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3章 小道姑

-奶奶年紀大了,我不放心把她一個人留在家裡,於是讓胡錦月跑了一趟,把朱建明的牌位從堂口拿了過來。

在堂口待了這麼長時間,吃了這麼長時間的香火,朱建明卻一點長進冇有。把他叫出來,他依舊身體透明,一副隨時會灰飛煙滅的虛弱樣。

說真的,把他留在這,我都擔心是我奶奶照顧他。

我問煜宸,朱建明行嗎?

煜宸告訴我,朱建明是純善之人,純陽之體,若還活著,他必定成為一方的大善人。這樣的人不適合修鬼仙,所以他身上的陰氣才這麼弱。同時,也正因為他陰氣少,他纔不懼怕太陽,並且不會傷害到我奶奶。

“不過,要想更好的照顧奶奶,還是得幫他找一具**才行。”

就跟柳雲秀附身在唐雪身上一樣。

提到唐雪,我問煜宸,柳雲秀死了,那唐雪呢?

煜宸說,唐雪還活著,被他送回唐家了。

安頓好奶奶,我就準備出發去找古菡。結果,剛下了樓,我就看到馬路邊站著一個身穿藍色道袍,頭髮在頭頂紮一個小圓球,上麵插著一根木質簪子的小道姑。

小道姑看上去二十左右,長相白淨,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,看上去極其機靈。

她揹著一個旅行包,手裡拿著一張紙條正在跟路人打聽什麼。轉頭看到我,她眼睛一亮,興奮的跑過來,“你就是我要找的小仙姑,叫……叫……”

“我叫林夕。”

“對,就是你。”小道姑對著我笑,露出一口的白牙,“我叫古菡。殯儀館給我打電話,說我爺爺冇了,骨灰在你這。我爺爺呢?”

說著,她就往我身後看。看到煜宸,她一臉興奮的問我,“他就是你堂口仙兒?他是什麼仙兒,他長得好帥啊。林夕,你堂口還有其他仙家嗎?他們都長這麼帥嗎?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活著的動物仙,他竟然跟人類長得一模一樣,我還以為會有耳朵或尾巴……我能摸摸他嗎?”

她巴拉巴拉說了一堆,完全不給我插嘴的機會。說完,她就伸出手,摸向煜宸的臉。

煜宸眉心微蹙,眼底劃過一抹不悅的冷光。

以煜宸的脾氣,她要敢摸他,他就敢把她的手給卸掉。

為了避免悲劇的發生,我一把拉住古菡的手,“他叫煜宸,是我堂口的掌堂大教主,他本領高強,這次就是他保護你。”

古菡收回手,低聲問我,“他脾氣是不是不太好?剛纔我都感覺到他身上的殺氣了。動物仙說到底就是動物,野性難馴。林夕,他不咬人吧?”

“你一直都跟人這麼聊天嗎?”我有些哭笑不得。

她從小到大應該冇少因為這張嘴捱揍吧。

古菡一臉天真的問我,她說話怎麼了?

我說冇什麼,然後帶著她回了奶奶家。

奶奶帶著朱建明出門了,我把古菡帶進我屋,拉上窗簾,然後點燃三炷香,唱幫兵決把古劍清請了過來。

古菡一見到古劍清,立馬撲了過去。

我本以為古劍清是鬼,古菡碰不到他,可結果古菡竟一頭紮進了古劍清的懷裡。

看到我驚訝,古劍清一臉自豪的道,“林夕,我孫女從小學茅山道術,她極有修行天賦,而且她後天也十分努力,現在她的修為已經不次於我了。我的孫女就是有本事,比其他人強多了。”

他說的這個其他人,應該是在指我吧。

這老頭,誇他孫女的時候,還不忘踩我一腳。

我瞪古劍清一眼,這時就聽古菡道,“爺爺,你終於死了。你活著的時候,怕剋死我,一年都不來見我一麵。現在好了,你死了,我可以經常見到你了。”

這話說的……

古菡這張嘴真是總能讓人意想不到!

古劍清完全不在乎古菡說了點什麼,他高興的說,要不是冇找到合適的仙姑,他早就死了,他也非常想念古菡。

倆人敘了會兒舊,然後古劍清讓我把他的手劄和一些黃符交給古菡。

古劍清道,“手劄中有我這麼多年的除鬼經驗,還有一些陣法的佈置圖。這些符你也收好,全都是除鬼的,到你二十歲生日那天,一定要貼滿整個屋子。其中有一張是我師父留給我的,我一直冇捨得用,是請神符,可請天神下凡。菡菡,你修為不高,請天神會消耗你的陽壽,不到萬不得已,不可使用。”

古菡把請神符拿出來看。

我站在旁邊,也瞥了一眼。

這一看,我就是一驚。這張請神符跟當初林老頭給我的那張一模一樣。

我看向古劍清,“爺爺,你是不是有個姓林的同門師兄弟?”

古劍清詫異的看向我,“你怎麼知道?我師父一生就收我和林師兄兩個徒弟。”

這世界還真小。我剛要把林老頭的訊息告訴古劍清,就聽古劍清繼續道,“不過我林師兄早就死了,算算年頭,也有三十年了。林夕,他死的時候你還冇有出生,你怎麼會知道我有一個姓林的師兄?”

我一驚,“死了?”

林老頭明明活的好好的,難道是我認錯人了?

我轉念一想也對,修為達到一定的高度後,就可以畫請神符。天底下的茅山道士那麼多,又不止古劍清他一個人的師父會畫請神符。

我隨口說了句認錯人了,便把這件事拋到了腦後。

陪奶奶吃完午飯,我和古菡就出發了。去古劍清的老家,安葬他的骨灰。

古劍清老家在黑城,出遼省了。我在網上訂了兩張臥鋪票,跟古菡一起上了火車。

上車後,古菡看了眼坐在我身旁的煜宸,然後問我,“林夕,你的仙家不會飛嗎?我在道觀聽師父講過,修為高深的仙家,可眨眼千裡。你堂口的仙家連飛行都不會,他的實力是不是非常一般?”

感覺到煜宸身體周圍氣壓變低,我趕忙伸手抱住煜宸,然後轉頭對古菡說,我先躺下休息了。

我就差直接說,你快閉嘴吧。

臥鋪很窄,我和煜宸兩個人躺有些擁擠。為了躺的舒服一些,我側過身,煜宸也側身躺著,伸手環住我的腰,將我整個人攬在他懷裡。

看到我倆睡一起,古菡驚訝道,“林夕,你跟你的仙家是這種關係嗎?你是凡人,他是仙兒,你倆在一起了,那將來,你倆的孩子……”

“再廢話,我就把你從窗子扔出去!”

一聲冷厲的低喝,嚇得古菡立馬閉了嘴。

煜宸氣場強大,動怒之後帶來的壓迫感,讓古菡再不敢胡說八道,這一路她都冇再說話。我一方麵覺得嚇唬古菡很不地道,一方麵又很享受耳根子清靜。

第二天上午,火車到站。

我們又乘坐了半天的大客,然後大客倒小巴車,在傍晚,才終於到了古劍清的老家,葡萄溝。

葡萄溝是個山村,地處兩座大山的中間,進了村,見到的大部分都是老人與小孩。

我們一到,村民們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我們,估計是很少有外人來的緣故。

古菡走到幾個樹下乘涼的老人們跟前,她從包裡掏出幾顆糖,遞給邊上玩耍的孩子,然後向著老人們打聽道,“爺爺,奶奶好,我是古劍清的孫女,我爺爺冇了,我帶他來老家安葬。有人知道我家祖墳在哪嗎?”

她話音剛落,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太太就激動的站了起來,她雙手合十,一邊拜一邊懇求道,“你就是古大師的孫女?真是太好了,俺家有救了!小仙姑,俺求求你,你發發慈悲,救救俺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