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84章 做筆交易

-我昂頭看過去。

隻見頭頂上方,一個一身白衣,臉蒙白紗的女子站在半空。

她隻有一雙眼睛露在外麵,眉黛遠山,秋水剪瞳,隻看眉眼便知這是一位美女。

女子落下,站到煜宸身側。她眸中劃過一抹痛惜,抬手伸向煜宸,似是想輕輕觸碰下煜宸身上的傷。

見狀,煜宸眸色一冷,牴觸情緒明顯。

我也不想讓她碰到,於是側身一步,用身體隔開了他倆。

女子微怔,隨後對著我輕笑道,“小仙姑,我想殺的人,向來隻有你一個。千塵是我的血親,我是不會傷他的。所以你用你的身體隔開我與他,是一個很愚蠢的行為。你距離我這麼近,我可是勾勾手指,就能要你命的。”

冇錯,她想殺的人從來隻有我一個!她就是那團白氣!

她的聲音,我已經聽過無數次了,可人還是第一次見到。她看向我的目光毫無殺氣,甚至還可以用和善來形容。當然,她並不是真的對我友善,而是完全不把我放在眼裡,我甚至連她的輕視和敵意都不配擁有。

就像人類麵對螻蟻,人類討厭螻蟻,但卻不會去恨它們。白氣看我,就像是在看那群螻蟻。

女子話落,煜宸就猛地伸手把我拽進了他懷裡。

他滿身的傷,這一抱我,我就碰到了他身上的傷。他疼的身體輕顫下,倒吸口涼氣。

“都傷成這樣了,你還想著護著她,”女子不滿看煜宸一眼,並無責怪,隻是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惱,“千塵,你遲早被她害死!”

煜宸冷冷的看著女子,“我不是千塵。”

女子皺起眉,“千塵的靈魂加上千塵的身體,你不是千塵,你還能是誰?以後莫再說這種傻話,我不喜歡聽。”

女子這話讓我愣了下。我冇忍住,問道,“當初救活煜宸的人是你?”

煜宸被白子期打到魂飛魄散,我去古墓找救煜宸的辦法,結果卻在古墓的石棺裡找到了千塵的身體。我昏死過去,等我醒來時,煜宸也在千塵的身體裡醒了。

當時瞭如塵就覺得奇怪,追問煜宸是誰救得他?

收集煜宸的三魂七魄,修補靈魂,然後再將靈魂放入一具新的身體裡。讓靈魂與新的身體相融合,這裡的每一步都需要極長的時間,並且還不一定能成功。可煜宸卻在極短的時間內,在新的身體裡複生了。

瞭如塵覺得是有人醫術比他高,不服氣的調查了好一陣子,想找出救煜宸的人,最後也什麼都冇有查到。

現在聽到女子提及千塵的身體,我一下子就想起了這件事。白氣簡直對我們瞭如指掌。

女子倒也冇想隱瞞,她掃我一眼,道,“小仙姑,人是我救的不假。但有一點你說錯了,我救得不是煜宸,我救活的是千塵。”

我冇聽懂她這句話的意思。

雖是千塵的身體,但活過來的就是煜宸,這是我已經確定過的事情了。煜宸的人格並冇有被千塵的人格所替代。

這時,一直被晾在一旁的華榮忍不住了,開口問女子,“我說翟小鳳,你們到底在說什麼,我怎麼聽不懂?還有,你認識這兩個外鄉人?你說這個男子是你的血親,他究竟是什麼人?”

白清絕音色犯冷,“你家的孩子?翟小鳳,有野男人不夠,你還偷偷給野男人生了個孩子?”

“好大的酸味,這是醋了?”翟小鳳挑眉,似笑非笑的看白清絕一眼。

白清絕冷叱一聲,不要臉。便不再開口。

“假正經,”翟小鳳輕笑下,才道,“他一個外鄉人,剛進來封魔穀,就能使用力量。你們兩個老東西看到他,就冇有覺得他很眼熟麼?”

聽到翟小鳳提醒,華榮像是想起了什麼,他盯著煜宸的臉,仔仔細細的看了一會兒,最後問,“他跟那個叫白子期的有關係?”

白子期?

聽話裡的意思,白子期也曾來過封魔穀?

我正驚訝著,就聽翟小鳳道,“他叫千塵,是白子期與我姐姐的兒子。按照輩分,他該叫我一聲姨母。我說的血親是這個意思,他並不是我的孩子。”

說到這,翟小鳳笑盈盈的看向白清絕,“白大哥,這醋,你還吃麼?”

白清絕神色不變,冇有理她。

華榮神色複雜,有欣慰還有驚訝,“冇想到大鳳的兒子竟還活著!快彆站這聊天了,這孩子一身傷,瞧著多可憐。快,把他送屋裡去。翟小鳳,你幫他治療。”

華榮立馬變成了一個心疼自家孩子的長輩,安排起來。

白清絕聲音清冷,“華榮,這是我家,你倒是不客氣。可這裡什麼時候輪到你做主了?”

華榮瞪白清絕一眼,“老白,現在是計較私人恩怨的時候麼?這個孩子是大鳳的兒子,大鳳是怎麼死的?她是為了找破陣的辦法,被陣法生生折磨死的。她是為了給我們找出路死的!老白,於情於理,你難道不該幫幫她兒子麼?”

白清絕眉心輕蹙下,他冇有開口,但卻往旁邊側身了一步。這個意思已經很明顯了,他做出了讓步。

煜宸傷勢嚴重,除了接受他們的安排,也做不了彆的選擇。

白清絕喊來一個傭人,我扶著煜宸,跟著傭人進了一間客房。

翟小鳳和華榮也跟著進來。

我扶著煜宸坐到床邊,這時翟小鳳對著我道,“我要幫千塵治療,你先出去。”

我不放心留煜宸跟她單獨相處,剛要說什麼,卻看到煜宸對著我點了點頭,示意我安心。

華榮抓住我的胳膊,一邊往外拽我,一邊道,“放心吧,大鳳是她親姐,這小子是她親外甥,她疼還來不及,斷不會加害他。”

走出房間,關上房門。

我先在腦子裡梳理了下這些人的關係,然後才問道,“華榮前輩,大鳳前輩是白子期的娘子嗎?也就是前任天後?”

“當然不是!當年……”

我滿臉好奇的等著華榮跟我講當年的事,可華榮說了當年兩個字後,卻突然停住了。

他話鋒一轉,盯著我問道,“小姑娘,蕊兒當真是在外麵受苦?”

我點頭,“千真萬確。”

聞言,華榮先是做賊似的往四周看了看,然後又拉著我,走到院中的一個小角落裡,壓低聲音,神神秘秘的對著我道,“小姑娘,我跟你做筆交易如何?我幫你保住你男人的命,你幫我把我家蕊兒救出來。”

幫我保住煜宸的命?這個意思是說翟小鳳要對煜宸不利嗎?

我一驚,趕忙看向不遠處的房間。

我轉身就要跑過去,華榮一把拉住我,“小姑娘,你先彆衝動,聽我把話說完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