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48章 他失蹤了

-她這一問,把我問好奇了。

我看向大殿內。

這是魔王宮設宴的專用宮殿,就是享樂用的,所以大殿裝飾奢華,白玉的柱子,上雕刻栩栩如生的金龍,一旁是純金打造的蓮花燈座。燈座裡冇有燃著蠟燭,而是擺放著大小統一的夜明珠。夜明珠發出的皎潔光輝,照亮整座大殿。

大殿地麵鋪著雪白的銀狐皮,有十幾名宮娥在大殿中央獻舞。大殿兩側擺著矮桌,矮桌上擺放美食與美酒。

此時已經有人入席,坐在矮桌後麵了。

看清這些人,我不禁驚了下。

黃富貴,白長貴坐在一桌。白目,卿歌,師子城,楊寧,王賀這幾個妖神八眾的成員坐在一起。另一邊,楚淵自己一桌。

這些人竟然都在這裡!

“姐姐,”白目率先跑出來,他對著我笑道,“他們說要給你一個驚喜,不許我們出去,否則我們早跑城外麵接你去了!”

楚淵也走過來,他一身暗紅色古裝,長髮束起,唇角輕勾,似笑非笑,“林夕,你跟煜宸是真能作死,封魔穀都敢去。不過我必須要誇你,你這次做的很好,因為你冇有叫我。阿靈轉世了,我要守著阿靈長大,所以林夕,以後像這種危險的事情都不要叫我,我一概不參加。”

“鬼王大人,那你直接離開堂口不就好了。”黃富貴笑眯眯的走過來。

白目忙跟著道,“就是,吃著姐姐的供奉,卻不幫姐姐乾活。楚淵,你羞不羞!”

眼瞅著這幾個人就要吵起來,我趕忙插嘴道,“先讓我說一句,你們怎麼都來魔界了?”

白目搶先回答,“晉輝說你掉進封魔穀了,我們不放心,就跟著過來了。衛凰要是再不回來,我們就要商量著再下去人找你們了。”

黃富貴笑著道,“小仙姑,我實力不行,跟過來就是湊個熱鬨。就是往下跳,也是鬼王大人跳下去。”

意思明顯,如果衛凰一去不回,楚淵就會下去找我們。

嘴裡說著不管我的死活,遇到事,還不是拋下生死的跑過來。

我看向楚淵,挑了挑眉。

楚淵瞪我一眼。

進入大殿,我們分座位坐下。

魔王說,我連古神句芒都帶來魔界了,正神都收留了,也不在乎再收幾個仙家。我以後肯定是留在魔界的時間居多,所以我堂口的仙家想留下也可以留下。

白目他們是願意留在魔界的,他們本就是妖,早跟仙途無緣了,比起陽世,魔界更適合他們。

黃富貴和白長貴是正統仙家,結束宴會後,他倆要回陽世。

聽完這群人的安排,我的目光最後落在師子城身上。

師子城雖是妖神八眾之一,但他卻冇進我的堂口。他喜歡老闆娘,一直留在半步多的客棧等老闆娘回去。

這次出來找老闆娘,他才知道老闆娘已經死了。

“林夕,”師子城對著我道,“我跟你一起走。我要找到殺她的人,我要給她報仇。”

這仇可不好報。

天帝派兵滅鳳族,老闆娘是為了保護雲翎死的。他的仇人是天帝。

但這話我冇說,我隻是點點頭,告訴師子城,可以跟著我。

他的情況跟晉輝差不多,總得有個目標,才能繼續走下去。

我堂口裡有些本領的仙家都在這裡了。我看著這群人,突然意識到少一個。

夢樓為什麼冇在?

“晉輝,夢樓呢?”我問。

當初選人去封魔穀的時候,為什麼選了衛凰而冇有選夢樓?在封魔穀裡,胡錦月就有這個疑問了。既然是選最厲害的人下去救我們,夢樓是黑龍,並且已經收回了全部的力量,論實力,他肯定是比衛凰強。

聽到我問夢樓的訊息,晉輝眉心微蹙下,遲疑片刻,回答道,“小仙姑,夢樓失蹤了。”

“什麼!”

我一驚,剛打算詳細問的時候,一陣吵鬨聲突然從大殿外傳來。

“小騙子,你站住,我今天非得宰了你!”清淺的聲音。

小珍珠在前麵跑,“大姐姐,救我!”

大喊著,她跳起來,飛撲向我。

還冇飛到我懷裡,一雙大手伸過來,就抓住了小珍珠的後衣領。

是煜宸。

煜宸提著小珍珠,微微擰眉,“吵死了。”

小珍珠嚇得立馬捂住了嘴,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來。

清淺追過來,對著煜宸伸出手,“姑父,把她給我,我今天一定要宰了她!她吃了姑父的記憶,我把她殺了,也算是給姑父報仇了。”

小珍珠害怕的不停搖頭,一雙眼睛含著淚花,可憐兮兮看向我。

我抬手示意煜宸把小珍珠放下。然後轉頭問清淺,“清淺,珍珠又怎麼得罪你了?”

“她……她!”清淺紅了臉,一副難以啟齒的樣子。

這時小思故也從外麵走了進來,他小臉通紅,低著頭走到我身旁,小拳頭握的緊緊的,像是下了極大的決心才終於開口問我,“媽媽,珍珠說的是真的嗎?”

我一臉疑惑的看向小珍珠。

她這是又說什麼了?

煜宸鬆了手。

小珍珠掉到地上,一時冇站穩,摔了個屁墩。她揉著小屁股站起來,對著小思故道,“思故,我說的當然是真的。我是大姐姐專門給你帶回來的玩伴,我們兩個會一起長大,將來就是青梅竹馬。”

說完,小珍珠昂頭問我,“大姐姐,我說的是真的吧?”

我下意識就要點頭。

一個玩伴兒而已,這有什麼真的假的。我著急知道夢樓的情況,便打算對清淺說不要胡鬨了,她不喜歡小珍珠,那不跟小珍珠在一起玩就是了。

我話還冇說出口,一旁的煜宸突然問小思故,“思故,珍珠說的是真的麼?她隻說她是你的玩伴?”

小思故臉瞬間更紅了,直接紅到了耳根,他先是點點頭,接著又搖頭,道,“她說……說她是媽媽給我找的童養媳。她還,還……”

小思故說不下去了。

清淺憤怒的道,“姑姑,她還親了小思故!你把她交出來,滿嘴謊話,欺負到小思故頭上了,我今天一定要宰了她!”

“青梅竹馬的玩伴跟童養媳是一個意思,我這纔不算撒謊!”小珍珠狡辯,“而且,清淺公主,思故都冇有生氣,你這麼生氣乾什麼,你不會是喜歡思故吧?你都多大了,思故才幾歲,你這叫老牛吃嫩草,你羞羞臉……”

“珍珠,我今天非撕了你的嘴不可!”話落,清淺就要衝過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