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29章 你變回來

-

從這番話也基本可以確定麵前的這個男人是煜宸還是千塵了。

胡錦月呆愣了下,隨後氣呼呼的對著煜宸喊道,“三爺,你怎麼能說這種話呢!如果有彆的辦法,小弟馬也不想離開你啊!三爺,你現在這樣對待小弟馬,真的是有些過分了!”

“那我該如何對她?”煜宸輕笑,神色帶著抹自嘲的味道,“她拋棄了我,我卻還得對她用情至深,不離不棄是麼?她很偉大,為三界太平犧牲自己,她救了三界,那有天下蒼生念著她就足夠了,不需要多一個我。”

煜宸話落,他懷裡的兔子精就抬起素白的手,勾住煜宸的脖子,把臉往煜宸懷裡蹭了蹭,“大帥,他們隻會惹你生氣,太煩人了。我們不要理他們,我們繼續去快活。”

煜宸捏了下兔子精腰間的軟肉,瞧見兔子精被他撩的身體輕顫,煜宸輕笑出聲,不再搭理我們,抱著兔子精進了身後的房間裡。

我昂頭看著樓上的房間,說不清是氣憤更多還是傷心更多。我隻知道我很痛苦,我不認為自己的選擇有錯,我隻是冇想到事情會往這個方向發展。

我去赴死,我知道煜宸肯定會傷心,可我原本以為他即使再傷心,他也會看在孩子的份上,不與千塵打交道,不讓自己處在危險之中,他會留下來好好的照顧兩個小傢夥長大。我真的冇有想到他會跑來跟千塵融合,更冇有想到融合以後,他會變成如今這幅模樣!

是墮落?還是隻是單純的對我的報複?

我難過時,就聽到胡錦月氣憤的道,“小弟馬,你先彆傷心,三爺肯定是為了氣你,才裝出了這幅樣子,他修行千年,名聲在外,什麼妖精冇見過,他纔看不上這群小妖!小弟馬,你要是不信,我證明給你看。我現在就去宰了那群兔子,三爺絕對不帶阻止我的!”

話落,胡錦月就要衝上去。

我伸手攔住胡錦月,“不用。”

胡錦月一驚,隨後皺著眉看向我,“小弟馬,什麼叫不用?這件事不能就這樣算了,你要是現在走了,你跟三爺就真的再冇有可能了!”

“我自己去。”我手臂一甩,神兵出現在我手中,我昂頭看著上方的房間,道,“那些人,我自己動手解決!”

說完,我運起靈力,衝進上方的房間裡。

房間是一間臥房,空間很大,佈置奢華,地麵鋪著地毯,地毯上放著一張矮桌,矮桌上擺滿了珍饈美味。

一進房間,撲麵而來的就是一股酒氣和胭脂水粉混合在一起的味道。

此時三個貌美的,上身隻穿著肚兜外披一件薄紗的年輕女子正圍在矮桌旁,嬉鬨著喝酒。看樣子是都有些喝多了,一個個東倒西歪,白嫩的臉上掛著一坨紅暈。

我往四周掃了一圈,發現煜宸冇有在這裡。

我心中不僅騰起一絲歡喜,果真像胡錦月說的,煜宸跟這些女人冇有任何關係,他隻是做樣子給我看罷了!

正想著,我就聽到屏風後麵突然傳來一聲女子的嬌吟。

我心頭一緊,趕忙衝了過去。

屏風後麵擺著一張大床,大床前是一張擺放茶水的圓桌。此時茶具都被掃落在了地上,原本擺放茶具的圓桌上陳列著女人曼妙的軀體。

是那隻小兔子!

兔子精躺在圓桌上,本來布料不多的衣服,這會兒更是全被扯爛了,雪白的肌膚外露,散落的布條隻勉強能遮擋住重要部位。

兔子精麵色潮紅,正一隻手勾著煜宸的脖子,另一隻手沿著煜宸漂亮的腹肌往下摸。

煜宸手撐著桌子,將兔子精困在他與桌子之間,一雙黑眸盯著小兔子的眼睛,唇角勾起邪氣的笑,並未阻止兔子精慢慢滑向他褲子裡的手。

看到這一幕,我大腦嗡的一聲,整個人就像是被雷給擊中,大腦一片空白,甚至身體都有片刻的脫力。

“你們……”我握緊手裡的神兵,強迫自己冷靜,對著煜宸大喊,“煜宸!”

聽到我的喊聲,煜宸抬眸,漫不經心的看向我。

他身下的兔子精也看向我,臉頰通紅,眸含春水,整個就是一副剛剛滿足過的臉。她對著我笑,“小姑娘,你這是反悔了?打算來跟我們一起玩了……”

“滾!”我打斷她的話,提劍指向她,憤怒的道,“現在馬上離開這裡,否則彆怪我不客氣!”

兔子精愣了下,隨後勾著煜宸的脖子坐起來,整個人窩在煜宸懷裡,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,“哎呦呦,我可真是怕死了呢!大帥,她要殺人家,你可要為人家做主。”

煜宸修長的手指輕輕撫過兔子精的光潔的後背,一雙黑眸盯著我,話卻是對兔子精說,“小妖精,放心,我護著你……”

不等煜宸把話說完,我已完全冇了耐心。我手握神兵衝過去,青銅劍瞬間就刺穿了兔子精的身體。

兔子精顯然冇想到我真的會動手,她驚愕的瞪大眼睛,看我一眼後,又轉頭看向了煜宸,赤紅的眼睛裡充滿了不解與難以置信。

她冇有想到我真的會殺她,更冇有想到在神兵刺過來的瞬間,口口聲聲說會保護她的大帥竟丟下她,瞬移到了遠處,丟下了她一個人。

兔子精就在驚愕不解的情緒裡嚥了氣。

煜宸閃身到了窗邊,他懶懶的靠在窗子上,雙手環抱於胸前,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,平靜的看著我殺死兔子精,看著我把神兵拔出來,看著我一步步走向他。

等我距離他足夠近了,他才輕挑眉峰,開口,“怎麼?隻殺她不解氣,還想殺我?”

我看著他這幅樣子,心痛極了,“煜宸……煜宸!你告訴我,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!你不要鬨了好嗎,煜宸,你變回以前的樣子行嗎……”

對於我的哭訴,煜宸冇有任何反應。他瞥了眼地上兔子精的屍體,然後才轉眸看向我,漫不經心的道,“林夕,我的玩物被你殺了,你得賠償我。”

我愣了下,一時冇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。

不等我對他這句話做出反應,煜宸就突然伸手,抓住了我的手腕,接著把我用力的一推,就將我按在了桌子上。

他從我背後壓下來,啟唇輕咬我的耳朵,低沉的嗓音傳入我耳中,“剛纔冇做完的事,就由你代替她跟我做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