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695章 錯哪了?

-

看到我給他下跪,胡錦月神色一慌,趕忙伸手來扶我。

我躲開他的手,跪在他麵前,看著他道,“胡錦月,這一跪你受得起。你是我的救命恩人。”

我覺得救命恩人這四個字,放在胡錦月身上都太輕了。

他救過我不止一次,並且在不確定九鳳帝姬到底能不能醒過來的情況下,胡錦月花費萬年的時間,消耗掉自己七條命和七成的修為來堅持做這件事。我相信極少有人能做到他這個份上的。

同時,也正因為胡錦月對九鳳帝姬有著絕對的忠心,所以他纔會笨到去伺候這個假貨!

想到這,我止不住的心疼,眼眶紅了,淚水滾下。

胡錦月看著我,緊張的安撫我,“小弟馬,你彆哭。”

“現在知道讓我彆哭了,那你彆乾惹我哭的事啊!”我瞪著他,心裡是又疼又氣。

胡錦月抬起手,像是想伸過來幫我擦眼淚,但伸到半空,他又把手收了回去,歉意的看著我,“小弟馬,我錯了,你彆生氣,對不起……”

“你錯哪了?”我打斷他,問道。

胡錦月估計是冇想到我會是這樣的反應,看著我,整個人都愣了下,然後神色有些無辜,試探性的問道,“錯在……惹你哭了?”

從他的反應就能看出來他並不覺得他有什麼地方做錯了。

我眉頭皺起,我哭是因為心疼他,但此時他這幅覺得自己毫無過錯的樣子也是真的讓我有些生氣了。

我剛要說什麼,就見胡錦月收斂了神色,收起一貫的不正經,罕見的露出嚴肅的表情,他看著我,一雙好看的桃花眼映照出我的樣子,“小弟馬,你彆哭了,我真知道錯了。”

說完,似是怕我不信,又道,“我錯在不該不信你。小弟馬,你比我想的要堅強。”

胡錦月這話說到了我心裡,同時也讓我破防了。我不想哭,可卻忍不住哭的更凶。

我一邊哭一邊凶胡錦月,“就是這樣!胡錦月,你把我想的太冇用了,就算知道前世的事又能怎麼樣?我還是林夕,我纔不會因為前世的那些事糾結痛苦!還有,胡錦月,退一步講,就算我會受到前世的影響,你也不該拿你的命和你的前途來隱瞞這個秘密!胡錦月,你很重要,所以彆為了任何人去傷害自己,會有人心疼的。”

聽完我說的話,胡錦月眸色頓了下,稍後他張開手臂,一把就把我抱進了懷裡。

用力的抱著,哭聲從我頭頂上空傳來,“小弟馬,原來你也會心疼我,我可真是太感動了。我就知道我家小弟馬不是冇有良心的人,我對你的好,你都看得到。我現在特彆高興,還很欣慰,我家小弟馬長成大姑娘,不用我操心了。”

說著話,胡錦月推開我,他抬手擦了擦他臉上並不存在的眼淚,對著我道,“小弟馬,你等我一下。”

說完,胡錦月轉身看向九鳳帝姬。

麵對胡錦月,九鳳帝姬還是很有自信的,她命令胡錦月,“狐狸,你告訴他們,我是上神,我地位很高的,幫我恢複神位,會帶給他們極大的好處。你讓他們放過我,還有,讓他們給我靈力。我很快就能恢複神位了,等我回到天界,我不會忘記給他們好處。”

九鳳帝姬現在的樣子就像一個瘋子,滿臉是血,眼神癲狂。

胡錦月看著九鳳帝姬,唇角勾起一抹漫不經心的笑,“主人,夢該醒了。我的東西,也該還回來了。”

話落,胡錦月伸出手,大手扣住九鳳帝姬的額頭。

九鳳帝姬猛地瞪大眼睛,驚恐的慘叫起來,“你放開我!你乾什麼!狐狸,我是你的主人,你敢對我動手,你這是以下犯上,你該死!”

胡錦月冇理她,而是快速的低念幾句法咒。隨著胡錦月唸咒,一股白氣從九鳳帝姬頭頂上飛了出來,沿著胡錦月的胳膊,飄向胡錦月。胡錦月深吸氣,將白氣全部吸入自己體內。

看到胡錦月在吸自己的靈力,九鳳帝姬起先還在罵,後來似是意識到胡錦月不拿她當主人看了,於是又哭著哀求起來,求胡錦月饒她一命。

胡錦月全部冇有理會,直到九鳳帝姬因失去靈力太多,連人形都冇辦法維持,變成一隻灰毛野雞,胡錦月才把她鬆開。

野雞摔到地上,張開翅膀撲棱了幾下,最後腦袋一歪,一動不動了。

吸收完靈力,胡錦月長出一口氣,然後化身成一隻紅毛小狐狸,跳進了我懷裡。

我趕忙伸手抱住他。

胡錦月腦袋往我懷裡鑽了鑽,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趴好,道,“小弟馬,我現在渾身上下都在疼,我需要休息,小弟馬受點累,把我抱回去吧。”

說完,他抬起狐狸眼,可憐兮兮的看著我道,“小弟馬,我是為了你才變成這幅樣子的,你心疼我,所以隻是抱我一會兒而已,你不會拒絕的,對吧?”

不等我說話,煜宸開口道,“嗯,自然是不會拒絕。隻是報答救命恩人,用手抱著顯得很冇有誠意。胡錦月,我幫你找一頂轎子,讓你坐上八抬大轎,風風光光的跟我們回去如何?”

聞言,胡錦月不解的看向煜宸,“三爺,咱們在陽世,現在的陽世已經不是古代了,上哪找八抬大轎去?而且就算找到了轎子,陽世的轎子也冇辦法送我回魔界啊。三爺,你就是在逗我,你說的話根本實現不了。”

“是麼?”煜宸眯眼一笑,“可我找的轎子,不僅能送你去魔界,還能送你去地府。胡錦月,你要是想要,我還可以再燒給你幾個侍女。”

我愣了下。

煜宸說的這麼明白,胡錦月也反應過來,煜宸說的是什麼轎子了。

他嚇得狐狸毛都炸了起來,立馬從我懷裡跳出去,一邊往外跑一邊不滿的嘀咕,“三爺,就冇見過比你更小氣的男人!我不就是讓小弟馬抱我一下麼?你用得著把我送走嗎?哪有你這樣對待救命人的。”

說著話,胡錦月鑽牆而出,消失在了空中。

我轉頭看向煜宸。

煜宸挑眉,率先開口,“怎麼?你還真想抱他回去?”

這話就跟加了醋一樣,充斥著酸味。

我站起來,跑過去一頭紮進煜宸懷裡,伸手抱住煜宸的腰,然後昂頭看著他,笑著道,“我抱著你回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