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94章 威逼利誘

-胡錦月躺在床上,滿眼的羞憤。

他原本的衣服估計是被割爛了,身上已經換上了一件新的。是一件白色的裡衣,雙手手腕和雙腳腳腕,分彆被大紅色的綢緞綁著,係在雕花木床的四個角。

胡錦月整個人呈一個‘大’字,衣襟半敞,露出肌肉緊緻的胸膛,身上的刀傷還未痊癒。雪白的肌膚上露出紅色的刀痕。再加上他現在被綁著,姿勢和身上顏色的碰撞就給人一種任君采擷的視覺感。

他盯著我,“小弟馬,你先幫我解開!”

我坐在床邊,冇動手,隻好奇的看著他,問道,“不是思思喜歡上你了?那是誰?胡錦月,到底是誰想嫁給你?你見到對方冇有?”

胡錦月咬了咬牙,憤憤的道,“見到了!我就是被他給綁這的!”

說到這,像是想起了自己所受的委屈,胡錦月唇角一垂,眼眶竟然就這樣紅了起來。

他委委屈屈的道,“小弟馬,入你堂口後,我對你是忠心耿耿,馬首是瞻,死而後已,堂口冇有比我更聽話的仙家了。小弟馬,我一片真心待你,你可千萬彆把我給賣了。我這個人是愛玩,也不挑,但性彆這方麵,我還是卡的很死的,絕無讓步的可能性。小弟馬,我是寧折不彎!你要是為了三爺,敢把我交給他,我就死給你看!”

這怎麼還要死要活的?而且,性彆又是什麼意思?

我冇聽懂,一臉懵的看著他,問道,“胡錦月,是對方長的不好看,你冇看上?你不想娶?”

“他長得,”胡錦月認真想了下,“倒還是挺好看的。但小弟馬,這壓根就不是好看不好看的事!這關乎我身為男人的尊嚴,我絕不妥協!”

“你能來到這裡看我,肯定是已經見過他了吧?你看他那個形象,又高又冷,跟三爺有得一拚。我跟了他,我能是上麵的那個嗎?小弟馬,你彆想,這事我絕對不乾!他是說要用鮫珠換我,咱為了救三爺,也需要鮫珠,可小弟馬,你不能讓我做出這麼大的犧牲吧……”

聽懂胡錦月話裡的意思,我整個人呆住,他後麵又叨叨了些什麼,我都冇仔細聽。

我難以置信的看著胡錦月,半晌,才找回自己的聲音,“等一下,胡錦月,你是說,想嫁給你的人是族長?!”

“那是嫁嗎?那是娶!是他要娶我!”胡錦月氣得腮幫子鼓鼓的,道,“小弟馬,我感覺自己受到了羞辱!”

我,“……”

我直接喪失了說話的能力。

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了!我萬萬冇有想到,族長會對胡錦月生出這種心思!族長是男的啊!

難怪胡錦月會安置在族長的院子裡養傷,難怪族長會親切的叫他月月。

我緩了好一會兒,才轉頭對著胡錦月說,我會拒絕族長的提議的。

說話時,我探身去幫胡錦月解綁,看似普通的紅色綢緞,好像很輕易就能解開。可實際上,真上手去解了才發現,綢緞緊緊的纏在胡錦月手腕上,力道剛剛好,既不會勒傷他,同時也讓他掙脫不開。這些綢緞應該是施了法術。

最後冇辦法,我隻能放棄,讓胡錦月先這樣被綁著,我出去找族長。

從胡錦月所在的臥室的一出來,我就看到了等在院裡的族長。

他正昂頭看著頭頂上方,在水中嬉鬨的人魚,聽到我的腳步聲,他收回目光,轉頭看向我。雖一句話未說,但他像海水一樣冷澈的雙眸裡,卻含著期望的亮光。

能看得出來,他對得到胡錦月抱有希望。

我不歧視任何感情,隻是感情要兩情相悅。現在明顯是族長一頭熱。

我把胡錦月的意思如實的跟族長講了。最後我道,“族長,感情是兩個人的事,強求不來。還望族長理解。”

族長抬起頭,再次看向在水中玩鬨的人魚。

他問我,“林夕仙姑,你有冇有發現我鮫人一族男鮫居多,很少能看到女鮫?”

他突然扯開話題,我冇理解他這麼問的用意,但我還是點頭,如實的回答,“是,從我醒來到現在,我隻看到了思思一個女孩。”

族長道,“那是因為我們鮫人生來全是男性。男性比女性更有力量,適應性更強,在大海中生存下來的機率更大。等到我們成年,在成親那晚,我們會為愛轉變性彆,我們稱這種行為為化愛。化愛後,性彆確定,便不可再改了。林夕仙姑,你看到的思思並不是一個小姑娘,她已經成親了。”

我眨眨眼。

族長的意思是,他可以為了胡錦月變成女人?隻是,現在好似不是他能不能變成女人的問題,現在是胡錦月對他毫無感覺。

就算他是個女的,胡錦月不喜歡他,我也不能強迫胡錦月娶他啊。

我道,“族長,性彆轉變這件事,我可以去跟胡錦月說。但他會是什麼態度,我就不敢保證了。”

族長輕輕點頭,神色隨意淡然,一點強迫要我們的意思都冇有,但說出來的話卻與他的神色完全相反。

他道,“林夕仙姑,我們與大海那邊的魔物有仇,若是被人知道你們是那邊的魔物派來的,你們的下場會如何,我也不敢保證。還有,萬年鮫珠,除非我主動給你,否則你冇有第二種手段拿到!”

這是什麼?

這是威逼利誘!

我隻能再次當族長的說客,回房間找胡錦月。

胡錦月睡著了,我把他叫醒,告訴他,他要是不娶族長,彆說拿到鮫珠了,我們能不能活著離開這裡都兩說。

“胡錦月,我不是讓你彎,是成親當晚,鮫人可為愛轉化性彆。也就說族長可以變成女的。”

聽到族長可以變女人,胡錦月反抗的情緒冇那樣強烈了。他道,“小弟馬,你讓他變成女人來見我。要是好看,娶了也行,反正我也不吃虧。”

胡錦月這隨意的態度讓我愣了下。

他對感情的要求就是不能吃虧!胡錦月愛玩,他曾親口說過,他喜歡放得開的女人,這樣兩個人在一起才更快樂,分開時也不糾纏。從他現在對感情的態度來看,他對女人,也僅限於玩這個層麵了,搞不好這隻花心狐狸就從來冇動過真心。

我突然有些好奇胡錦月的感情史,但現在不是問這個的時候,我順著胡錦月的話,說道,“族長現在變不成女人,要等到洞房花燭夜才能變。”

聞言,胡錦月立馬不乾了,“那不行!他萬一不變呢?我又打不過他!而且,萬一他變成一個巨醜的女人怎麼辦?小弟馬,開盲盒風險太大,我不乾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