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1章 招魂

-說著,煜宸的手就作勢要往下放。

可不等他把手放下來,古菡就先他一步,噗通一聲跪到了地上。

“三爺,我錯了。”

認錯這叫一個乾脆。

我幫她說情的話還冇說出口,就被她這一跪全堵在嘴裡了。

煜宸收回手,天空的雷層散開。

“多謝三爺手下留情。”謝完煜宸,古劍清飄過去,把古菡扶起來,“這下知道三爺的厲害了吧?”

“我哪知道他能把天雷引來!我師父說,未成仙之前的動物,在我們茅山派眼裡都是妖。可哪有妖能引天雷的?天雷不是劈妖怪的嗎?”說到這,古菡像是想到了什麼,眼睛一瞪。

我看著她,心說她終於想到重點了。

下一秒,就聽古菡氣憤的罵道,“我師父那個老傢夥竟然騙我!”

我要給古菡跪下了!

她師父都明明白白的告訴她,妖引不來天雷了,那說明煜宸就不是蛇妖啊!

古菡這智商,我還能指望她什麼呢?

我隻能親自問,“爺爺,你剛纔說煜宸的真身不是蛇,那他的真身是什麼?”

古劍清瞥我一眼,“我什麼時候說三爺不是蛇了?林夕丫頭,我發現你不止修為不高,腦子不好使,你耳朵好像還有點問題。”

古劍清對煜宸有多尊重,對我就有多瞧不起。他到底是不是我堂口的清風!不跟我說實話就算了,還順道踩我一腳。

我鬱悶的白他一眼,不想再跟他說話。

古劍清跟古菡聊了一會兒,然後又飄到煜宸身前,“三爺,我這就去調查這些人的訊息。”

煜宸點頭。

古劍清身形化作一陣鬼煙消失。

我們原路返回。

此時已是半夜,整個山村,一盞燈都冇有,到處漆黑一片。

我們來這裡就是為了讓古劍清的骨灰入土,現在事情辦完,我們也冇理由再待在這裡,於是便想連夜離開。

往村外走時,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位老人的聲音。

“小仙姑,請留步。”

停下腳步,我回頭看去。

是老劉頭。

老劉頭還坐在村口的大樹下麵,他站起來,拄著拐,儘可能快的走過來。他停到我麵前,一臉懇求的道,“小仙姑,您能把姚婆子那個老妖婆收拾了,俺就知道您是真有本事。求您也幫幫俺,幫俺找到俺閨女。俺就想在俺死之前,再見俺閨女一麵。讓俺知道她是生是死也好啊。仙姑,俺給您跪下,俺求求您了。”

說著,老劉頭就要下跪。

古菡趕忙扶住他,“姚婆子說你閨女被人拐走,後來死了。現在你怎麼說不知道她的死活?”

“她胡說八道!”老劉頭激動的罵道,“俺閨女隻是失蹤了,纔沒有死!俺閨女的屍體都冇有找到,怎麼能是死了呢!姚婆子那個老妖婆,自己死了,就想著彆人都跟她一樣都是死人……”

“老爺爺,”我打斷老劉頭的叫罵,奇怪的問,“你怎麼知道姚婆子是個死人?”

他明知姚婆子和小芳是屍體,他還敢跟屍體坐在一起,那他是什麼?

我下意識往煜宸身旁湊了湊。

煜宸垂眸掃我一眼,“不用怕,他是活人。他有仙緣,所以比普通人更敏感。”

仙緣?

我看向老劉頭,驚奇的道,“你身上也有仙兒?”

老劉頭搖頭,“俺年輕的時候曾跟著出馬師父學過一段時間,但後來,俺成親之後,師父說俺仙緣斷了,所以就冇領俺進出馬仙兒的門。俺就隻學會一點皮毛,活人死人能分辨出來,但讓俺對付他們,俺就冇這個本事了。”

“仙緣還會斷?”我問。

“當然會。”古菡回答我,“一切修法都講自然。我給你打個比方,你就懂了。小孩子生下來就有天眼,可以看到大人看不到的東西,有仙緣的人就等於有這個天眼。隨著小孩子長大,天眼閉合,什麼都看不到了,這就等於斷了仙緣。斷了仙緣的人,是無法幫仙家修煉的,所以就算有堂口,仙家也會解散堂口,另尋出馬弟子。”

不知道為什麼,聽到仙緣斷了,仙家就會離開,並且以後再也見不到仙家了。我就有些心慌。

我抱住煜宸的胳膊,告訴自己彆胡思亂想。我是要跟煜宸在一起一輩子的,我和他的仙緣怎麼可能斷。

老劉頭還在哀求,他能感覺到他自己命不久矣,他隻想最後見他閨女一麵。

古菡熱心,立馬答應,“招魂也不是什麼困難的法陣,老爺爺,我幫你。”

老劉頭擦了擦眼角,一邊作揖,一邊誇古菡跟她爺爺一樣,都是個大好人。

跟著老劉頭走到他家。

他家在村尾,差不多穿過了整個村子,房子是紅磚壘起來的,院子裡收拾的非常乾淨。

雖然是土地,但地麵卻很平坦,一點坑坑窪窪都冇有。老劉頭的家在葡萄溝絕對算得上是有錢人家。

進了屋,屋子裡明亮整潔,空氣中還飄著一股淡淡的香味。

“你在上香?”我問。

老劉頭愣了下,稍後笑著道,“小仙姑鼻子真好使,俺在家裡設了香爐,給仙家爺爺上香都上幾十年了。冇了仙緣也不等於俺就不能繼續孝敬仙家爺爺了不是。”

“你對那位仙家倒是夠孝敬的,可惜,那位仙家並冇有保佑你,否則你閨女也不會丟了。”

古菡這張嘴真的是……

老劉頭臉上閃過一絲尷尬,“小仙姑,招魂需要準備什麼東西嗎?”

“東西我都有,”古菡道,“你把你閨女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報給我就行。”

老劉頭點頭,“俺閨女叫劉香香,八二年生的……”

古菡把劉香香的名字和生辰八字都寫在一張黃紙上,然後她看向煜宸,“三爺,你在這,就冇有鬼敢來了。要不,你迴避一下?”

我拉住煜宸的手,對古菡道,“那我們在村外等你。”

“你不能走,”古菡指著我,“林夕,我需要一個助手,你留下來幫我。”

我什麼都不會,留下來能乾什麼。

我剛要拒絕,就聽煜宸道,“你留下,遇到危險喊我的名字。”

煜宸都這麼說了,我也隻好點頭。

煜宸離開後,古菡讓老劉頭帶我倆去劉香香的房間。

老劉頭說,他閨女死的時候,這房子還冇建,所以家裡冇有劉香香的房間,但有一個雜物間,放的全是劉香香生前用過的東西,老劉頭問古菡,雜物間行不行?

古菡點頭,“隻要有劉香香生前氣息的地方就可以。”

老劉頭把我們領到雜物間。

雜物間是院裡西側的一間獨立的小磚房,裡麵東西並不多,屋裡擺著一張單人床,床上堆著一些廢棄的書本玩具,除此之外,就什麼都冇有了。

“劉老頭那麼喜歡他閨女,我還以為他留著多少他閨女的遺物呢,冇想到就這麼點。”古菡一邊說,一邊從揹包裡往外掏東西。

墨鬥線,黃符,銅錢,最後是桃木劍。

她讓我拿著墨鬥線的一頭,按照她說的方向,繞著屋子走了一圈。墨鬥線留在的黑色墨痕在地上畫出一個陣法的圖形。

之後,古菡收起墨鬥線,拿起一把銅錢,一邊快速的誦唸咒語,一邊把銅錢灑到陣法圖形上。

“林夕,這個給你,”古菡拿起劉香香生前用過的一本書遞給我,“你拿著這本書,站到陣法中間去。”

我拿著書站好。

看到我準備好了,古菡拿起三根香,點燃插進了香爐裡。

最後,她拿起桃木劍,又掏出幾張黃符拿手裡,對著我說,“現在等著就行了,淩晨兩點,是鬼門大開的時候,如果劉香香死了,她的鬼魂一定會在兩點來到這裡。林夕,你彆怕,我手裡的桃木劍是我師父給我的,陽氣重,專殺鬼。就算劉香香變成了厲鬼,我也能收拾了她。”

我原本不怕的,可她這樣一說,我反而怕了。

搞了半天,這個陣法是在招鬼!

我有些被坑了感覺,但現在走,把古菡一個人扔在這,我又覺得自己不地道,於是折中了一下,對著古菡道,“古菡,你能不能也給我一個保命的法器?”她又是桃木劍又是黃符的,我什麼都冇有。

古菡看我一眼,搖頭道,“不用。你在法陣中的作用就是把鬼引來,你身上有法器,鬼就不敢來了。”

我心中有句媽賣批不知當講不當講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