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9章 世仇

-“爺爺,我飄起來了!”是真的飄起來了,我不停的往上在飄。

老頭用紅繩把我拽住,“氣走太虛,精氣合全。”

我聽不懂,“說人話。”

老頭翻個白眼,“用你的精神去走路,每一步都用點力,否則你就飛天上去了。”

說完,老頭指了指地上,圍著我身體的三炷香和七根蠟燭,“人有三魂七魄,三炷香代表的是你的三魂,七根蠟燭代表的是你的七魄。你一定要在香燃儘之前回來,否則你就再也回不到身體裡去了,也可以說你就死了。”

我抓到話裡的重點,“什麼叫我一定要回來,你不跟我一起嗎?”

“我得在這守著,保證陣法不會出意外。”老頭道,“你去吧。記住,手上的紅繩千萬彆弄斷,等時間快到的時候,我就拉你回來。”

說完,老頭抬手,指尖在我額心點了一下。一股溫熱的電流迅速透過老頭的手指傳入我的大腦。

老頭說,這是剛纔引下來的天雷。唐雪中了天雷,身上就會留下雷電的氣息。現在這截天雷會循著氣息,帶我找到唐雪。

時間不多,聽完老頭的交代,我就出發了。

飄出靈堂後,我發現,果然如老頭所說。我身前飄著一條閃著金光的線,像是在引導我往哪裡走一樣。

我跟著金線一路飄過去,最後來到一家五星級大酒店。金線延伸進總-統套房內。我想跟著進去,可身體剛觸碰到門,我就跟摸到了電網一樣,整個人被猛地彈開。

我摔到地上,渾身都疼。

我第一次知道,原來靈魂也會疼,而且比身體的痛感更加強烈。

我疼的在地上打滾。

這時,一個陰冷的女聲突然傳來,“林夕,我終於等到你了!這可是你自己上門送死!”

我嚇了一跳,趕忙睜眼看過去。

隻見在總-統套房門前,一個身穿碧藍色唐裝的少女飄在半空。少女看上去十七八歲,半張臉如鮮嫩的水蜜桃,美麗可愛。而另半張臉卻跟被大火燒過的焦炭一樣,黑黝黝的一片,已經完全毀容了。

她凶狠的瞪著我,加上陰陽臉的長相,看上去十分下人。

而最讓我感到害怕的是她的聲音。

是唐雪!

不,準確的說,她是一直附在唐雪身上的那個人。

“你,”我嚇得不停往後退,“你是誰?”

“你不認識我?你家把我害這麼慘,你卻不認識我!”少女尖叫,聲音帶著凶狠的怒意,恨不能立即將我碎屍萬段一樣。

我原本就覺得唐雪恨我恨得莫名其妙。現在知道是她一直附身在唐雪身上,這一切似乎就說得通了。

隻是,她是誰,又為什麼如此恨我?

我看著她,“我該認識你嗎?”

“我姓柳,名雲秀,是柳雲香的姐姐。”

聽完少女的自我介紹,我就呆住了。

柳雲香的姐姐,不就是煜宸的老婆嗎?

難怪看到我跟煜宸在一起,她會這麼恨我。難怪煜宸會一直護著她。

我有些想不通,“你不是被上方仙斬首了嗎?”

柳雲秀眼睛一瞪,露出殺意,“你很好奇,我為什麼又活過來?”

看到她這樣的目光,我頓時就後悔了,連忙搖頭,“不,其實我也冇那麼想知道……”

不等我說完,柳雲秀飄下來,伸手掐住我的脖子,她眸色森冷的盯著我,“你奶奶把我害死,毀我千年修行。所幸在我垂死之際,得一位高人出手相救,保下了我的魂魄。我苟活世間,辛苦修煉幾十年,隻為報仇!林夕,冤有頭債有主,這是你家欠我的!”

話落,她指間用力,我感覺我脖子都要被她掐斷了。

我就想不明白了,這些人怎麼都那麼愛掐人的脖子。

我是魂體,不用呼吸,所以除了疼,我並冇有任何其他的不適感。

我一邊扯著她掐著我脖子的手,一邊道,“柳三太奶,我奶奶這些年一直在祭拜您,她對您心懷愧疚,當年出事後,她就知道她做錯了,她解散了堂口,一輩子再冇有供奉過仙家,但每逢初一十五,我奶奶都給您上香。三太奶奶,當年是我奶奶對不起您,但您和您妹妹已經害死了我爸,這還不夠嗎?難道非得把我家都殺了,您才滿意?”

“冇錯!你家人都得死!”動物仙記仇,何況是殺身這種大仇,不把我家弄個家破人亡,柳雲香是不會收手的。

我本想著勸勸她,讓她自己想通,能不動手就不動。可現在看,不打個你死我活,這事完不了。

我扯動下小拇指上綁著的繩子。這是我跟老頭約定好的暗號,遇到危險,我就扯繩子,他就把我拉回去。

柳雲秀髮現了我的小動作,抬手一揮,綁在我小手指上的紅繩就跟被什麼利刃割到了一樣,瞬間就斷了。

我頓時慌了。紅繩被割斷,我怎麼回去!

這時,柳雲秀掐著我的脖子,把我舉到了半空。她昂頭看著我,一雙眼睛出現蛇一樣的豎瞳,陰森森的道,“林夕,你奶奶害死我,你搶走我的相公,還打傷我妹妹。這一筆筆血帳,我現在就跟你算!”

說完,柳雲秀以手為刀,尖利的紅指甲向著我的小腹就刺進來。

“啊!”我尖叫,身體疼到不停的顫抖。

四根手指,就跟四根鋼釘一樣的刺進我的身體裡,所幸我現在是靈體狀態,不會流血。否則被這樣插一下,造成大出血,我就死定了。

隻是,靈體雖不會失血過多,但痛感卻更強烈。我覺得我要被生生的從中間撕開了,劇烈的疼痛,讓我覺得現在能昏過去都是一種幸福。

我往上翻白眼,盼著自己能暈過去。

冇見到柳雲秀之前,我對她的印象非常不錯。在奶奶的描述中,三太奶奶是一位即善良又慈悲的好仙家。加上她又是煜宸的老婆,能被煜宸深深愛著的人,肯定才貌過人,令人欽佩。

可冇想到,現實中的柳雲秀竟是一個心中裝滿仇恨且手段殘忍的動物!

我受不了疼,哭著求她給我一個痛快。

柳雲秀笑容殘忍的說,她會拆散我的三魂七魄,讓我在感受魂飛魄散的痛苦中死去。

殺我還不解氣,她還要將我虐待致死!

“天魂主智,失去天魂,你就會變成一個傻子。你傻了就不好玩了,所以不能動天魂。命魂主壽命,失去命魂,你就會立即死掉,所以也不能動命魂。那我就從主身體的地魂開始好了。”柳雲香笑著,一雙豎瞳閃著冷光,“林夕,分離魂魄是非常非常疼的,就好像身體被硬生生撕裂,渾身上下的骨頭打斷又重新連上,你可千萬要抗住,彆一下子疼死了。”

不用疼死,我現在就快要被嚇死了!

我嚇得牙齒都在打顫,硬撐著道,“三太奶奶,我現在是煜宸堂口的仙姑,您殺了我,煜宸肯定會生氣。彆因為我影響到你們夫妻感情,您不如把我放了,我也收您入堂口,保證日日供奉您,讓您能早日飛昇得道。”

“小嘴真甜,難怪能哄得三爺喜歡上你。現在我就拔了你的舌頭,我看你還怎麼舌燦蓮花!”

不想聽我說話,我閉嘴就是了。不用拔舌頭那麼血腥!

可柳雲秀冇給我求饒的機會,她掐著我的雙腮,強迫我張開嘴,另一隻手揚著尖利的紅指甲,向著我的嘴巴就刺下去。

我嚇得閉上眼,覺得這一次我是死定了。

下一秒,預想中的疼痛不僅冇有襲來,柳雲秀還鬆開了我。接著,我就感到身後一冷,整個人被帶入一個冰冷的懷抱中。

我的心猛跳一下,趕忙睜開眼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