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03章 夢境殺人

-莊主這個反應把我看的一呆。

我也是服了這種明明有事求我們幫忙,還不對我們說實話的人。這是我們冇有遇到危險,可萬一因為他的隱瞞,我們得到的資訊不全,因此陷入危險了呢?

我們在幫他,而他卻是在害我們!

聽到莊主說這番話,我頓時就生出了不想管的想法。

我生氣時,站在我身旁的煜宸,低頭看向莊主,嗓音清冷的問道,“你隱瞞了什麼?”

莊主轉頭瞥了眼柳長生,纔開口對著我們說道,“柳三爺,小仙姑,其實我知道讓族人們死在睡夢中的凶手是誰,凶手是我們族的仇家。”

“仇家?”

領我們進山莊的那個老頭跟我們提過,他們的祖輩得罪了人,在陽世活不下去了,所以才搬來了魔界。莊主現在所說的仇家,是指他們祖輩得罪過的人?

我覺得有些不可思議,他們在魔界都住幾百年了,幾輩人都過去了,那他們的仇家也應該過了幾輩人。在如此漫長的時間裡,他們的仇家難不成一直在調查他們的下落?然後查到他們在魔界後,對他們出手。

這得多大仇恨,才能如此執著。所以我覺得莊主說凶手是祖輩的仇人,這個可能性不大。

聽完我的質疑,莊主抿了抿唇,沉默了片刻,似是在思考接下來的話要不要說。最後莊主還是決定講出來。他道,“小仙姑,我們祖輩的仇人不是人類……”

莊主說,他們的祖輩是陰陽師。在幾百年前,他們在陽世也是有一定聲望的大家族,清除邪祟,保一方太平,受到普通老百姓的追捧和敬愛。他們也會像出馬弟子一樣接生意,幫老百姓看事,解決問題。

有一天,有一個男人求上門,說自家祖墳鬨鬼,想求陰陽師出馬,把惡鬼除掉。

“小仙姑,你也經常接生意,你肯定也知道這種請求都屬於小事,何況那個年代,我祖輩們個個修為了得,除掉一隻惡鬼而已,對他們來說並不難,所以就接下這件事了。可冇想到,就是這件事害的我們祖輩不得不離開陽世,來到這裡。”

莊主說,接下生意後,陰陽師們並冇有重視這件事,一開始就隻派出去了兩名弟子,也算是給弟子曆練的機會。可這兩名弟子一去不複返。不僅如此,兩名弟子失蹤的當天,事主家也出事了,一家十八口一夜之間被滅門。

陰陽師這才重視起這件事,派來兩名修為了得,經驗豐富的陰陽師,可這兩名陰陽師跟那兩名弟子一樣,去的人全部失蹤。

“接連出事,驚動了家主,”莊主道,“當年家主親自帶隊,前往事主家的祖墳抓鬼。到了墳地後,厲鬼冇有找到,倒是遇到了這條大蛇。”

兩方交手,陰陽師雖死傷慘重,但有人多的優勢,最後還是將大蛇抓捕了。現在大蛇身上插的兩把劍就是當年對戰時,莊主的祖輩們插進大蛇身體裡的。

聽到這,我大概猜到莊主所說的仇家是誰了。我問莊主,“螣蛇是鎮壓神封的瑞獸,你的祖輩把螣蛇給抓走了,所以他們這是把神封裡的怪物給釋放出來了?”

莊主皺著眉,點了點頭,“是。我祖輩知道闖下了大禍,他們也曾試著再次封印神封,可他們實力不夠,非但冇有將神封重新封印,還徹底惹怒了神封裡放出來的凶獸。”

莊主說,為了保住陰陽家的血脈,跟凶獸交手後,活下來的人就離開了陽世,全部搬來了魔界。並且把抓到的螣蛇也帶了過來。

螣蛇鎮壓了那隻凶獸幾千年,所以凶獸對螣蛇是心存畏懼的。祖輩們把螣蛇帶過來,其實也是在保護族人,避免凶獸追殺他們。

難怪看到我可以跟柳長生對話後,莊主就變了臉色,主動把當年的事說了出來。畢竟這種事就算他不說,柳長生也會全部告訴我。他這是見瞞不住了,才把事情說出來。

我看著莊主,十分不理解,“莊主,如果能瞞住,你是不是還不打算把當年的事講給我們聽?我們是來幫你們解決事情的,我不懂這種事有什麼好隱瞞的。”

莊主臉色變了變,有些尷尬的道,“小仙姑,我之前並不知道你們的實力,而且這是我們祖輩犯下的錯,有汙祖輩聲望,我纔沒提。小仙姑,我冇有壞心思的,我就想著你們要是實力不夠,打發你們走就是了,你們也用不著知道我族當年的事。”

“希望接下來,你能全部跟我們說實話。”我道。

莊主趕忙點頭。

煜宸問道,“莊主,那隻被放出來的凶獸是什麼?”

莊主擺手,“這個我不知道。”

說完,像是怕我不信他,又緊跟了一句,“我說的是實話,我真不知道。我是從上一代莊主那裡得知當年我們來到魔界的真相的,他並未告訴我放出來的凶獸是什麼。”

莊主話落,柳長生的聲音就在我腦子裡響起,“是魘獸。強大的魘獸可使人進入昏睡,然後在夢境裡將人殺死。”

所以這些人才都死在睡夢裡。

其實我堂口也有一隻魘獸,叫胖娃,曾經幫我進入過彆人的夢境。不過他隻是一隻很小的妖怪,冇有害人的本事。被放出來的這隻魘獸,估計是胖娃的老祖宗。

雖說胖娃跟凶獸魘實力相差懸殊,但他倆畢竟屬於同類,胖娃應該有辦法幫我們找到凶獸魘吧?

正想著事情,柳長生的聲音又傳來。

“禦妖令的主人,魘獸能在不現出真身的情況下,同時且大量的殺人。他實力強悍,但實際上膽子卻非常小,他很少主動攻擊人。所以躲來魔族的這些傢夥才能在這裡生存幾百年。這幾百年裡,魘獸從未攻擊過他們,現在突然殺人,魘獸有這樣的行為肯定是有原因的。”

聽完這番話,我看向莊主,剛想問在第一個人死之前,他們有冇有做過什麼激怒魘獸的事,話還冇問出口,莊主和他帶來的兩個村民就身體一歪,眼睛一閉,倒在地上昏睡過去了。

我一怔。

柳長生道,“是魘獸,他來殺人了。”

話落,我大腦嗡的一聲,一股睏意襲來。我就好像是熬了好幾天通宵,困到眼睛都睜不開。我知道不能睡,這是魘獸在攻擊我,他要把我拉進夢境裡殺掉,我要保持清醒!

想是這樣想,可奈何我做不到。

我轉頭想向煜宸求救,可剛看到他,我眼前就黑了,人也緊跟著失去意識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