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7章 龍家

-煜宸身體繃的緊緊的,周身上下浮動著一層陰冷的殺意。我見過煜宸動怒的樣子,但卻是第一次見到他殺氣外露。

就像,他跟這個叫楚淵的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。

楚淵根本冇把煜宸的威脅放在眼裡,他一臉的無害,似笑非笑的道,“蛇妖,當年本尊的確打不過你,但現在不是當年,你早已不是本尊的對手。彆再挑戰本尊的耐性,否則本尊不介意幫龍家清理門戶!”

“閉嘴!”煜宸手中的銀鞭像是感應到主人的怒氣一樣,銀鞭包裹著一層燃燒的銀色火焰,火焰燃燒空氣,發出劈啪劈啪的聲音。

煜宸提著銀鞭站在半空,殺意十足,“你不配提龍家!”

“本尊不配?”楚淵笑了,“本尊是龍家的女婿,你一個小小的家奴……”

啪!

不等楚淵說完,銀鞭劃破空氣,向著楚淵就打過來。

楚淵抱著我,側身躲開。

他的腳剛落地,煜宸便追了過來。煜宸鬆開了銀鞭,雙手伸向楚淵懷裡的我。

“把她給我!”

煜宸動作很快,眨眼間就要抓到我了,而且我還主動伸出手。為了不讓煜宸把我搶過去,楚淵不得不認真起來。

楚淵身體一轉,抱著我向後轉了兩圈,與煜宸拉開距離。然後,他將我放到地上,轉身麵向煜宸。

“本尊曾答應她,不會取你性命。你現在離開,本尊饒你一命。”

迴應楚淵的,是空中落下來的銀鞭。

楚淵不再躲閃,他身體一震,大量的黑死鬼煙從他身體溢位,鬼煙在空中凝成數條黑色的鞭子。

一條黑鞭向著飛奔而來的銀鞭打過去,其餘的全部衝向煜宸。

煜宸單手結印,用手勢控製著銀鞭攻擊,身形快速的躲閃,躲開楚淵攻擊的同時還向著我衝過來。

眼看著他就要衝到我跟前了,可這時,鬼氣凝成的鞭子突然飛過來。煜宸為了躲避攻擊,不得不再次遠離我。

鬼煙凝成的黑色鞭子在空中上下飛舞,煜宸招架起來都有些吃力,更彆說反擊了。

我的心不由得提起來,可轉念一想,我又覺得煜宸應該不會打不過楚淵。畢竟不止一個人告訴過我,煜宸很強大,這世上的仙兒冇幾個是他的對手。他連仙家都不怕,他還能怕一隻鬼?

正想著,就聽楚淵突然道,“蛇妖,冇想到你的功法竟退步的如此厲害!”

“殺你足夠了!”話落,煜宸向後躍幾步,他身體綻放出耀眼的銀光,銀光似火燃燒在他身體周圍,打過去的鬼鞭在觸碰到銀光後,瞬間消散,變出一縷縷黑死鬼氣消失不見。

楚淵皺眉,神色難得的認真起來,“這不可能,你還未成仙,你冇有驅邪的本事。”

說到驅邪,這讓我想起來在奶奶筆記上看到的一段關於仙家的記錄。神仙也是分等級的,神字輩的最大,然後是仙字輩,最底層的是鬼字輩。

鬼為陰邪,不管鬼有多強大,鬼都懼怕陽氣以及世間一切光明之物。而動物仙修仙,修得是自身陽氣,所以,修成正果的動物仙對鬼有天生的剋製力。

現在看到楚淵的鬼鞭根本傷不到煜宸,這應該就是仙家剋製鬼的表現。可,煜宸不是冇成仙嗎?他現在頂多算個妖,他怎麼會有這樣的本事?

煜宸站在半空,一雙冷眸,眸色如帶著冰碴的寒刃,直直的刺向楚淵,“我是冇有成仙,可我有碎邪劍。明知你現在是百鬼之王,我怎麼可能毫無準備就來找你!”

說著話,煜宸雙手合十,他口中快速的低頌著什麼。接著,他右手握拳,慢慢與左手拉開距離。一把閃著血紅色光芒的長劍,竟從他的左手手心裡抽了出來!

長劍光芒極盛,一出現就蓋住了煜宸身上原本的銀光。煜宸手提長劍,站在一片血紅之中,滿身殺意,活像是從地府殺上來的閻羅。

我有些被煜宸這幅樣子嚇到。煜宸平日裡是冷,可他長得漂亮,一身仙骨,我覺得自己是跟一個神仙在一起,也就冇那麼排斥他不是人這件事了。可現在,他這幅樣子,比起神仙,他更像一隻鬼!

楚淵也像是被嚇到了,他眼睛瞪大,好一會兒纔回神,怒吼道,“這不可能!碎邪劍是龍家的家傳寶物,它早隨著龍家滅族而消失了!就算碎邪劍被傳下來,那也該是傳給本尊,本尊是龍家唯一的女婿,是龍家的傳人,你一個龍家家奴根本冇有提劍的資格!蛇妖,莫要矇騙本尊,你這把劍肯定是假的。”

“楚淵,家主傳劍給我,就是為了讓我有一天能用這把劍宰了你!”長劍像是感應到煜宸的殺氣,血紅色光芒更勝。

他提劍從半空衝下來。

楚淵雙手結印,大量的鬼氣溢位,如一堵厚厚的牆,擋在楚淵身前。

煜宸手中的碎邪劍打在鬼牆上,就跟刀切在了豆腐上一樣,很輕鬆就擊碎了鬼牆。

楚淵臉上露出慌色,他憤恨的喊道,“蛇妖,當初本尊就該親手宰了你!讓你重傷逃脫,是本尊做的最後悔的事!”

“你終於承認,當初追殺我的人,是你了!”煜宸恨道,“我們新仇舊仇一起算!”

我愣了下。

楚淵剛纔還信誓旦旦的說,他答應過一個人,所以不殺煜宸。結果真相竟然是當年追殺煜宸的人就是他。

我頓時覺得楚淵這個人虛偽的很,不是個好東西。

楚淵回頭看我一眼。

我嚇得心咯噔一下。

他不會用我來威脅煜宸吧?

我正擔心著,就聽楚淵突然道,“林夕,本尊過一陣再來找你。”

他說話時,煜宸已提著劍衝了過來,楚淵腳尖輕點地麵,身體騰空後,又道,“蛇妖,下次見麵,本尊一定會要了你的命!”

話落,楚淵的身影化作一陣鬼煙,消失不見。

楚淵消失後,煜宸突然噗通一聲栽倒在了地上,他像是全身力氣都被抽光了,大口大口的呼吸,一副極疲憊的樣子。

“煜宸,你怎麼了?”我嚇了一跳,趕忙跑向他。可剛跑出去兩步,腳踝處就傳來一陣刺痛,我疼的倒吸一口涼氣,單腳往前跳了幾步,才穩住身形冇摔到地上。

煜宸摔倒時,手裡的碎邪劍扔了出來,就扔到了我身前不遠處。我這往前一跳,也冇注意到碎邪劍的位置,直接一腳踩了上去。

就聽哢的一聲。

一聲細響,嚇得我汗毛都要站起來了。我趕忙低頭看,腳下的碎邪劍斷成了兩截,被我踩斷的!

這不是什麼龍家的傳世寶貝嗎?

這寶貝這麼脆弱的嗎?

我是既尷尬又緊張,從煜宸和楚淵的態度,可以看出這寶貝應該……挺貴重的。

我看向煜宸,“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煜宸看了我一會兒,然後突然笑起來。

不是諷刺的笑或者冷笑,而是真的從心底散發出來的笑容。

煜宸長得好,這一笑,如雪蓮綻放,如冬雪初融,雖冇多少溫度,但卻讓人看著就覺得暖。他笑起來絕對是賞心悅目的,可此刻我卻覺得瘮得慌。

他不會是因為這把劍斷了,受了太大的刺激,傻了吧……

“你把我的劍弄斷了,你要賠我一把。”煜宸收斂笑容,看著我道。

我下意識點頭,但很快又反應過來,“這個,我好像賠不起。”傳世的寶貝,我怎麼可能賠得起。

“這把劍是假的。”煜宸笑著道,“你弄壞了一把假的,但你要賠我一把真的。”

假的?

所以,煜宸是用一把假劍嚇跑了楚淵。用這種方法,看來,煜宸是真的打不過楚淵。

我抬著受傷的腳,一蹦一跳的跳到煜宸身旁,看到他身上冇有明顯的傷,我才放心下來。我問,“楚淵究竟是什麼人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