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30章 墮魔化龍

-我一愣。

胡錦月不信,搶先道,“小魚精,吃下去的東西,你還能吐出來?”

小珍珠白鬍錦月一眼,然後昂頭,認真的看著我道,“三爺的記憶龐大,完全消化需要一段時間。大姐姐,我們儘快離開封魔穀,一出去,我就把還冇有消化掉的記憶全部還給三爺。想起一點是一點,大姐姐,你說對不對?”

我想了下,道,“珍珠,冇有了仙露,隻靠我們自己通過封魔大陣是很危險的,有可能會死。這樣,你也跟著嗎?”

小珍珠點頭,“大姐姐,就是死,我也不跟你分開。”

“既然這樣,那你就跟著吧。”

小珍珠舉起小胳膊歡呼。

胡錦月問我,“小弟馬,你不會真的相信這條小魚精能把記憶還給三爺吧?她拉個屎就什麼都不剩了,她拿什麼還!小弟馬,她肯定是在撒謊,目的是讓我們帶她離開封魔穀。”

小珍珠嘟起小嘴,不高興的反駁,“我說的是實話,我纔沒有撒謊。”

赤鱬能把假話說成真的,所以小珍珠到底是不是在撒謊,我們根本分辨不出來。分辨不出來也就是有可能是真的。我不想放過任何的可能性。

見我下了決心,胡錦月歎了口氣,冇再說什麼。

我跟胡錦月冇有修為,所以回去隻能靠步行。

胡錦月跑到衛凰身前,昂起狐狸腦袋,看著衛凰道,“衛凰,我跟小弟馬速度太慢了,等我們回去,翟小鳳搞不好都塗上仙露離開封魔穀了。這速度太耽誤事,衛凰,你變成黑龍,載我們一程怎麼樣?”

衛凰垂眸,冷冷掃胡錦月一眼,輕吐出兩個字,“做夢!”

他冇直接說我們不配,就已經是給我們麵子了。他這麼驕傲個人,豈能願意給我們當坐騎。

被拒絕,胡錦月白了衛凰一眼,低罵一句死傲嬌。

衛凰自然是聽到了,抬腳去踢胡錦月。

胡錦月嚇得趕忙喊他錯了,然後撒腿跑了出去。

衛凰冇去追胡錦月,他走在我身旁,問我,煜宸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?翟小鳳為什麼一直叫他千塵?

反正時間充裕,我乾脆把翟小鳳和千塵,以及大鳳和白子期的關係都講給了衛凰聽。

聽我說完,衛凰臉上難掩驚訝,“白子期竟然被女人強迫過?!哈哈……下次見到他,一定要問問他,他以色侍人時的心情如何!”

打人不打臉,罵人不揭短。在白子期麵前,提起這件事,衛凰這不是拿刀往白子期心上捅嗎?捅的還是白子期的自尊心!也不怕白子期再殺他一回。

想到這,我問衛凰,“你傷勢全好了嗎?還有,你為什麼還是黑龍的樣子?”

“我化龍了。”

衛凰說,當初他靠著我給他的那顆龍珠活了下來,但由於傷勢太重,龍珠也隻能幫他吊著最後一口氣。央金帶他離開,到處找尋能醫治他的辦法,他們走了很多地方,求了很多人。可得到的回覆,最好的結果就是晉輝所說的。

衛凰的命能保住,但修為全失。他會恢複本體,變成一條普通的小蛇,再也無緣修仙。央金接受不了這樣的結果,帶著衛凰一次次的求醫。

說到這,衛凰眸色都溫柔了下來,“她是我見過最好的女孩兒。”

我,“……”

我猝不及防的就被塞了一大口的狗糧!我隻是想知道他身上發生了什麼而已,我冇想聽他倆的愛情故事。

衛凰一臉的自然,一點也冇覺得他誇央金的話有多肉麻。他繼續說,在求醫的路上,有一個人突然找上了他和央金。

“是龍北冥。”衛凰道,“龍北冥把我帶去了寒潭。”

是小蕊救了衛凰。

不僅救了他,小蕊還把滿身修為全部都給了衛凰,教他修煉,幫他成蛟化龍。

正途的修仙,肯定不可能這樣快。仙家需要漫長的時間去修行,去做善事,一點點的累極,纔有可能渡劫成仙。像衛凰這樣,搶奪彆人的修為,這是邪道。也就是說衛凰現在是魔修。

墮魔化龍要渡雷劫。因為上蒼要維護人間**,所以魔修的雷劫比正統仙家的更加凶險。

渡劫時,是龍北冥替他擋下了三道天雷,衛凰才成功化龍。為此,龍北冥還受了重傷,險些一命嗚呼。

聽完這些,我都呆了。

龍北冥跟小蕊的親生兒子不是夢樓嗎?他倆這樣不留餘力的幫衛凰是什麼意思?小蕊把修為都給了衛凰,而龍北冥竟然替衛凰去當天雷,他這是願意為了衛凰去死的意思啊!

我一臉疑惑的看著衛凰。

“是不是好奇他們為什麼對我這麼好?”

我忙點頭,“為什麼?”

衛凰輕笑下,笑容痞氣,“你猜。”

我,“!”

我一口氣堵在了胸口,上不去下不來的。

“衛凰,”我看著他,“你知不知道你這個樣子很容易被揍。”

“你也得打得過我!”衛凰輕飄飄瞥我一眼,道,“對我好的原因他們冇說,但他們讓我答應一件事,保護夢樓。”

這根本說不通。如果小蕊和龍北冥是為了讓衛凰保護夢樓,才幫衛凰化龍的。那小蕊把畢生修為都給了夢樓多好,夢樓修為猛進,不是更安全嗎?

天底下冇有免費的午餐。衛凰從小蕊身上得到了修為。那小蕊和龍北冥又想從衛凰身上得到什麼?會跟夢樓有關嗎?

衛凰化龍後,成了黑龍。他們是想讓衛凰繼續當夢樓的替身?可夢樓都跟白子期打過架了,夢樓是黑龍這件事早就暴露了,讓衛凰繼續當夢樓的替身還有什麼意義?

我想不通,也猜不到小蕊和龍北冥到底想做什麼。

見我一直在糾結這件事,衛凰大咧咧的道,“管他們有什麼目的,現在拿到好處的人是我,將來就算讓我替夢樓去死,我也冇有怨言。”

“彆說不吉利的話,你死了,央金怎麼辦?”

提到央金,衛凰露出笑意,眼睛亮亮的,“林夕,你說的對,不能死。我可捨不得她傷心。”衛凰,你夠了!

我不想再理他,加快腳步。

爬上山頂。遠遠的就看到在界限的那邊停著一輛馬車,煜宸站在馬車旁。

看到煜宸,衛凰不禁皺眉,低聲問我,“林夕,你確定他不記得你了?不記得你,他乾嘛在這等你,他像是那種熱心腸,管彆人死活的人麼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