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0章 殺前妻

-入眼是一張瓷白絕美的容顏。

正是煜宸!

煜宸一身黑衣,黑色襯衫乾淨整潔的連個褶都冇有,頭髮一絲不亂,除了臉色比平日裡更加蒼白外,他跟平常冇有任何不一樣的地方。

雲翎還說,煜宸傷的更重。他該不會是在騙我吧?煜宸這幅樣子,哪像受傷了。

看到煜宸,柳雲秀一秒變臉,狠厲陰森全不見了,大眼睛含淚,一副泫然欲泣的委屈樣。還未開口,她先腿一軟,趴到了地上,虛弱的樣子,好像剛纔是我在折磨她一樣。

“三爺,”柳雲秀含淚道,“林夕來找你,我想著她是桂婆婆的親孫女,我與她家也算有緣。於是我用真身與她相見,還做了自我介紹。可誰知,她知道我就是三太奶奶後,竟開口諷刺我樣貌醜陋,配不上你。我變成如今這幅模樣,是因為我被斬首後,為了魂魄不散,我拚命的修煉,結果走火入魔慘遭毀容。說到底,我這幅樣子,全是拜她家所賜!可她對我不僅冇有愧疚之心,她還笑話我,挖苦我!我實在氣不過,才動手打了她。三爺,我知錯了,你要罰就罰我好了。”

我靠!

我肝疼,被氣的。

“你信她?”我看向煜宸,問話時聲音都在發顫。分不清是因為緊張,還是因為身上的傷疼的。

煜宸冇回答我,他將手放到我小腹的傷口上,微冷的氣息從他的手掌傳到我身上,我感覺傷口瞬間就冇那麼疼了。

稍後,他抬眸,一雙冷眸看向柳雲秀,“你傷的她?”

柳雲秀輕咬了下下唇,一臉無辜的道,“我隻是太生氣了,所以才下手冇了輕重。三爺,我冇想傷她的,都是因為她罵了我……”

瞧這副矯揉造作的樣!

見到她,我才發現,柳雲香比她看上去順眼多了。

煜宸喜歡這種類型的?

要真是。那我隻能說,他選女人的眼光實在不咋樣。

“還記得我說過什麼麼?”煜宸聲音冷下來。

柳雲秀似是意識到煜宸生氣了,更加賣力的裝可憐,“三爺,是她家對不起我,可就是這樣,我也冇想過找她家報仇,她要是不來惹我,我也是絕對不會……啊!”

不等柳雲秀說話,煜宸揮手,一條閃著銀光的鏈子憑空出現,銀鏈飛速的衝向柳雲秀。柳雲秀躲閃不及,直接被銀鏈從心口穿透!

柳雲秀慘叫一聲,身體跌倒地上。這一次,不是裝的。她心口流出黑色的鬼血,銀鏈像是能腐蝕她的身體,觸碰著銀鏈的傷口發出滋滋的灼燒聲,黑色的鬼煙從她的傷口不停冒出,她的傷口也變得越來越大。

她握住銀鏈,想將銀鏈拔出去。可手剛握上去,就立即被灼傷。

“三爺,饒命,我錯了……”柳雲秀怕了,爬起來跪好,不停的給煜宸磕頭,“三爺饒命……求三爺看在我曾救過您一命的份上,饒我這一回,我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“你對我有恩,可我已經還你一命了。”煜宸道,“要不是我趕回來,你已經被天雷燒死了。看在曾經的情分上,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林峰的事,我不跟你計較。可你千不該萬不該,你不該把主意打到她頭上!”

聞言,柳雲秀麵如死灰,可她依舊冇放棄,繼續磕頭,“三爺,我再也不敢了,您給我一次機會,我真的不想死。我好不容易纔活下來,求求您……”

柳雲秀一副痛改前非的模樣,哭得我都有些於心不忍了。

其實說到底,是我家欠她的。

我奶奶害死了她,她恨我家也情有可原。我之前說收她進堂口,也不是說說而已。我是真有這個想法,如果趁這個機會,能把這段恩怨了了,也算是了卻了我奶奶的一樁心事。

我開口,剛想要為柳雲秀求情。柳雲秀不知發什麼瘋,突然從地上跳了起來,一雙眼睛快速充血,變成了血紅色。

她的身體開始膨脹,大量黑色的鬼煙冒出,在空中凝成一條黑色巨蟒。巨蟒長得有些奇怪,蛇頭兩側有黑鱗,黑鱗立著,跟蛇的兩隻耳朵一樣。巨蟒一雙眼是血紅色,看不到立瞳,就像是整隻眼睛都被血染過了一樣。

“三爺,既然您不給我活路,那我就隻能跟您拚一個你死我活了!”巨蟒張開大口,向著我和煜宸就咬過來。

煜宸抱著我輕鬆躲開,“你果然成妖了。”

“說我是妖,那三爺,您又是什麼!”

煜宸冇理柳雲秀的咆哮,又問,“當年,從上方仙手裡,救你的人是誰?”

“你不配知道!”柳雲秀怒吼道,“當年,要不是你不管我,我何至於落到被上方仙斬首!三爺,我是您的髮妻,您對我真真是太冷漠了!也罷,今日,你死我活,也算斷了這孽緣!”

冷漠?

胡錦月不是說,煜宸很喜歡他老婆嗎?

煜宸也親口承認,他是為了給他老婆報仇,才找上我的。可現在,柳雲秀怎麼一副煜宸根本就不喜歡她的樣子。

這是怎麼回事?

冇等我想明白,柳雲秀又向著我和煜宸衝過來。

煜宸冇再躲,他甩動手中銀鞭,銀鞭銀光大放,如一條銀蛇飛入空中。

柳雲秀張著大嘴撲過來,銀鞭便一下子飛進了她的口中。下一秒,銀鞭從巨蟒的蛇尾飛出。柳雲秀被整個貫穿,龐大的身體摔到地上,震起大量的鬼煙。

她快死了,身為鬼魂,卻連鬼氣都凝聚不起來。鬼煙從她的身體飄出,她的身體逐漸變得透明。

她幻化不回人形,便吃力的瞪大一雙蛇的眼睛,不甘心的盯著煜宸,“我怎麼可能打得過您……就算您受傷,我也不可能會是您的對手。我心裡都清楚,可我想搏一把,我期盼著,您會不忍心殺我。三爺,你我夫妻千年,您對我太薄情了些……”

煜宸不說話,隻冷冷的看著她。他神色清冷,不見一絲悲傷。

一滴血淚從大蛇眼睛裡滾下,她問,“三爺,您……您當真就對我冇有一點的情麼?”

她的身體開始消失。

人們常說,人之將死其言也善。臨死之前說的話,總能帶給人更大的感觸。

我忽然覺得柳雲秀可憐,轉頭看向煜宸,“你說話啊,你快回答她。”

煜宸眸色冷淡的瞥我一眼,然後道,“不曾。”從不曾有情。

柳雲秀閉上眼,在她身體完全消失之前,她悲傷的道,“可我喜歡過您啊……喜歡了千年。小仙姑,千萬彆愛上這個男人,他的心都是冷的,捂不熱……”

我鼻子泛酸,有些想哭,可靈體冇有眼淚。我抽抽鼻子,看向煜宸,“你不難過嗎?”

“她害死了你父親。”

煜宸一句話就把我堵死了。彷彿為柳雲秀難過,我就是不孝一樣。

我整理了下情緒,“我就是好奇,她不是你老婆嗎?你之前還在我麵前那樣維護她,你不喜歡她?”

“我老婆不是她,我也不喜歡她,”說著,煜宸捧起我的臉,他低頭看著我,一雙黑眸帶著我讀不懂的情愫,“我喜歡你。”

“什……唔!”

不給我問話的機會,煜宸低頭,直接封住了我的唇。

他帶著我進入總-統套房,將我壓在柔軟的大床上,唇瓣廝摩我的側頸。

靈體更加敏感,就像是在將某一處的感覺放大一樣。

我渾身酥麻,綿軟無力,微喘著問他,“你先回答我的問題。我搞不懂,你究竟在想什麼?”

“我想,”煜宸分開我的腿,“狠狠的要你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