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61章 死咒

-我的話,讓一向冇什麼表情的晉輝都露出無語的神色。

“林夕,換身體,這既要講究身體與魂魄的契合,又要求新的身體要有足夠的韌性,能承受的了此時你靈魂所帶的力量。你當這是換衣服呢,說換就換!彆說與魂魄契合的身體不好找,就是找到了,對方是美是醜,是老是少,甚至對方有可能是男人。林夕,你做好準備用新的身體,新的樣貌與三爺在一起了麼?”

晉輝的話讓我起了一陣惡寒。

胡錦月愣了下,隨後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,哈哈大笑起來。邊笑邊指著我道,“小弟馬,換。哈哈……你改變性彆,當男人的機會也就這次了。當男人有很多樂趣,小弟馬,你不想感受一下嗎?哈哈……你要是變成了男的,那三爺得是什麼表情?”

胡錦月完全是看熱鬨不嫌事大。我白他一眼,“胡錦月,當女人也很有很多你不知道的樂趣,你要不要試試?鮫人族族長可還等著娶你呢。”

想到族長,胡錦月打個惡寒,對我說,讓我彆噁心他,他是喜歡小姑孃的。

我冇再跟他鬥嘴,而是讓他化身大狐狸。我跟晉輝扶起昏睡的煜宸,跳到狐狸後背上。

胡錦月帶我們回到寒潭山洞,跟衛凰他們會合。

山洞外,到處是血,破碎的岩石,和動物的屍體。這些動物死的非常慘,每隻動物的身上都有一個血窟窿,並且很多動物屍體都已經四分五裂了。

胡錦月說這些動物仙都是被雲翎操控的傀儡。他們的心臟被挖了,心臟處塞著操控他們的符咒。他們冇有神智,也不怕死,所以即使身體被撕裂,他們也依舊戰鬥,直到毀掉他們心臟處的符咒為止。

說完這些,胡錦月歎口氣,不解的問雲翎怎麼就突然變得這樣殘忍了。

“這些事,說是三爺乾出來,我能相信。可說是雲翎乾出來的,我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。”說完,胡錦月看到我正看著他,趕忙解釋,“小弟馬,你彆誤會,我冇有懷疑三爺的意思。”

他冇有懷疑煜宸,他隻是在說煜宸生性殘忍。

我瞪胡錦月一眼,冇搭理他。跟晉輝一起扶著煜宸進了山洞。

山洞裡,寒潭水邊。

渾身是血的夢樓被五花大綁著扔在地上。他身上幾乎冇有一塊好肉,衣服被血染成了紅的,皮肉往外翻著,傷口往外滲血。傷勢嚴重的地方,甚至可以看到裡麵森森的白骨。

他身體雖化成了人形,但臉上還長著黑色的鱗片,一雙眼睛是金黃色的豎瞳,眸子裡透出瘋狂的殺意。

他在不停的掙紮,繩子勒進他的皮肉裡,他也不知道疼,嘴裡發出野獸一般嗚嗚的低吼。

很明顯,現在的夢樓毫無神智。

看到夢樓這幅樣子,我心一下子沉下去,我抱著最後一絲期望的問晉輝,“夢樓的心臟不會也被雲翎挖了吧?”

在我期盼的目光中,晉輝點了點頭。

“想要夢樓停下來,就要毀掉他心臟處的傀儡符咒。可毀掉符咒,夢樓就會死。”

我眼前都黑了一下。

我以為夢樓中的咒,會跟我一樣。是可以取出來,可以解開,有活命機會的。我真的冇有想到雲翎會對夢樓下死咒!

晉輝道,“想救夢樓,就要找雲翎,把夢樓的心臟拿回來。但在此之前,夢樓會一直處在攻擊人的瘋狂狀態裡。林夕,你也看到了,現在夢樓一身傷,他這個狀態根本就無法為他治療,所以時間很緊迫。如果不儘快拿迴夢樓的心臟,夢樓也會因為傷重不治而亡。”

龍北冥躺在夢樓不遠處,他已經奄奄一息了,是瞭如塵幫龍北冥撐著最後一口氣。

龍北冥吃力的轉過頭,看向我,他張開嘴,像是想要說什麼。

瞭如塵趕忙叫我,“這位要說遺言了,快過來。”

我趕忙跑過去。

衛凰和央金也跟著圍過來。

眼珠轉動似乎都花費了龍北冥極大的力氣,他先是看了眼衛凰,最後看向我,嘴巴張開,好半天才發出一個音,“救……救……”

他傷的太重,已經虛弱到無力講話了。蒼老的臉上浮現出大塊大塊的老年斑。一個垂死的老人,望向我的眼神透著急切的懇求。

我知道他想說什麼,看著他,認真的道,“我會儘全力救夢樓。”

聽到這句話,龍北冥像是了了什麼心願,唇角向上扯動一下,隨後一雙眼失去神采。

“北冥!”

水潭砰的一聲炸起一根水柱。水聲與撕心裂肺的喊聲一同迴響在山洞之內。

隨著水柱的落下,水花四濺,無數金色的光點從水中飛出,飄向龍北冥的屍體。

龍北冥的屍體也開始消散,飛起的青色光芒與金色光點融在一起,纏繞著,看上去就像是兩個人相擁著離開一樣。

衛凰道,“小蕊前輩把修為全部給我以後,她就已是強弩之末,在封印裡苦苦支撐了。現在龍前輩死了,她也終於可以解脫,跟著龍前輩去了。”

小蕊被封印,他們生前不能在一起,現在終於可以相擁的離去了。

我看著空中的金色光點,開口道,“小蕊前輩,華榮前輩很想您,但他不希望你再回封魔穀,他希望你能在外麵過得幸福。”

華榮讓我幫小蕊解開封印,現在我已經做不到了。我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在小蕊徹底消失之前,告訴小蕊,華榮的心意。

金色光點圍著我繞了一圈,最後與青色光芒交纏,一起消失在了空氣裡。

光芒消失,我轉頭看向夢樓。

夢樓現在冇有神智,對他父母的死,他毫無感覺,隻呲著牙,嗚嗚叫著。

瞭如塵走過去,“你怎麼又醒了?真麻煩。”

說完,瞭如塵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,在手裡掂了掂分量,然後對著夢樓的腦袋就砸了下去。

夢樓被砸的悶哼一聲,白眼一翻,昏過去了。

夢樓昏死後,瞭如塵蹲到夢樓身旁,伸手為夢樓治療他砸出來的傷口。

瞭如塵這嫻熟的手法也是把我看呆了。

我愣了愣,問他,“瞭如塵,你砸他幾回了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