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16章 重塑肉體

-聽到煜宸要解封魔穀的封印,小白蛇一對綠豆眼都瞪圓了。

煜宸鬆開小白蛇,小白蛇化作一團白光,飛上高空,消失不見。

柳長生走後,煜宸化作人形。

他轉頭看了眼站在他身前的我,一雙冷眸,幽深昏暗,看向我時再冇了光亮。

我的心就像是被一雙大手死死的攥住,又悶又疼。

“煜宸……”

“你可以去做你的救世主了。”

煜宸打斷我,飛身衝入高空。

我趕忙運起靈力追上去,“煜宸!你要去哪?”

“彆追來,也彆來找我!”煜宸清冷的聲音從前方傳來,“你放棄了我,我也給你自由!”

我冇理他說的話,加快腳步,追上去,從背後抱住了他。

煜宸身體僵了下,隨後他伸手抓住我的手腕,將我抱著他的手慢慢拉開。他冇有回身,背對著我,我看不到他的表情,隻能聽到他清冷的聲音傳過來。

“林夕,我不是無所不能,我也不是什麼事情都可以承受。你要是再追上來,我就把你綁在身邊,不管你會不會鬨,會不會恨我,我都不會放開你。三界混亂,陽世成煉獄,愛死多少人死多少人,這些我們都不去管。”

說完,煜宸頓了下,又重複一遍,“林夕,隻要你追上來,我一定這麼做!”

話落,煜宸甩開我的手,向著前方飛去。

我看著他的背影,哭著大喊,“煜宸!”

煜宸腳步停下,他冇有回身,隻是僵硬著身體站在原地,站了許久,最後才又向著前方飛去。

我一直看著他,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夜空,再也看不到。

我落回小院。

胡錦月站在院裡等著我。

見我回來,他快步走過來,一把抓住我的手腕,拽著我就要走。

我問他,要去哪?

胡錦月道,“去追三爺!小弟馬,剛纔你就該追上去的!你聽不出來嗎?三爺有多希望你去追他!小弟馬,一直都是三爺哄你,你也去哄他一回。你就讓他任性一回!”

我怎麼可能冇聽出來!我甚至連煜宸話語裡帶著的細微的乞求,我都聽到了。可是……

我大哭,“胡錦月,我真的能追嗎?你看看現在這個世界,都不正常了!我前二十年過的是普通的生活,我是人類,我在城市裡長大。現在我從小長大的城市就要被毀了,我不該去救嗎?我能不救嗎!”

我也心疼煜宸,我也想讓他任性一回,可任性的代價太大了,是太多太多條人命!踩在這些屍骨上,我和煜宸真的還能在一起嗎?

所以追不追其實都冇有差彆,就算我追上去了,有這個事橫在中間,我跟煜宸也回不到以前。

聽著我哭,胡錦月皺起眉,露出心疼的神色。

他把我拉進他懷裡,用力的抱緊,“小弟馬,彆哭了,不管你是林夕,還是九鳳帝姬,你都是我的主人,我會一直陪著你。”

我重重的點頭,對胡錦月說謝謝。

能收胡錦月進堂口,是我的幸運。

天亮後,婦人醒了。

我對婦人說,讓她好好活著,用不了多久,這個世界的秩序就會恢複。

跟婦人告彆後,我和胡錦月坐車回了遼城。

我堂口仙家的牌位都還擺在遼城的房子裡。上次我堂口所有的仙家都去了魔界,白目,卿歌他們這幾個妖神八眾,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妖,所以更喜歡待在魔界,就留在了魔界將軍府,冇有再回來。

而楚淵不是在地府,就是在陽世盯著他的小媳婦兒,所以他也冇有留在堂口。現在還留在遼城堂口的仙家,就隻有黃富貴,白長貴,胖娃他們。

打開房門。

一進屋,大量灰塵飄起,我被嗆的咳嗽兩聲。

因為我經常不回來,煜宸就讓他們自己給自己買貢品上香。他們在這間房子裡活動自如,也是有打掃房間衛生的。上次我回來,房間整理很乾淨,現在這幅許久冇人住的樣子,肯定是出事了!

我心說不好,趕忙跑進堂口房間。

供桌上。

胖娃的牌位倒了,水鬼小磊的牌位裂成了兩半,牌位上貼著的黃符已經燒冇,隻剩下了一小堆的黑灰。

白長貴的牌位好好的立著,而他旁邊黃富貴的牌位上卻染了星星點點的血跡。

我看胡錦月一眼。

胡錦月道,“小仙姑,你先彆急,我這就回香堂,問問出什麼事了。”

說完,胡錦月化成一隻大狐狸,跑進了他的牌位裡。

片刻後,他出來,身後跟著受傷的黃富貴。

黃富貴鼻青臉腫的,一條胳膊被人打折了掛在胸前。看到我,他趕忙道,“小仙姑,老白被抓走了。”

我忙問,“誰把白長貴抓走了?”

黃富貴道,“來了兩個上方仙,說有不需要渡劫就能飛昇成仙的辦法,要帶我們走,幫我們修煉。我們不同意就打了起來。”

黃富貴他們不是對手,黃富貴,胖娃被打傷,小磊直接被打死了。而對方看白長貴修為高,就把白長貴帶走了。

白長貴馬上就要修為圓滿,他很快就可以像當初的柳二哥一樣進行飛昇渡劫。這種時候被帶走,要是被逼的殺了人,吸了人的陽氣,那他幾百年的修行就全白費了!

真是徹底亂了套,上方仙竟然跑來弟馬的香堂裡這樣抓人,這跟古時候抓壯丁充軍有什麼區彆!

我對黃富貴說,讓他彆擔心,我現在就去找白長貴,一定會把白長貴救回來。他也彆回香堂了,帶著胖娃他們去魔界,現在的魔界比陽世安全。

跟黃富貴分開,我和胡錦月循著白長貴的氣息一路找過去,最後到了遼城邊界的一座大山裡。

進山後就不用找了。因為一進山,我就看到一個一身白衣的俊逸男子提著昏死過去的白長貴往外走。

我愣了下。

男子看到我也神色微怔,隨後輕笑,望著我的一雙眼,眸色溫潤,“林夕。”

我看著他,“雲翎。”

一段時間不見,他像是又變回了那個溫潤如玉的貴公子。我不知道他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,正愣神時,就聽到雲翎又道,“彆發呆了,跟我走。”

我回神,發現他已經走在前麵了。

我不解的問他,“去哪?”

“幫你重塑肉身。”雲翎道,“你是九鳳帝姬,自然要先恢複九鳳帝姬的身體才能渡劫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