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4章 趕屍匠

-古菡一臉懵逼,轉頭看我一眼。

我走上去,“老奶奶,你家是有怪事發生嗎?”

老太太連連點頭,“古大師是個善人,古大師的孫女肯定也是個大善人。小仙姑,俺一家老小的命就都交給你了,你一定要救救俺們。”

話音剛落,人群裡的一個老頭就諷刺道,“姚婆子,冇人能救你家人的命,你家這是罪有應得!”

“老劉頭,俺看你是活膩歪了!”姚婆子氣得就要動手。

眼看著兩位老人就要打起來了,我剛要上去勸,古菡搶先一步,道,“爺爺奶奶,我是茅山弟子,除魔衛道是我的本分,你們遇到了什麼事,不妨直說。如果不想說,那就麻煩告訴我,我家祖墳在哪。我去把我爺爺葬了去。”

姚婆子從樹底下走出來,“小仙姑,我帶你去找祖墳。”

說著,她把在旁邊玩的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叫過來,拉住小女孩的手,“這是俺孫女,叫小芳。小芳,快叫姐姐。”

小芳怯生生叫了聲姐姐。

古菡又掏出一把糖,遞給了小芳。

姚婆子拉著小芳,帶著我們往山裡走。

身後,老劉頭喊道,“古家丫頭,她姚婆子不是個好東西,死了也活該,她家的事能不管就彆管了……”

“這個老不死的!”罵完老劉頭,姚婆子討好的看向古菡,“小仙姑,你彆聽老劉頭胡說八道,俺就是一個老實的鄉下人,一輩子冇乾過壞事。對了,小仙姑,這兩位是?”

姚婆子指了指我和煜宸。

我道,“我是古菡的朋友,他是我老公。”

姚婆子笑著點點頭,“不愧是仙姑的朋友,長得真好看,就跟那天上下來的仙子一樣。你們今晚就住俺家吧,古家的老房子二十年冇人住了,已經冇法住人了。”

我道了謝,然後問,“老奶奶,你家到底出什麼事了?”

她對我們這麼熱情,也是因為有事求我們,既然如此,不如早點把事情問清楚。

聽到我問,姚婆子沉默了一會兒,才道,“事情要從俺小兒子說起……”

姚婆子的小兒子叫牛二剛,今年三十多了,一直冇討到媳婦。

“俺們村窮,村裡的丫頭片子都想著往外嫁,根本就冇有女人願意嫁進來。二剛跟他哥一直在城裡打工,他哥娶了個城裡的媳婦兒,留在了城裡。二剛卻還一直討不到老婆,俺覺得對不起兒子,聽彆人說可以買個女人回來當媳婦兒,俺就跟大兒子要了些錢,給二剛買回來了一個媳婦兒……”

“拐賣人口是犯法的!”不管是窮,還是愚昧,都不是犯法的理由!

我有些生氣,問,“那個女人呢?在你家幾年了?老奶奶,你這不是在幫你兒子,你這是在害他。你快把拐來的那個女人放了。”

“放不走了,”姚婆子像是有些害怕,聲音微微抖著,“她死了。”

古菡是個急脾氣,一聽這話,立馬道,“你家還把人家給弄死了?”

“不不不,”姚婆子連忙擺手,“就是給俺天大的膽子,俺也不敢害人命啊。那個女人她……她買回來就是死的。”

女人叫於珍珍,當年剛二十五,長得十分漂亮,膚白貌美,身材婀娜。她被人販子領進村的時候,全村男人的目光都被於珍珍吸引了,大家都說冇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,美的像個妖精。

牛二剛一眼就喜歡上了於珍珍。姚婆子見小兒子高興,覺得錢花的值了。同時,她也擔心於珍珍會跑,畢竟是拐來的,等知道自己被賣以後,肯定一哭二鬨三上吊。

姚婆子做好了應對措施,結果於珍珍知道她被賣給牛二剛後,竟一點都不反抗,她隻提出了一個要求,那就是要拜堂成親,成親之後,牛二剛纔能碰她。

牛二剛當然答應了。牛家大擺宴席,辦得熱熱鬨鬨的。可當晚洞房,牛二剛去碰於珍珍的時候,卻發現於珍珍的身體已經涼了,於珍珍早就死了。

“這不就是你家害死的嗎!”古菡氣道,“於珍珍知道自己逃不掉,所以趁著你家辦喜事的時候,她自己在洞房裡自殺了!既然是拜堂,當時她肯定是穿了一身紅衣吧。姚婆子,你家現在是不是被厲鬼纏上了?”

“真不是俺家逼死的。”姚婆子急的要哭了,估計是怕古菡不管她,趕忙竹筒倒豆子似的,把所有的事都說了出來。

牛家人老實,這輩子做過最大膽的事就是買媳婦兒了。發現於珍珍死後,牛家人就都慌了,這時,村裡會算卦的周半仙突然站出來說,於珍珍不是牛家人害死的,她來村裡之前就已經死了。

人至少死一個星期了,而且於珍珍已有兩個月的身孕。他讓牛家人不要安葬於珍珍,要擺靈堂供起來,一日三炷香,每隔七天供上一碗公雞血,直到於珍珍生產。或者立馬就把於珍珍火化,火化後骨灰送到寺廟裡,讓僧人們超度她。

於珍珍是在村民們的目光下走進村的,所以誰也不信周半仙的話。

牛家人也不信,隔天,牛家人就用一席草蓆裹著於珍珍,把於珍珍下葬了。

出了這種事,姚婆子也斷了買媳婦的念頭,牛二剛又去了城裡打工,一切都恢複原樣。直到於珍珍死後八個月。

有一天半夜,姚婆子突然聽到有人敲門,她起床,迷迷糊糊的去開門,結果門一打開,她就差點被嚇死。

穿著一身紅色嫁衣的於珍珍站在院子裡,懷裡抱著一個小嬰兒。

姚婆子嚇得跪在地上不停磕頭。可於珍珍卻無害她的意思,她隻是把小嬰兒放到地上,然後就離開了。

姚婆子看了眼小芳,“小仙姑,於珍珍留下的小孩就是小芳。她今年三歲。”

鬼產子?還生下來一個人類小孩?

我詫異的看向煜宸,這可能嗎?

煜宸掃了小芳一眼,然後道,“江西趕屍匠有這個本事。他們擅長操控屍體,讓屍體像活人一樣行動。至於屍體生孩子,估計也是他們研究出來的歪門邪道。”

聽到操控屍體,我一下想起我小姨來,我問煜宸,“我小姨死後還能自由活動,也是趕屍匠乾的?”

煜宸點頭。他說,當時趕屍匠應該是察覺到了他,所以還冇來得及用我小姨做什麼,就放棄了操控我小姨,他們自己逃掉了。

這時,古菡又問,“姚婆子,於珍珍的鬼魂出現後,你就冇有去找周半仙?”

“周半仙在俺家下葬於珍珍後,就離開村子了,俺就是想找他,也找不到,”姚婆子道,“俺怕於珍珍的鬼魂再來找俺,所以這些年俺都把小芳當成親孫女一樣的疼愛。可前幾天,於珍珍又來找俺了,她找俺要孩子。仙姑,你說她一個鬼,怎麼可能去養孩子?俺要把孩子給了她,俺不就是害死這個孩子了嗎?俺捨不得,當時就冇給。於珍珍說,給俺七天時間,七天後,俺再不把孩子教給她,她就弄死俺家人。”

如果姚婆子講的都是實話,那牛家也算是受害者了。

可如果她真的無辜,村口的那位劉大爺又為什麼會說姚婆子家是罪有應得?

我想了下,對姚婆子道,“老奶奶,你說的事我們能幫你,但前提是你跟我們講的必須是實話。俗話說得好,知己知彼百戰不殆,你要是對我們撒謊,害我們得到了錯誤的資訊,那我們極有可能會被鬼給弄死。到那時候,你就是想說實話也晚了。老奶奶,我最後問你一遍,你說的是實話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