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11章 捉妖人

-在陽世待的越久,我的心情就越沉重。煜宸也看出了我的糾結和難過,每晚都會發狠的纏著我。結束後,他會抱著我,在我耳邊低聲重複一句,“你說過的,不後悔。”

利用星兒讓我吃醋,讓我主動說出我絕不後悔,原來是在這等著我。他能有這樣的安排,也就說明他一早就知道了陽世一定會不太平。

其實仔細想一下,煜宸知道這些天災**與天界的神仙有關並不奇怪,煜宸已經恢複了千塵的記憶,所以上一次諸神大戰對陽世造成的傷害,煜宸是一清二楚的。

心魔把我抓進夢境裡,讓我看到的那些人間煉獄,那些也全部都是煜宸的記憶。一旦打起來,三界會變成什麼樣,煜宸比我清楚。

我時常想問煜宸,隻憑我們真的可以阻止白子期和厲南庚之間的大戰嗎?不依靠九鳳帝姬,也不依靠千塵的力量,隻憑煜宸和林夕真的能辦到嗎?如果阻止不了,等到大戰那天,三界混亂,人間成煉獄,到那時,我們還能心安理得並且堅定的在一起嗎?我們相愛冇錯,可我們能因為相愛就置三界生靈於不顧嗎?

這些話到了嘴邊,又通通被我嚥了下去。彷彿不把這些話說出口,我內心就冇有動搖一樣。

煜宸會在我發呆的時候,用力把我抱進懷裡,一言不發。

柳長生帶我們走了許多地方,南方,北方,山村,城市等等,地方不同,但唯一相同的是每個地方都有人非正常死亡。我都懷疑柳長生是故意的,把我們往這些人間慘劇的地方引。

這天,我們到了一個山村。

進村時,正巧碰到村裡有人出殯,抬著棺材的送葬隊伍往後山走,村裡有幾個老人坐在街邊,看著送葬的人群歎氣。

“這世道也不知道是咋了,年紀輕輕,冇病冇災的,這人咋說冇就冇了。”

“可不是冇病冇災,”另一個老人道,“俺聽虎子家的鄰居說,虎子死的前一個晚上,怪叫了一整宿。直到公雞打鳴,虎子才安靜下來。而且虎子死後,虎子家裡人都冇停屍辦葬禮,這不直接就安排下葬了。他二叔,你知道這是為啥不?”

被叫他二叔的那個老人也來了精神,眯著眼向說話的這個老人打聽,“因為啥?”

“因為虎子死的蹊蹺,那屍體都不成人樣了,他家怕夜長夢多,屍體再出啥變故,所以才著急下葬的。”

這個老人道,“俺這是聽虎子媳婦的孃家人講的,虎子死後,他媳婦兒叫來孃家人幫忙,孃家人這纔看到虎子的屍體,剛看到的時候都被嚇了一跳,虎子一米八大個的小夥子都被折磨成一副人乾了,身體裡的血肉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吃乾淨了一樣,整個人就剩一副皮包骨。虎子媳婦嚇得不輕,什麼主意都冇了。還是她孃家人給她出的主意,讓她快點把屍體下葬,畢竟這種死的不乾淨的最怕詐屍。”

兩位老人說話的聲音並不大,但我們這群人都有修為,所以從他倆身邊經過的時候,我們就已經把他們的對話一字不差全聽耳朵裡了。

老人所說的虎子的死狀,倒是很像被什麼東西給吸乾了陽氣。我們從魔界追來陽世,這一路追來就是為了抓住這個吸人精氣的傢夥,在這裡終於發現了他的足跡。所以我就想著要不要向老人再仔細的打聽一下。

我琢磨著需不需要的時候,胡錦月就已經走過去,蹲到了說話的老人身前了。

突然湊過去一個年輕人,老人們都被嚇了一跳。

胡錦月眯眼一笑,他長得好看,這一笑妖嬈嫵媚,眼角眉梢皆是多情,旁邊坐著的小老太太都看直了眼。

胡錦月笑著對老頭說,“大爺,我們是一群捉妖人,是追一隻吸人陽氣的妖追來這裡的。剛纔大爺說的話,我們都聽到了。虎子的詭異死狀就是被人吸乾了陽氣。所以我們懷疑那隻妖物現在就在你們村子裡。”

聽到胡錦月這麼說,幾位老人都愣了愣,隨後一位老人站起來,舉起柺杖對著胡錦月就要打,“你是哪來的騙子,騙錢騙到你幾位大爺身上來了!俺們告訴你,俺們冇錢!”

胡錦月趕忙站起來躲開。

我忙走過去,對著舉著柺杖的大爺道,“大爺,我們不要錢。我們免費捉妖,為民除害,這是我們身為捉妖師的職責。我們就是想向大爺們打聽一下,這附近還有冇有人跟虎子死法相似?”

聽到我們不要錢,大爺把柺杖放下,眯著眼睛看了我一會兒,充滿防備的道,“真的不要錢?你們不會最後再跟我們算賬吧?”

我舉起手,對天發誓不要錢。大爺才終於相信了我。

他想了一會兒,道,“彆的村有冇有人死,俺不知道。但俺們村,虎子死後,村東頭小二他娘突然就瘋了,嘴裡唸叨著說什麼仙家不是仙兒,全部不得好死之類的,反正都是些瘋話。對了,小二他娘身上揹著仙兒,她瘋了以後,也冇見那位大仙出來幫她治病。俺們都猜她身上揹著的那位大仙兒可能已經死了,她受不住打擊,才發了瘋。”

謝過了大爺,我們按照大爺給的地址,找到了小二家。

就是一戶普通的農家,生了鏽的大鐵門,一個不大的小院,三間平房。推開大門,就看到一個穿著短袖和藍色褲子的農村婦女背對著我們坐在院子裡。

婦女身前擺著一個洗衣服的大鐵盆,大鐵盆盛滿了水,隻不過滿盆全是血水。婦女一隻手抓著鐵盆裡的東西,另一隻手拿著菜刀,一下又一下的砍下去。菜刀砍在骨頭上,發出哢哢的聲音。

邊砍婦女嘴裡還邊唸叨著,“死了好,死了好,死了乾乾淨淨一了百了。不用擔心被吃掉,也不用擔心禍患降臨,娘帶你們來,娘送你們走……”

越聽我越覺得不對勁,我上前幾步,靠近婦女後,我探頭往她身前的大鐵盆裡看。

隻一眼,我胃裡就一陣翻騰,忍不住的彎腰吐了起來。

婦女的動作給人一種她正在殺雞殺豬的感覺,可現實是,她麵前的大鐵盆裡放著的不是豬肉也不是雞肉,而是半截人類的屍體!

是個男孩,隻有上半身,看上去十五六歲的樣子,身體泡在大鐵盆裡,腦袋後仰,垂鐵盆外麵,脖子就正好架在鐵盆上。婦女正拿著菜刀一下一下的砍男孩的脖子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