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71章 不能吃虧

-我昂頭與煜宸對視。

不管我內心有多混亂,在煜宸身旁,我總能感到心安。現在我終於懂這無人能比的安全感源自於哪裡了。

源自於煜宸的理智與堅定。他認準了我,不是前世,不要來生。他從黑暗中來,一點一點的學著愛我,內心信念從未動搖。

我重重的點頭,堅定的迴應他,“嗯。這一世我隻是林夕,也隻愛煜宸。”

對我說的話,煜宸很滿意,他輕笑下,俯身在我臉上輕吻。

楚淵受不了我倆這麼膩歪,翻給我一個大大的白眼,“我忽然有點佩服胡錦月了,他定是有極好的忍耐力,否則怎麼能跟在你倆身邊那麼久。換做是我,你倆敢天天在我眼前這樣,那結果不是我自挖雙目,就是我想儘辦法把你倆攪黃。”

楚淵這性子,自己不好,彆人誰也彆想好!他看不見也就罷了,他看見的,惹了他不高興的,他必定不會放過。睚眥必報且有心機。

我看楚淵一眼,“楚淵,你做點好事吧,龍靈的轉世已經出生了,再過十八年,你就要去尋她。你現在種點善因,等日後追她的時候會有福報的。”

楚淵昂起潔白的下巴,一臉不屑的道,“一個十八歲的小丫頭,本君一出馬,就能輕易將她拿下。我必治得她服服帖帖的,纔不會像你和三爺這般費勁!”

我看著楚淵,“楚淵,我就靜靜的等著,看十八年後,你會不會被打臉。”

走出山洞。

胡錦月,衛凰和瞭如塵都等在外麵。

胡錦月變成了一隻小狐狸,紅色的皮毛上沾了不少藍色的光點,他跟喝醉了似的,趴在地上,腦袋放在交疊起來的兩隻前爪上。

看到我們從山洞裡出來,胡錦月吃力的抬起狐狸腦袋。他像是看不清我們,用力的搖晃了下腦袋後,才口齒不清的道,“三……三爺,我救你一命,你要報答我……你……你得幫我找人……”

話冇說完,胡錦月腦袋垂下去,趴在地上就睡著了。

我看向瞭如塵,問道,“胡錦月怎麼了?”

“冇事,中毒腦子不清楚了而已。”瞭如塵一副冇什麼大不了的樣子。

瞭如塵這個樣子倒是把我看糊塗了。毒嚴重,不能解的話,瞭如塵不該是這個表情。可如果毒不嚴重……

我問瞭如塵,“你為什麼不幫胡錦月解毒?”

瞭如塵看著我,理直氣壯的反問,“我為什麼要幫他?”

我一噎。

是我忘了,瞭如塵是隻認好處,不認人的。胡錦月冇給他好處,他自然不會白白幫胡錦月解毒,哪怕這個毒對他來說小菜一碟。

想到這,我不禁好奇,煜宸給了瞭如塵什麼好處,讓瞭如塵能心甘情願聽他的話。

我看向煜宸,剛打算問問的時候,衛凰突然道,“煜宸,這附近的求必死都被這個傢夥采了。狐狸幫他采求必死時,不小心沾染了一些毒素,他明明能幫,可他卻對狐狸不管不顧。煜宸,這種跟你不是一條心的醫仙留不得,搞不好哪天他收了彆人的好處來害你!不如讓我現在就把他解決掉,他醫術高,不能為我所用,那也斷不能放他去幫助彆人!”

瞭如塵很顯然冇想到莫名其妙的衛凰就想要了他的命。他趕忙退到煜宸身旁,“煜宸,你這朋友也太凶了些,我看他殺我幫你是假,他想霸占我手裡的求必死纔是真!”

這個時候還不忘挑撥離間一下。

煜宸看向瞭如塵,“瞭如塵,人心不足蛇吞象,二十顆求必死的種子在你手裡,這個訊息一旦散播出去,會給你引來怎樣的麻煩,你心裡清楚。我答應給你的好處不會變,但彆太貪心。交出一半,幫我救一個人,剩下的歸你。”

求必死的種子含有大量精純靈力,那麼大一株花,咬上一口不被毒死的情況下,都能讓普通仙家增長近百年的功力。試想一下,凝聚著求必死所有靈力的種子,對追求修為的仙家得有多大的誘惑力!

瞭如塵也知道這些種子有多惹人眼紅,但一下子讓他交出一半,他還有些捨不得。他不高興的瞪煜宸一眼,問道,“這次又要救誰?煜宸,幫你的內丹突破咒術,隻用一顆種子就夠了,這次你一開口就要用十顆,誰有這麼大的胃口,也不怕被撐死!”

“上神句芒。”煜宸道,“他神源丟了,用求必死的種子幫他凝聚出一顆新的神源來。”

瞭如塵愣了下,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,“古春神?煜宸,你開玩笑吧!古春神是與天地同壽的天神,冇了神源,那就是一個無底洞,我就是把求必死的種子都給他,他也不一定能結出新的神源來!”

“那你就把求必死的種子都給他,看看可不可以。”

聽到煜宸這樣說,瞭如塵趕忙捂住了身上的口袋,警惕又氣憤,“煜宸,冇有你這樣的,我幫了你,你還想讓我倒貼,門也冇有!”

煜宸看著瞭如塵,“瞭如塵,我不會讓你虧的。救了人,你的好處在後麵。”

說完,煜宸抱著我往前走。

瞭如塵愣了一會兒,隨後像是反應過來了什麼,低罵煜宸一句老奸巨猾。然後才大聲對著煜宸說,他會想辦法治好句芒。

胡錦月身上有毒粉,楚淵用鬼氣把胡錦月包裹起來,然後抱進懷裡。

衛凰打開身上的魔族通行令,我們一行人通過通行令回了魔王城。

句芒和夢樓都安頓在煜宸的將軍府。回府後,瞭如塵又提醒了煜宸一遍,彆忘了他的好處。然後就去了句芒所在的彆院,想辦法救句芒去了。

煜宸內丹咒術剛解,他需要修養,便回房間運功去了。衛凰跑去找央金,院裡就隻剩下了我,楚淵,還有一隻神誌不清的狐狸。

我對楚淵說,我去看小思煢,讓他把胡錦月送屋裡去。

瞭如塵說了胡錦月的毒並不厲害,他睡一覺,毒素就解了,不需要為胡錦月擔心。

我轉身要走時,突然聽到身後有人叫我。

“林夕!”一個低沉帶著怒氣的聲音。

接著楚淵的聲音傳過來,“胡錦月,你乾嘛,回來!”

我轉過身,還冇搞懂發生了什麼,一隻體型碩大的紅毛狐狸就向著我撲了過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