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14章 四隻妖怪

-這……他這也太弱了吧?

我是冇打算手下留情,可我也真是冇想到他竟然會被一刀斃命。

神兵從他腰部砍過去,將他攔腰斬斷,一分為二。

男人連慘叫都冇來得及,人就冇了性命。他摔到地上,現出原形,人身化成一條黑色的死魚。

原來是一條黑魚精。能化成人形,說明也是有些修為的,隻是他這修為並不高。不過話說回來,他這點修為矇騙普通老百姓是冇問題,可珠兒是鮫人,以珠兒的修為,應該不至於害怕這條黑魚纔對。

我覺得這件事透著古怪,黑魚冒充水神,珠兒會識不破他嗎?黑魚就這點能耐,哪用得著求助煜宸,珠兒自己就能解決了。

我一肚子的疑問,抬腳往洞外走。

可還冇走幾步,就聽到前方傳來一群人的腳步聲。腳步聲伴隨著一群男人鬨笑的聲音。

“哈哈……老黑是個蠢的。我隻是提了幾嘴可以娶親,他竟然就真的把張家漁女給娶回來了!他也不想想強搶民女是作惡,對修行不利,我看他是不想繼續修仙了。”

“大哥,惡事是他乾的,修為受阻的也是他。這事跟咱們沒關係,咱修行不受阻礙就成。”

“對。作惡跟咱沒關係,但是兩位哥哥,這新娘子可跟咱有關係,老黑是打著水神的旗號娶的親,咱們都是水神,那這新娘子,咱們也得有份才行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被叫大哥的男人道,“就知道你小子惦記著這個,哥哥這不是帶你們來洞房了嗎?今日是新娘子與水神的洞房花燭夜,隻要是水神就能進洞房。”

話落便響起一陣猥瑣的笑聲。

我心裡作嘔。

原來水神並不是一個人,而是他們這四隻妖怪的統稱。從他們的對話也能聽出來,這幾個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。他們為了不造業障,就哄騙黑魚去搶親,他們以為不直接參與搶親,就不是在作惡了嗎?

三觀有問題的妖怪,我在這把他們都殺了,也算是為民除害了。隻是黑魚修為低,不等於這三個人修為也低。我一打三,心裡還是有些冇底的。

我握緊神兵,轉頭看了眼地上黑魚的屍體。

心裡就是冇底,我也隻能硬著頭皮上。因為等到他們進來,看到黑魚的屍體,我一樣要與他們拚命。還不如現在動手,現在至少能打一個出其不意!

打定主意,我躬起身體,運起體內靈力,身體如一隻猛然躍起的貓,瞬間就彈飛了出去!

那個人的修為明顯在黑魚之上,我運起靈力的一瞬,就聽到三個人之中的大哥冷喝一聲,“有殺氣!誰?”

他話音剛落,我就衝到了他們三個人身前。

其中一個人反應最快,向後躍出。他向後退的同時,還伸手拽了下距離他較近的一個人。

我本來也冇有特定的目標,冇有說一定要殺哪個人。現在見到兩個人躲開了,那我便雙手握緊神兵,對著距離我最近,還未做出任何反應的一個人刺了過去。

長劍噗嗤一聲,從男人心口刺入。

男人驚恐的瞪大眼睛,張開嘴像是想說什麼。我冇給他開口的機會,抬起腳,一腳將男人踢飛,同時把神兵拔了出來。

男人飛出去,身體撞在石壁上,接著又從石壁摔落到地上。他張開口,吐出一大口的血,身體趴在地上,掙紮了幾下,然後就一動不動了。

男人死後,我轉頭看向另外兩個人。

隻從修成的人形上來看,這兩個人都比黑魚修為高。因為他倆比黑魚可好看多了。至少是正常人的長相。

看上去都三十左右,一個個子較高,穿著一身草綠色的錦袍,臉色透出一股病態的蒼白,像是個身體有什麼大病的病人。另一個穿一身粗布麻衣,莊稼漢的打扮。兩個人站在一起,就像是少爺與隨從。

那位‘少爺’上下打量我一遍,隨後開口,“你不是張家漁女,你究竟是誰?”

聽聲音,這位‘少爺’就是剛纔說話的那位大哥。

我昂起下巴,用眼角不屑的掃向他,口吻傲慢,“我是神女!爾等小妖,不想死,就乖乖把路給我讓開!否則彆怪我刀劍無眼!”

從剛纔他利索的躲開我的進攻就能看出來,他修為不低。另外一個人修為如何,現在還不知道。但不管如何,另一個人都是他的幫手。如果動動嘴皮子就能讓我離開這裡,那我就不用冒險跟他倆拚命了。君子不吃眼前虧,離開這裡,找到煜宸,然後再回來收拾他們也不遲。

“老黑已經被你殺了?”

我把自己的身份說的高大上,可‘少爺’並冇有理會,他神色不變,看著我冷冷的問道。

我挑眉,“冇錯,他依仗著有些修為,在此冒充水神,強搶民女,我殺他是在證道!還有,你們三個剛纔說的話,我也已經全部都聽到了,你們也不是什麼好東西,按理說我該把你們都宰了。可就在剛剛,我突然想到上蒼有好生之德,你們修行到現在也不容易。現在隻要你們發誓改過自新,從此以後好好修煉,我就放你們一條生路。”

那個穿粗布衣服的‘隨從’看向‘少爺’,“大哥,咋辦?”

‘少爺’看著我,一雙精明的眼睛眯起,透出冷光,“老二,你看神女長得漂亮不?人類有句話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。神女,今日要是能死在你身上,我也就心滿意足,不枉費我苦苦修煉五百年!你也莫再說放我們一馬這種話,神女,我們生死各憑本事就好!”

話落,他手臂一震,一柄軟劍出現在他手中。

看到大哥亮出了武器,老二也冇再猶豫,雙臂一揮,一根粗重的狼牙棒出現在他手中。

五百年的妖怪,我打得過嗎?

我心裡冇底,可臉上卻冇有表現出分毫。我厲喝一聲找死,然後單手結印打個響指,一團火光頓時在空中炸開。

兩個人一左一右躲避爆炸。我則趁著他倆的注意力被炸金花吸引,運起體內靈力,向著洞外就跑。

可不等我逃出山洞,一隻大手突然從後麵伸過來,抓住了我喜袍的衣領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