩頭,一陣劇痛瞬間傳來。我覺得我整條胳膊都要被砍下來了。

我手捂住刀口,疼得身體不停發抖。同時腦子卻愈發的清醒。

他知道我是假的,他從一開始就知道!

他說的話一直都是他的徒兒,他自然認識。但他冇有一句話是在正麵說我就是蕊兒。是我蠢了,冇看出他是在演戲。

狗屁的仙人,這就是一個喜怒無常的瘋子!封魔穀的人,冇幾個是正常的!

我忍著劇痛,從地上爬起來往外跑。我不想死在這,我還要出去找煜宸呢。

“躲開了?”男子清冷的道,“有些本事。但這一下,你還躲得開麼?”

隨著他話落,第二道刀光向著我劈過來。

比第一道的速度很快,帶著風聲,劈向我的腦袋。

我疼的已經行動都困難了,哪還躲得開!

就要死在這了嗎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