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79章 需要祭品

-仙家與堂口的關係就像是員工與老闆,老闆下命令要員工回公司,員工就是一定要回來了。當然除去兩種情況,一是這個仙家身受了重傷。二是這個仙家被囚禁起來身不由己,他纔沒有辦法回來。

胡錦月現在還是我堂口的仙家,就算他認九鳳帝姬當主人,現在聽九鳳帝姬的話,但他也必須聽我的召喚回來。

我擺好貢品,點燃三炷香,然後搖頭晃腦的唱起了幫兵決。

不等我幫兵決唱完,香飄起的煙就在地上凝成一個人形,接著白煙散開,胡錦月出現。

胡錦月來了,我不僅冇感到安心,反而瞬間更加的擔憂害怕了。因為此時的胡錦月傷情極重!

他側躺在地上,心口處被挖出一個血窟窿,鮮血從傷口不斷的向外湧,除了心口處的傷,他身上還有不少的刀傷,但比起心口處的致命傷,其他地方的傷情看上去就冇那樣嚴重了。

我讓侍女去請晉輝過來,然後我跑到胡錦月身前,驚慌的問他,“誰把你傷成這樣的?小思煢呢?”

“小弟馬,”胡錦月開口,聲音虛弱,“你救了我,我抱著小思煢出去玩,遇到雲翎了。”

我並不是要把雲翎想的那樣壞,可已經有了夢樓的前車之鑒。現在再看到胡錦月心口處的血窟窿,我問胡錦月,“雲翎要給你下死咒?”要讓胡錦月變成夢樓那副樣子。

也許是失血過多的關係,胡錦月臉色慘白,身體開始輕微的顫動,他眨了眨眼睛,算是回答了我的問題。然後又強撐著說出一句,“小思煢……被雲翎帶走了。”

我一愣,接著心裡湧起一股巨大的恐慌。我抓住胡錦月的胳膊,盯著他的眼睛追問,“雲翎把小思煢帶去哪了?”

“去……去……”胡錦月太虛弱了,強撐著冇讓自己昏過去,但說出來的話聲音非常小,我把耳朵湊到他嘴邊,也冇聽清楚他到底說了什麼。

越是這樣我越是著急。雲翎已經不是我認識的那個雲翎了,我甚至覺得雲翎會對小思煢做什麼!

“胡錦月,你說話!去哪了?”我焦急的追問。

這時,晉輝趕了過來。

煜宸把我拉開,晉輝往胡錦月嘴裡塞了顆藥丸。

吃下藥,胡錦月纔有了些精神,對著我道,“小弟馬,雲翎讓你去求必死的山洞裡找他,他說讓你一個人去……”

煜宸根本冇聽胡錦月後麵的話,知道地點後,他冷著臉騰入高空,很快就不見了蹤影。

很明顯,他是去找雲翎算賬了。

我告訴晉輝,讓他幫胡錦月療傷,我去追煜宸。

我剛要走,胡錦月又道,“小弟馬,雲翎已經不是原來的他了。”

我想說這件事我知道,他變了。可話未說出口,我猛然間想到另一種可能。我回身看向胡錦月,不敢置信的問道,“他是不是修為猛進?短短幾天,他就比上次見麵要厲害出一大截?”

胡錦月點頭,吃力的道,“也不知他身上發生了什麼,他一招就製服了我,我怕現在三爺都不會是他的對手了。還有,他像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,對我下手時又快又狠,冇有任何猶豫,與我好似完全冇有了之前的情義。”

胡錦月的這番話,聽到我心都涼了。

雲翎真的躺進那口冰棺裡了。他不要再做雲翎,他做回了白子期最寵愛的小兒子,他成了穆霖!

雲翎對煜宸的恨源於記憶和不甘心,他不甘心他人生所有的變故都是在成全煜宸,所以他纔想殺了煜宸。可穆霖不一樣,穆霖是切身的體會過千塵對他的傷害的,所以穆霖對煜宸的恨隻會比雲翎更多!

他變成穆霖,恢複了前世天神時候的修為,那現在的煜宸能是他的對手嗎?

我擔心煜宸的安危,不敢再耽誤。我先叫來楚淵,然後又跑到句芒住的小院,把瞭如塵叫出來。瞭如塵是醫仙,帶他去更有保障。

我們三個趕到之前尋找求必死的山洞時,煜宸正站在洞口,他麵朝山洞,背對著我們,握著素月的手青筋暴起,顯露出此時他內心有多憤怒。

煜宸身前站著兩個穿粉色裙衫的小仙娥,小仙娥神色平靜的擋在煜宸身前,不允許煜宸進入山洞。

“小思煢在山洞裡麼?”楚淵不解的問,“煜宸,你不進去救你女兒,你站在洞口做什麼?總不能是這兩隻小妖你都打不過吧?”

楚淵說話時,我們三個走到了煜宸身旁。

距離山洞近了,我們三個纔看清山洞裡麵的情景。

此時山洞裡擺著一張椅子,雲翎穿著一身銀色長衫坐在椅子上,看他的樣子與之前是冇有任何變化的,可卻能清楚的感覺到這個人不再是之前的那個了。非要形容的話,此時的雲翎就像是一個流落在外的富家子弟終於迴歸了豪門,在豪門生活一段時間後,整個人的氣場就發生了改變。比以前更加的矜貴,同時也更加的冷。

看人時,一雙黑眸淡漠,彷彿冇有什麼事可以激起他情緒的波動。

雲翎身旁立著一根十字架,小思煢就被綁在這根十字架上。小傢夥垂著腦袋一動不動,像是昏過去了,身上並冇有明顯的外傷。

我是又心疼又震驚,雲翎怎麼能對一個孩子下手!

“雲翎,你到底要乾什麼!”我看向他,“她隻是一個小孩子,跟我們的恩怨無關,你有事衝著我們來,彆傷害她!”

“她隻是一個孩子,所以彆傷害她,”雲翎看向我,眸色平靜,“那我的孩子就該死麼?對了,我忘記你並冇有那個時候的記憶了。不說以前的事了,就說現在,林夕,我找到了讓神女甦醒的辦法,隻是需要祭品。你女兒是你的骨肉,用她做祭品其實也可以。看在我們過往情義份上,我冇有直接對她動手,而是給了你這次選擇的機會。林夕,你自己選,你是主動獻祭,還是放棄你的女兒?”

這種問題對一個母親來說就不是選擇題。

我想也冇想,回答道,“雲翎,我跟你進去,你把我女兒放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