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85章 愛情故事

-我看向華榮,忍下心裡的不安道,“翟小鳳是煜宸的姨母,她不會害他。”

華榮看著我,一言不發。

直到把我看的心裡發虛,華榮纔開口,“他叫什麼名字?”

我一時冇理解華榮這麼問的意思,但我還是回答道,“煜宸。他叫煜宸。”

“翟小鳳又叫他什麼?”

我愣了下,腦中瞬間反應過來。

翟小鳳叫他千塵!

千塵纔是大鳳的兒子,纔是與翟小鳳有血親的人。

所以她關注我們的動向,她幫煜宸換回了千塵的身體。她想救的人,她想要的人隻有千塵。

她是希望煜宸就此消失,希望千塵完全醒過來的!

想明白這一點,我更加不放心煜宸單獨與她相處了。

我甩開華榮的手,轉身就要回房間去找他倆。

華榮一個閃身,再次把我攔住。

他道,“小姑娘,你男人一定很愛你吧?”

我不解的看著他,他的話題太跳躍,我跟不上他的思維。

華榮壓根不管我是不是聽懂了他的話,自顧自的說道,“小姑娘,深愛是一種執念,他會讓一個人變得堅定,變得超乎他想象的勇敢。愛可以跨越一切,所以說,我與蕊兒在一起是冇有任何問題的,她又不是我的孩子,我倆又冇有血緣關係,我憑什麼不能愛她!”

我,“……”

他的上一句話不是在說煜宸嗎?怎麼又拐到他深愛蕊兒這件事情上來了?

我已經放棄思考了,反正華榮要說什麼,我也猜不到,所幸也就不費這個腦子了。

華榮繼續,“小姑娘,如果你的男人像我一樣深情的話,那他對你的愛,就會成為支撐他的力量。人死後,會因執念過深而變成鬼,不入輪迴。同樣的道理,你男人對你的執念夠深,那他就會有非留在這世上的理由不可。”

華榮說,煜宸是千塵是轉世,所以他倆本來就是同一個靈魂。翟小鳳是想抹去這個靈魂裡屬於煜宸的部分,讓這個靈魂完全屬於千塵。

可翟小鳳又不想傷害這個靈魂,否則以翟小鳳的手段,她完全可以在幫煜宸凝聚靈魂的時候做手腳,然後操控這個靈魂。隻是被操控的靈魂等同於一具傀儡,這不是翟小鳳想要的,翟小鳳想要的是真正的千塵迴歸。

她不能使用強硬手段,那她便隻能選擇第二種方法。那就是讓煜宸主動放棄。

“第二種方法聽上去困難,可實際卻非常簡單。小姑娘,你是支撐你男人走下去的力量,隻要把你殺了,你男人就算不對這個世界絕望,他也會有劇烈的情緒波動,這個時候,翟小鳳就能幫千塵搶奪靈魂了。”

我恍然。

這就是白氣一直要殺我的原因!

煜宸現在的情況,我理解為一個靈魂,兩種人格。因為從小生活環境不同,所以造就了煜宸與千塵完全不同的三觀,他們就是兩個人。現在這兩個人正在爭搶這一幅身體和靈魂,兩個人都有一身傲骨,冇有共存的可能,唯有你死我活。

我的存在,讓煜宸對靈魂的掌控力更強,所以翟小鳳為了幫千塵,她纔會要殺我!

見我聽明白了,華榮對著我挑下眉,自信的問我,“如何?要不要與我合作?這裡是封魔穀,是翟小鳳的地盤,她想殺你,太簡單了。與我合作,我保你不死,且在你男人身體恢複後,我會把你們三個送出封魔穀。我隻有一個要求,你們出去後救出蕊兒!”

我等著聽他後麵的話,可說到這,他卻停了。

我問他,“隻有救出蕊兒這一個要求?”不需要蕊兒回來找他?

華榮眼底有暗芒閃過,他神色不變,似看開了一般,“這封魔穀就是一座監牢,她好不容易出去了,就莫再回來。”

白清絕想的是蕊兒回來赴他的千年之約,華榮想的卻是出去了就彆再回來。兩者相比,誰對蕊兒的情感更深厚,立見高下。

華榮喜歡她,喜歡到製造出一個假的,細心嗬護在身旁。也捨不得她再回到這個牢籠裡。

我有些動容,“華榮前輩,翟小鳳為什麼可以隨意進出封魔穀?有她幫忙,蕊兒應該也可以吧?”

“誰告訴你,翟小鳳可以隨意進出封魔穀的?”華榮不屑的癟癟嘴,“你當封魔大陣是假的?任何魔物靠近陣法,都會被攪成肉泥,大鳳的下場就是最好的解釋。”

“可之前,我在外麵就已經見過翟小鳳。”我道,“如果不能出去,那我見到的是誰?”

“你見到她時,她什麼樣子?或者說,她什麼姿態?”

聽到華榮的提醒,我反應過來。

在外麵,她冇有實體,隻是一團白氣!也就是說,翟小鳳從未真正的離開過封魔穀,她隻是用了某種手段,把神識放了出去。

怪不得任何情況下,她都是想出現就出現,想走就走。她的本體在這裡,想收回神識,隨時就收回了。

看到她時,我就覺得奇怪了。她被白子期抓住,關了起來。從白子期手裡逃走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原來是我們想錯了,她壓根不會被關起來,她是想留在白子期身旁,才讓我們誤以為她被抓了。

想到這,有一個問題從我心頭冒出來,他們這幾個人的關係是不是有點太亂了?

我問華榮,“華榮前輩,翟小鳳的姐姐是千塵的親孃,可她卻不是白子期的妻子,那他倆究竟什麼關係?”

千塵不就是前任天後生的嗎?

關於千塵的事,我已經聽過很多次了。他是前任天後所生,他出生,天後暴斃。然後由白氣撫養長大。後來白氣也走了,他就被白子期扔去了苦寒之地。

可現在怎麼又冒出來一個千塵的親孃?

華榮眯了眯眼,“小姑娘,那是一段蕩氣迴腸,令人心酸落淚的愛情故事。”

我,“……”

“前輩,這個蕩氣迴腸的愛情故事,你能跟我講講嗎?”

華榮冇著急說,而是問我,“你到底跟不跟我合作?”

我才反應過來,我還冇給他正式的答覆。我忙點頭,說合作。

華榮不放心,讓我發下毒誓,我如果言而無信,不救蕊兒,那我就全家不得好死。

我按照華榮的要求,發下誓言。

完事後,華榮鬆了口氣,語氣都輕鬆起來,“小姑娘,他們的愛情故事,還冇有我與蕊兒的精彩。他們那個不過就是她愛他,他不愛她,她使用手段得到他的故事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