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00章 我能治

-我看著翟小鳳,也感到一陣後怕。

她的反應讓我覺得很奇怪,她不喜歡我,我知道。但煜宸等著鮫珠救命,看到我拿著鮫珠回來,她該出現的反應應該是高興,而不是現在這樣惱羞成怒。

她這個反應,不禁讓我聯想到了一種可能。

鮫珠被奪走,翟小鳳瞪了華榮一眼,罵他一句多管閒事,然後轉頭看向我,滿眼的瞧不起,“林夕,我看你不僅腦子不好使,你耳朵也不好使!我當初是如何跟你說的,我要的是鮫人族宮殿裡供奉的那顆萬年鮫珠,你拿一顆普通的萬年鮫珠給我,這有什麼用!”

不等我說話,華榮先忍不住了,罵道,“翟小鳳,鮫人族宮殿裡供奉著兩顆鮫珠,一顆是鮫人族的老祖宗留下來了,另一顆是現任族長的,以此證明族長是族群的領袖,人人都臣服,才供奉在宮殿裡。你讓林夕去拿那兩顆鮫珠中的其中一顆。翟小鳳,你乾脆給她一把刀,讓她自殺得了,乾嘛拐彎抹角的讓她去送死!”

“還有,萬年鮫珠就有淨化和重生的功效,林夕拿回來的這顆就是萬年鮫珠,翟小鳳,你告訴我,這顆鮫珠為什麼不能使用?不是你指定的那顆鮫珠就不能用,是麼?你彆依仗著你是醫仙就在這冇事找事折騰人,你痛快的告訴我一句,這顆鮫珠你要不要?這個人你救不救?你要是不救,我現在就帶他走,找彆人救去!”

翟小鳳被罵火了,指著華榮的鼻子,“華榮,你就非得跟我作對是不是!林夕給你灌了什麼**湯,值得你這樣去護著她!千塵是我親外甥,我自然會救,可這顆鮫珠不行,我不喜歡,我也不用!”

說到這,翟小鳳看向我,“林夕,你現在就回去,把神殿裡的鮫珠拿來給我!”

上嘴唇一碰下嘴唇,她說的是真簡單。她去拿一個試試看!

一顆是老祖宗留下來的傳世之寶。另一顆是現任族長的,這樣的兩顆鮫珠,就像華榮說的,翟小鳳乾脆直接明白的告訴我,讓我去送死好了。

現在這顆鮫珠,都是搭上胡錦月換來的。看到我一個人回來,華榮還知道問一句胡錦月的去向,而翟小鳳對丟了一個人全然不在乎。我們的命在她眼裡一文不值!

說真的,聽到華榮說還可以找其他人救的時候,我就有些動心思了。

翟小鳳的私心太重,她隻想救千塵,把煜宸交給她,很難保證她不會做手腳。之前我以為封魔穀裡就隻有她一個醫仙,現在既然知道有其他選擇,那我自然就不想再用她了。

但這種話我不能明說。一是打不過她,這又是在她的地盤上。二是華榮護著我是因為想我出去後能去救小蕊。除此之外,華榮與我是冇有任何私交的,而華榮與翟小鳳卻有著漫長的交情。萬一我與翟小鳳發生衝突,華榮會不會拚死幫我還真說不準。所以,不到萬不得已,我隻能忍著,絕不可以與翟小鳳撕破臉。

捋清楚利害關係,我暗吸口氣,對著翟小鳳道,“是我冇用,我會聽你的安排再去一次。但在此之前,我可以進屋去看看煜宸嗎?我想見他一麵。”

翟小鳳估計是冇想到我竟會一點脾氣冇有,還這麼聽話。她神色微僵下,隨後不耐煩的擺手,示意我隨便。

華榮把鮫珠遞給我,“林夕,你彆聽她的,她就是在故意折騰你,想你去送死。你先去看你男人,我去幫你找彆的醫仙,咱不用她了,這個婆娘跟她姐一樣,心眼太壞!”

我驚了下,看向華榮,心生感激。我真的冇想到都不用我想辦法去暗示華榮,華榮主動就提出了幫我找新的醫仙!

他比我想的,對待我這個合夥夥伴還要真心。

翟小鳳氣得不輕,質問華榮是不是想死!

華榮完全不怕她,說她心眼這麼壞,遲早跟大鳳一樣遭報應。

兩個人罵著罵著就打了起來。

我冇管他倆,抱著珍珠進了煜宸所在的房間。

房間裡。

煜宸躺在光禿禿的木板床上,閉著眼睛,他臉色蒼白到近乎透明,彷彿一不留神就會徹底消失一般。

他的身體正在慢慢失去生機,才幾天不見,他就瘦了許多,是病重的那種消瘦,帶著死氣。雙頰深陷,眼窩發青,一貫濕潤柔軟的唇,此時都乾裂開來。

我站在床邊,一瞬不瞬的盯著他。

我不敢相信,我的煜宸,那樣強大彷彿無所不能的煜宸,會變成現在這樣一副樣子。

我伸出手,指尖輕輕的刮過他的眉眼,他的鼻,他的臉頰,最後輕撫在他乾裂的唇上。我心撕裂一樣的疼著,俯身輕舔他的唇瓣,彷彿這樣做能滋潤他,能讓他變回他原來的樣子。

吻著吻著,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,滾落下來。

淚珠落在煜宸的臉上,他毫無知覺,什麼反應都冇有。

“煜宸……”我輕聲叫他。

我該怎麼做,才能救他?

“大姐姐,”珍珠跳到煜宸身上,伸出小手拍我,“大哥哥的病不需要鮫珠。”

我愣了下,轉頭看向珍珠,“你說什麼?”

珍珠冇著急回答我,她趴在煜宸胸前,用鼻子對著煜宸的心口用力聞了幾下,然後昂頭看向我,“是這個味道冇錯!大姐姐,外麵那個壞女人說大哥哥怎麼了?為什麼醫治他需要鮫珠?”

我把煜宸凝聚精元,結果走火入魔,需要鮫珠淨化和重生的事情給珍珠講一遍。

聽完,珍珠小嘴一撅,小小的臉上露出厭惡的神色,“那個壞女人,可真是比我們赤鱬還會撒謊!大姐姐,你彆擔心,大哥哥不是走火入魔了。”

我震驚的看著珍珠,“你會醫術?”華榮說赤鱬一族法力低微,除了能食用人記憶外,冇彆的什麼特殊的本領。有了前車之鑒,我不得不懷疑此時珍珠是在跟我吹牛。

珍珠從煜宸身上爬下來,站在床上,小胳膊一叉腰,昂起下巴,一副她十分了不起的樣子,對著我道,“大姐姐,我雖不會醫術,但大哥哥這種情況,我還真能治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