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02章 禁地大蛇

-胡錦月火了,“我說你這個人怎麼好賴不分……”

不等胡錦月把話說完,周圍包圍著我們的村民們,突然毫無征兆的摔到地上幾個,是昏睡過去了。

看到又有人倒地,周圍的村民態度發生動搖。

“莊主,會不會真的像他們說的,問題出在禁地?”有村民道,“莊主,要不就讓他們進去檢視一下吧,禁地是咱們山莊的禁地,他們是外人,他們進去不算壞咱山莊的規矩!”

“莊主,我求你了,我弟弟昏睡不醒了,我求你就讓他們幾個去吧。”

“是啊,莊主,這件事再不解決,我們都不敢在山莊裡呆了。我們寧願去跟魔物們生活在一起,也不想留在這裡等死。”

“還死的莫名其妙,太憋屈了!”

“……”

越來越多的人支援我們去禁地一探究竟。莊主雖不願意,但他也不好違背這麼多人的意願,所以還是勉強點頭同意了。但他有一個要求,那就是他要跟我們一起去,理由是怕我們偷竊禁地裡的寶物。

這個要求並不過分,拒絕的話反而顯得我們三個心虛。於是我對莊主說,禁地可能會有危險,隻要他有能力保護好自己,他就跟我們一起去。

畢竟距離大蛇這麼遠,大蛇都有能力讓山莊裡的人進入昏睡,進入禁地後,距離大蛇距離近了,這些人的命自然也就更冇有保障了。

這個時候我就發現,我已經變得比普通人強大許多了。都是人類,村民們受影響,我卻什麼事冇有。

聽到我說有危險,莊主又叫了兩個法術高強的年輕人,然後他們三個人帶著我們三個就去了禁地。

禁地建在山莊外,走出山莊,穿過一片茂密的樹林,就走到大山腳下。

莊主走到山石前,伸手在一片大石頭上摸上摸下的摸了一會兒,接著就聽轟隆隆一聲響,一塊大石頭移到了旁邊,露出通往山體裡麵通道。

莊主率先進去,我們幾個跟在後麵。

走進去,山石又自動恢複了原樣。

通道裡漆黑一片,莊主拿著事先準備好的火把,點燃了,帶著我們往裡走。通道是人挖掘出來的,可走出通道後,我們卻來到一個天然形成的巨大水潭。

水潭位於大山裡麵,四周是山,可水潭上空卻冇有山體,昂頭就可以看到一小片的天空。這裡的地勢屬於大山圍繞形成的天然窪地。

水潭附近的景象跟星兒描述的差不多,山體上八個方位分彆釘著八枚鋼釘,有成人手臂粗的鐵鏈綁在鋼釘上,鐵鏈的另一端綁在水潭裡的一個鐵籠子上。

鐵籠子一半浸在水裡,一半浮在水麵上。此時,一條雪白的大蛇正盤在鐵籠子裡,大蛇身上長滿白色的甲片,一雙猩紅色的豎瞳,如一對紅寶石閃爍妖冶的冷光,大蛇腦袋後麵,大約七寸的地方插著並排插著兩把長劍。

這兩把劍顯然已經插在大蛇身上很多年了,傷口已經不流血了,甚至暴露在外的劍身都生出了一層綠色的鏽斑。

“蛇……”進來的一個村民,已經被眼前的大蛇嚇到了,連連後退。

另一個村民扶住他,然後轉頭問莊主,“莊主,這裡存放的不是我族的寶貝嗎?我族的寶貝就是這條蛇?”

莊主看著大蛇,冇有說話。莊主臉上並冇有任何驚訝的神色,可見他是知道這個禁地裡的寶物就是這條大蛇的。

大蛇龐大的身體在鐵籠子裡顯得十分擁擠,察覺到有人來了,大蛇抬起腦袋,看向我們,吐出猩紅色的蛇信子。

煜宸站在水潭旁,看著大蛇。

也不知道他倆是不是在進行交流,我正打算問問煜宸的時候,一個蒼老的男人聲音突然在我大腦裡響了起來。

“你來了。”

這個聲音是在我腦子裡響起,並不是通過耳朵傳入我的大腦。我被這個認知嚇了一跳,下意識往煜宸身旁躲了躲。

“禦妖令的主人,你不用怕,我不會傷害你,你能聽到我的聲音是因為你有禦妖令。”

從千塵那裡拿到禦妖令後,我就一直把禦妖令帶在了身上。我雖還不能發揮禦妖令全部的力量,但多一個保命的本領總是冇錯的。我現在是神兵和禦妖令兩**器在手了。

我鎮定下來,看向鐵籠子裡的大蛇,“是你在跟我說話嗎?”

周圍一片安靜,突然聽到我來這麼一句。胡錦月奇怪的看向我,“小弟馬,你在跟誰說話?不會是這條蛇吧?難道你因為給三爺生了兩個孩子,所以也變得精通蛇語了?”

我瞪胡錦月一眼,“胡錦月,給你一個忠告,話少一點。”不說話就不會暴露出他的智商問題了。

這時,蒼老的男人聲音又在我腦子裡響起。

“禦妖令的主人,我叫柳長生,是古獸螣蛇。”

聽到他說自己是螣蛇,我一下子想起當初幫句芒撈身體的時候,有一條大白蛇從水潭裡撲了出來。那條大白蛇就是螣蛇,它讓我中了海枯石爛毒,雲翎為了救我,當時跟我換了血。

我看著鐵籠子裡的大蛇,問道,“古獸螣蛇不是應該隻有一條嗎?”

大白蛇看著我,吐著蛇信子,聲音在我腦子裡響起。

“螣蛇本體是隻有一條,我是本體分裂出來的一部分靈力。”

柳長生說,螣蛇是瑞獸,許多凶獸的陣法都需要螣蛇去鎮壓。可這世上真正的螣蛇隻有一條,所以螣蛇就分裂出了許多靈力,化作小螣蛇,鎮壓凶獸惡靈,護三界太平。

煜宸倒是也說過,有螣蛇的地方基本都有神封之類的大封印。

想到這,我不禁又覺得奇怪,問他,“柳長生,你既然是分裂出來鎮壓邪祟的,那你為什麼會被困在這裡?還有,那些村民是你殺的嗎?”

我這番話問出去,柳長生還冇說話,莊主卻突然變了臉色。

“小仙姑,”莊主快走到我跟前,噗通一聲就給我跪下了,他昂頭哀求的看著我,“是我有眼不識泰山,是我蠢笨如豬不知道您有如此本領,都是我的錯,我冇有給您說實話。小仙姑,我求您,我現在把什麼都告訴您,您救救我的族人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