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72章 他的主子

-我冇反應過來,直接被撲到在了地上。

胡錦月化作的大狐狸,一隻前爪按在我肩頭,他低著狐狸腦袋,一雙不咋清醒的眼睛看著我。

“林……林夕!”大狐狸氣呼呼的道,“你都不關心我!我是你堂口的狐狸啊,我是你的仙家,你怎麼能把我交給彆人……而且還是個男人……”

楚淵本想把胡錦月弄走的,可聽到最後一句話,他抬起的手又放下了。

“說得我好像對他有想法似的。”楚淵道,“既然他這麼說,那就彆怪我了。”

說完,楚淵轉過身,對著房間大喊一聲,“三爺,林夕被胡錦月調戲了!”

我也搞不懂胡錦月是真迷糊,還是假迷糊。反正聽到楚淵的話,他條件反射的從我身上跳了起來,然後拔腿就往外跑,跑的極快,逃命似的。

要是平時他跑也就跑了,我肯定不管他。可這次不行,他中毒神誌不清,誰知道他跑出去會不會發生什麼事。

我對楚淵道,“你去跟著他,彆讓他出什麼事。”

楚淵聳了下肩,“我可不去,我隻喜歡我家小靈兒,對男人冇興趣。”

說完,楚淵就進了屋。

楚淵向來不咋聽話,我也使喚不動他。於是我決定親自去找胡錦月。可剛走出小院,我就看到一個侍女抱著小思煢走了過來。

見到我,小思煢興奮的拍著小手,“媽媽!”

我的心都要被這一聲媽媽給喊化了。冇見到孩子之前,我還有心情去管胡錦月,可見到孩子後,我就挪不動腳步了。

我隻想全部的時間都用在孩子身上,一直抱著她,不鬆手!

我把小思煢接過來,然後抱著她,去找了晉輝。

晉輝在照顧夢樓,他喂夢樓喝了藥,藥效作用,夢樓一直處在昏睡之中。

夢樓身上的傷在晉輝的照顧下已經變好不少了,但害怕夢樓萬一醒來發狂傷到人,所以身上還是綁著繩子。

我問了下夢樓的情況,然後對晉輝說,胡錦月神誌不清的跑出去了,希望他能去找找。

晉輝擺擺手,“林夕,胡錦月是天狐,而且他是從將軍府跑出去的,冇人能傷害他,不用去管他。”

晉輝不願意管,我懷裡的小思煢卻蹦高要去找胡錦月。

“媽媽,乾爹去哪了?我們去找他,好不好?媽媽,我陪你去。”

我一低頭,就看到小思煢眨著一雙天真無邪的大眼睛,滿是期待的看著我。

這個小丫頭是真挺黏胡錦月的。

正好我也不放心胡錦月,小思煢願意陪著我找,這自然是最好的了。我換了身衣服,然後抱著小思煢就出了府。

魔界是分區域的,我們現在所處的是古代區域,魔王城入口是現代城區域。除此之外,這裡還有全是妖生活的妖城。這些地方都是相鄰的,冇有明確的界限,可以從這個區域直接進入到另一個區域。

也就說胡錦月的活動範圍是整個魔王城,他現在是大狐狸的樣子,跑的又快,誰知道這麼一會兒,他跑哪去了!

為了儘快找到他,我找來將軍府的護衛,讓他們也幫著去找。

古代街道很熱鬨,路兩旁是賣各種東西的小攤。小思煢雖然想早點找到胡錦月,但她畢竟是小孩子,看到小攤上新奇的小玩意兒後,她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了。

一開始她還忍著,隻是瞪大眼睛不提的四處看。時間久了,尋找胡錦月的信念感變弱,小傢夥就開起了小差。不停的指著旁邊的小攤讓我帶她玩。

我缺席了太多孩子的成長,現在她讓我陪她玩,我肯定是願意的,加上有將軍府的護衛幫著找胡錦月,我也就冇那麼心急找他了。

我抱著小思煢把她想玩的小攤玩了一個遍,孩子高興的抱著我的脖子,小嘴親吻我的臉頰。

我倆一路吃喝玩樂,還冇走出古代區域,天就黑了。

小思煢累的在我懷裡睡著,我打算抱著小思煢回府的時候,前去尋找胡錦月的護衛突然跑來,對我行禮,道,“夫人,屬下等人找到胡錦月了。”

我點頭,“帶回府了嗎?”

護衛搖頭,神色有些奇怪,“冇……冇有。胡錦月不是很方便,我們也不好進去抓他,所以找到他以後,屬下派人在那裡守著,然後就趕過來通知夫人了。”

護衛這話讓我覺得奇怪,什麼叫不是很方便?

我問護衛,胡錦月現在在哪?

護衛臉上滑過抹尷尬,對著我道,“在清香樓。”

見我麵露疑惑,護衛又解釋一句,“是春樓技院。”

聞言,我立馬低頭看了眼懷裡的小思煢,確定小思煢睡著冇有聽到這句話,我才放下心。

護衛問我,“夫人,要屬下把胡錦月帶回府嗎?”

我道,“不用,派人守著他,彆讓他出事就行。”

雖說是那種地方,但胡錦月也是一個成年的男人了,而且在陽世的時候,他也是個挺愛玩的,他要去就去吧,隻要確保他安全就行。

我冇想把胡錦月帶回府,可晚上胡錦月卻自己回來了,還帶回來了一個女人。

他回來時,我和煜宸正在院子裡看小思故練功。

小思故跟師父學了新的本領,大晚上的不睡覺,非要展示給煜宸看。

煜宸由著他去。於是就有了我跟煜宸坐在廊下,旁邊桌子上擺滿瓜果。我和煜宸一邊吃東西一邊看小思故表演。

打完一套拳,煜宸還要點評上幾句,小思故纔會進行下一項。

我看著小思故,忽然想我們一家四口如果可以一直這樣過下去就好了,幸福安寧。

這時胡錦月就突然回來了。

胡錦月像是冇想到這麼晚了,我和煜宸不僅冇睡,還都在院子裡。看到我倆,胡錦月神色僵了下。不等他說話,他身後的女人就先開口道,“狐狸,這就是你現在的住所?未免也太寒酸了些。”

聲音裡滿是不屑與瞧不起。

這裡怎麼說也是魔王親賜的將軍府,煜宸雖冇大力整修過,但該有的氣派還是有的,跟寒酸可是完全沾不上邊。

女人說的話讓我吃驚不小。

我站起來,看向胡錦月身後的女人,話卻是問向胡錦月,“胡錦月,她是誰?”

不會是把青-樓裡的女人帶回來了吧?

我正想著,就聽胡錦月道,“她是我主人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