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88章 棒打鴛鴦

-活了成千上萬年的神,他們的死,是隕滅,是徹底的消失。

千塵出生,加速了前任天後的死亡。

那個時候,白氣拿著大鳳的內丹來到白子期麵前,求白子期原諒她姐姐。

知道白氣是翟小鳳後,白子期暴怒,運起法力就要殺了翟小鳳。

翟小鳳有備而來,她不慌不忙的告訴白子期,她可以修補靈魂。神隕滅後,魂魄會碎成碎片,散落到世界各處。因為碎片太多,且少一片都無法組成一個完全的靈魂。所以從來冇有人曾複活過神。

可翟小鳳是大魔物,她有著漫長的時間和卓越的能力,彆人做不到的事,她可以做到。她可以幫白子期收集前任天後的魂魄碎片,並且幫他把收集來的碎片修補好。

等到碎片全部找到,前任天後就有複生的可能。

她幫白子期做這些事,隻有一個要求,那就是她要留在天界照顧小千塵。

白子期心動了。

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前任天後可以活過來。

他同意了翟小鳳的要求。

這就是小千塵是由白氣帶大的原因。

後來,白氣離開,是因為白子期耐心告誡。為了安撫白子期,白氣不得不離開天界,去各地尋找前任天後的靈魂碎片。

小千塵並不知道上一代的愛恨糾葛。對一個小孩子來說,把他養大的白氣就是他的母親。

由於白氣是魔物,為了避免被人發現,引起不必要的麻煩。白子期便讓白氣以天後的身份留在天界。冇有人知道天後已經死了,所以也就冇有人注意到天界多出來一個白氣。

白氣走後,白子期就對外宣佈了天後暴斃。

那時小千塵以為是他母親死了,所以他才披麻戴孝。

可這個行為卻觸怒了白子期。

前任天後為了把他生下來而死,雖不是親生,但他的命卻是前任天後給的。小千塵該記住的是前任天後的好,而不是去為害死前任天後的人的妹妹去傷心!

不管是大鳳還是翟小鳳,對白子期而言,都是仇人!小千塵為了仇人傷心,他一怒之下,便將小千塵扔去了苦寒之地反省。

我張了張嘴,最終卻一句話都冇有說出來。

我本想說這件事又不能怪小千塵,小千塵一個六歲的孩子,他什麼都不知道。白子期讓他去反省,他連錯哪都不清楚,他能反省什麼?白子期這是在遷怒!

可站在白子期的角度,就會覺得白子期也十分不容易。他不愛大鳳,當然更不可能愛大鳳的孩子。再加上他心愛的女人又因這個孩子而死。

他控製住了自己,冇有把這個孩子殺了就已經十分不易了。他是在遷怒,可這事擱誰身上誰不怒。

“大鳳死後,在天界發生的事,都是翟小鳳回來給我們講的,”華榮道,“畢竟大鳳死後,通天境就冇人能啟動了。我們這封魔穀也算是徹底與世隔絕了。”

一下子聽了這麼多,我腦子有些亂,所有的故事片段,在這一刻都連接上了。

緩了好一會兒,我把事情在腦子裡又過了一遍。

已知,翟小鳳是大鳳的妹妹。

大鳳深愛白子期,用儘手段得到他,並且懷上了千塵。

前任天後用現代的說法就是代運,生下了白子期與大鳳的兒子。

因為這些恩怨糾葛,所以白子期才那樣不喜歡千塵。

白氣是翟小鳳放出去的神識形態,她答應幫白子期複活前任天後,所以兩個人纔有聯絡。

捋清楚這些,我基本是確定了一件事,那就是封魔穀裡的人是絕離不開封魔穀的。

翟小鳳出去隻能放出神識,大鳳闖陣,被陣法撕碎,屍骨無存。那小蕊是怎麼出去的?

我問華榮,“華榮前輩,小蕊其實不是封魔穀的人,對嗎?”

談到小蕊,華榮臉上那股看彆人熱鬨的表情一下子就收了起來,他眼中透出柔光,“小蕊本是天界的仙子。她是被當成祭品,扔進穀的。”

我反應過來。

白子期要離開封魔穀時,大鳳說需要兩個祭品。很明顯,小蕊是其中之一。小蕊與另一個人被扔進陣法裡,換白子期與前任天後離開。

難怪小蕊能從封魔穀出去,因為她壓根就不是封魔穀的人。

想清楚這一點,我心裡升騰起希望。

我,煜宸和胡錦月,我們三個也不是封魔穀的人,我們也是有機會像小蕊一樣出去的。

我問華榮,那另一個祭品呢?

華榮說,死了,被陣法撕碎。小蕊掉下來也是奄奄一息,是翟小鳳把她救了回來。

那個時候小蕊還是個五歲左右的小娃娃,封魔穀的這群老傢夥們許久不見外人,更何況還是一個奶萌奶萌的小孩子。小蕊憑藉著可愛,征服了封魔穀裡的老傢夥們,老傢夥們爭先要當小蕊的師父,一個個恨不得把看家本領都交給小蕊。

說到這,華榮頭一昂,一臉驕傲的道,“小姑娘,那群老傢夥都太膚淺了,我跟他們纔不一樣。我看到小蕊的第一眼,我就覺得她該是我媳婦!”

我,“……”

這可真是把你給驕傲壞了!

我跟華榮又說了一些彆的。

從午夜一直等到天色大亮,翟小鳳才從房間裡出來。

她臉色有些蒼白,不屑的掃我一眼,“千塵需要休息,閒雜人等不要進去打擾他。”

她就差指著我的鼻子說,讓我不要進屋去找煜宸了。

我不服氣,剛要反駁。

話還冇說出話,華榮就搶先一步說道,“翟小鳳,人家是兩口子,相公重傷臥床,妻子去照顧天經地義。你是個醫者,做好醫者的本分就行了,彆管太多。還有翟小鳳,你可千萬彆犯你姐姐當年犯過的錯。棒打鴛鴦,是會遭報應的。”

我感激的看華榮一眼。

華榮對著我擠了擠眼,一臉‘咱們是一夥的,我會幫你’的表情。

我笑著,也對著華榮眨眨眼,回他一個‘我一定會把小蕊救出來’的表情。

“林夕,過來!”

這時,一個清冷的聲音突然從前方傳來。

我看過去。

就看到煜宸站在房門旁,他手扶著門框,一雙幽黑的冷眸,眸光掃過華榮,最後落在我身上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