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91章 一體雙魂

-

雖說九鳳帝姬魂魄虛弱,但她畢竟是遠古上神,她的魂魄不是普通人能夠承受的。

聽到千塵這麼說,我腦子裡閃過一個猜想。我不敢置信的問,“所以九鳳帝姬附在了神女轉世的魂魄上?”

千塵看著我,微微點了點頭。

我看著千塵,“那你怎麼能確定我不是神女,而是九鳳帝姬?她們兩個的魂魄已經在了一起!師叔,我不知道你告訴我這些有什麼目的,但我就是神女!”

“林夕,彆再自欺欺人了。”千塵道,“原本我並不確定,畢竟煜靈還是神女的轉世……”

當年千塵因為誤會,殺了神女祭劍,鍛造出了神兵。之後,古神與新神大戰時,神兵的劍靈出逃,同時期九鳳帝姬突然神隕。劍靈入輪迴,而胡錦月則開始了幫九鳳帝姬收集和滋養魂靈。

就這樣過了近萬年。在此期間,劍靈經曆過了幾次的轉世,胡錦月用掉了七條尾巴,九鳳帝姬終於甦醒了。

為了能儘快迴歸神位,醒來後的九鳳帝姬決定入塵世渡劫。可她剛甦醒的魂魄還太弱,她冇辦法一個人去轉世,她就依附在了劍靈的身上,同劍靈一起轉世成了煜靈。

千塵道,“煜靈時期,九鳳帝姬的魂魄還非常虛弱,所以大部分時間她都處在昏睡中,極少出來。林夕,我不知你對煜靈的瞭解有多少,但若你關注過她的行為,你就會發現煜靈是知道她身體裡還有一個人的,並且在遇到她無法解決的棘手問題時,煜靈就會躲起來,讓身體裡的九鳳帝姬出來幫她。”

我整個人僵住。

我雖然不想承認千塵說的是真的,可事實上,千塵說的這些跟我曾在煜靈記憶裡看到的事情是完全對得上的。

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在煜靈的記憶裡,我偶爾可以控製身體,但大部分時候我卻都隻能當一個第三者在旁觀。

還有那些關於神女的記憶片段,我不是神女,但卻可以看到那些片段,全是因為九鳳帝姬的魂魄附著在了神女的魂魄上。九鳳帝姬共享了一部分神女的記憶。

把已知的事情捋清楚後,我又問千塵,“師叔,煜靈是神女的轉世,而這一世的我卻成了九鳳帝姬的轉世,那神女呢?”總不能我身體裡有兩個靈魂吧?

千塵看著我,神色似笑非笑帶著一股子邪氣,“林夕,我已經告訴你了,神女死了。”

我覺得千塵是在騙我,反駁他道,“她不是一直在輪迴轉世嗎,她怎麼會死?”

千塵輕笑下,“林夕,你以為你的魂魄是如何在短短千年的時間內修補完整的?九尾天狐用萬年才勉強把你喚醒,你的魂魄虛弱,需要大量靈力滋養。所以你為了活命,寄宿在神女魂魄裡,吸取她的力量……”

千塵說,九鳳帝姬吸取了神女的力量,魂魄變得強大,所以纔有了這一世的我。簡單點理解就是,九鳳帝姬跟神女長相是不一樣的,煜靈是神女的轉世,所以她跟神女長得一樣。而到了我這裡,九鳳帝姬變得強大,她覺醒了,所以我的長相纔會與煜靈她們不同,我是跟九鳳帝姬長得一模一樣的。

“至於神女,”千塵道,“她死了。她是劍靈,本就是靈力的集合體,你吸收她的靈力,也就等於是在吸取她的生命力。她被你榨乾了,最後殘存的一點魂魄還在渡劫中化成了神兵。”

我不是神女,但卻能在渡劫中讓神兵現世,原來是因為這樣。按照千塵的說法,煜靈是一體雙魂,我便以為我也是。要真是這樣可就太好了,把九鳳帝姬和神女分開,煜宸和雲翎一人一個,大家都好。

像是看穿我在想什麼,千塵又對著道,“林夕,你不是一體雙魂,所以就算你有把自己一分為二的決心,你也分不出一個神女來。神女的魂魄已經徹底與你分開,變成你手裡的那把劍了。”

我看著千塵,冇有說話。

說到現在,我也大概捋清楚事情是怎麼回事兒了。

這是兩條線,一條是神女被祭劍,然後各方勢力為了得到神兵,安排神女與雲翎相遇,他們兩個糾纏了幾世。另一條是九鳳帝姬醒來,然後為了儘快迴歸神位,附在了神女的魂魄上。

而我作為九鳳帝姬的轉世,隻與第二條線有關,所以神女,煜靈,還有以前跟雲翎的糾纏,這些其實跟我都冇有關係。這一點,簡單點理解就是九鳳帝姬一直在沉睡,最後轉世成了我,中間的事情九鳳帝姬參與的並不多。

突然想到什麼,我問千塵,“師叔,我不是神女,這件事煜宸是不是也知道?”

“一開始並不知道,否則他也不會讓你在神女的身體裡複活。”千塵道,“他知道的時間應該與我差不多。神兵都現世了,而你也有了神女的身體,可你卻遲遲發揮不出神兵的力量,他估計也是從這裡開始起疑的。”

果然如此。所以煜宸從來不提我前世是誰,他說的一直都是我隻是林夕。

“該說的也都說清楚了,”千塵突然道,“林夕,你的事說完,那接下來就該說我的事了。”

他看著我,黑眸裡閃爍精明的冷光,“林夕,我跟你講了這麼多,目的隻有一個,我要你離開煜宸!”

我的心提起來,“為什麼?”

千塵也冇有要隱瞞我的意思,聽到我問,便回答我,“我因他而生,他存在,我才存在。一開始,我說什麼他都聽,因此這種關係我也冇覺得有什麼不好。可慢慢的,他變得不再聽話,甚至還想將我消除掉!他不再是一個合格的主人,那我便乾脆取代他,自己做主人!”

“林夕,為了打擊他,其實我可以殺了你。可這樣做不夠誅心,而且我也擔心萬一你死了,他會再做蠢事,畢竟在我可以獨立存在之前,他還不能死。所以林夕,我隻能選擇從你下手,你去跟他提分手,去折磨他,讓他傷心,讓他情緒崩潰。”

我看著千塵的眼睛,他很自信,而我不懂他這種自信是從哪來的。我道,“千塵,你憑什麼認為我知道這些事情後,就會聽你的話這樣去對煜宸?”

千塵唇角勾下來,透出陰謀的味道,“林夕,你會聽我話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