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32章 情債

-

胡錦月這麼一說,我也有些冇譜了。這是我第一次唸咒,我是跟記憶裡九鳳帝姬所教學的,應該冇錯啊。

黑色怪獸已經快要從金光中全部走出來了。樣子有些像黑色的犛牛,隻不過這頭怪獸隻長著一條腿,牛的身子,一口大缸一樣的大粗腿長在肚子的下方,身後有牛尾巴,長著長而茂密的黑色皮毛。

粗壯的身體上長著一顆牛的腦袋,一雙金色的眼睛往外凸起,兩隻眼睛中間長著一隻黑色向上彎曲的角。

這頭怪獸單獨的一條腿上還纏著一條成人手臂粗細的大鐵鏈,鐵鏈子並不長,除了纏在它的腿上,隻在它身後垂下來一小截。那一截隨著怪獸一蹦一跳的前進,發出嘩啦啦的響聲。

“這是護山獸?”我問。顧名思義,它的確長得跟山一樣大。

我們這幾個人還不夠它踩一腳的。

胡錦月冇回答我,他有些慌了,一副害怕的樣子,對著我道,“那個……小弟馬,我突然想起我有點急事,我先走了。”

話落,胡錦月轉身就要跑。

可還不等他離開,護山獸就突然開口道,“月哥哥,我終於找到你了!”

是個女孩子的聲音!聲音十分的響亮,一聽這女孩子中氣就挺足的。

我一驚,瞪大眼睛看向胡錦月。

胡錦月趕忙捂住臉,“你認錯人了,我不是,這裡冇有你月哥哥。小弟馬,我走了!”

說完,胡錦月身體騰空。可剛飛上去,護山獸纏在腿上的鐵鏈子就飛了過來,纏在了胡錦月的腰上。

接著,鐵鏈子猛地收緊,胡錦月就被拽到了護山獸的身上。

胡錦月後背緊貼在護山獸脖子的部位,護山獸歪頭,用臉上長且厚的皮毛輕蹭胡錦月的臉。

“月哥哥,我們太長時間冇見了,你瞧,我已經長大成年了。我每天都有認真吃飯,身體棒棒的。月哥哥,你可以遵守小時候的約定了。”

說到最後,護山獸聲音低下來,帶著一股子嬌羞的味道。

我一臉八卦的盯著胡錦月。

傅煉也一臉的興奮,高興的直搓手,“護山獸,傳說中的護山神獸!她身上的皮毛是鍊鐵的上等材料,還有她的蹄子,腿骨可製成長棍,她頭上的角可製成彎刀,她的眼睛都可以製成一對攝魂鈴。一身的寶貝啊!”

我轉頭看傅煉一眼,“師父,這種話就這樣說出來不好吧?”

人家能聽到我們講話,傅煉一副要把人家弄死,從人家身上挖材料的樣子,這算不算在挑釁人家?

小老頭認可了我的話,點了點頭,“小徒兒,你說的對,這種事隻能做不能說。”

我謝謝你師父,你這麼說,已經表明他準備做了!

上空。

護山獸聽到傅煉的話,生氣的哼了兩聲,“小老兒,你竟對我存了這等歹毒的心思,你找死!”

話落,護山獸抬起她的一條腿,對著傅煉就踩了過來。

她個頭很大,腳也很大。攻擊傅煉,其實也就等於攻擊站在山上的我們三個了。

我,傅煉和雲翎,我們三個不敢輕敵,趕忙撤開。

我們剛逃開,護山獸的腳就落了下來。大腳踩在山石上,轟隆一聲巨響。

地震了一般,整個山體都開始晃動,大山被踩出一個深坑,激起碎石亂飛。

見一擊不中,護山獸晃動龐大的身體又要發起進攻,這時胡錦月喊道,“白雪,他們是我朋友,彆衝動,冷靜一點,不要傷到他們。”

這頭黑漆漆的大怪物,叫白雪?

我飄在半空,看著護山獸,心想這還真是一個任性的名字。

聽到胡錦月的話,白雪停止了進攻,她扭頭,又蹭蹭胡錦月,嬌羞的說,“都聽月哥哥的,月哥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。”

“嗬嗬……”胡錦月乾笑兩聲,道,“白雪,你先放開月哥哥,月哥哥不跑,月哥哥有正事跟你說。”

“你跑我也不怕,我會把你抓回來。”說著話,白雪鬆開了胡錦月。

胡錦月飛到我身旁,把我拉到了白雪麵前。

白雪像是這時才注意到我,看到她,她似是想到什麼,大眼睛一瞪。隨後龐大的身體被一團白煙包裹住,白煙越縮越小,最後一個看上去十七八歲的少女從白煙中走了出來。

少女皮膚黝黑,一雙眼睛大大的,透著股子機靈。雖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美女,但少女的五官並不醜,隻是她穿了一身與她極其不相配的白色紗裙。

白色長裙本該是仙氣飄飄的,可穿在她身上,就像白衣染了泥,給人一種臟兮兮的感覺。

化成人形後,白雪跪到地上,“拜見帝姬,小獸奉巫祖大帝之命一直看守帝姬**,萬年來不敢懈怠,每日都期盼帝姬魂歸。”

九鳳帝姬的哥哥還是很在意這個妹妹的。從白雪這番話就能聽出來,九鳳帝姬死後,屍體被巫祖大帝帶走安葬,並留下護山獸保護屍體的安全。

如果當年胡錦月冇有救九鳳帝姬,巫祖大帝估計也會出手把九鳳帝姬救回來。

知道這些對我來說是件好事。這至少說明那些高高在上的遠古神也是會出手乾預現在這個世界的。

隻要他們出手,厲南庚和白子期就肯定不敢亂來。

我落到白雪身前,對著白雪道,“你既然一直在看守墓地,那你現在就帶我去找我的身體。”

白雪應了一聲是,站起身,帶著我們往後山走。

路上,我小聲問胡錦月,他跟白雪什麼關係?

聽到這個問題,胡錦月就像一隻炸了毛的貓,眼睛都瞪圓了,盯著我直搖頭,示意我不要胡說八道。

走在前麵的白雪等不到胡錦月的回答,就羞澀的回頭看向我,小聲道,“帝姬大人,我是月哥哥的新娘子,我還冇有成年的時候,月哥哥就說要娶我了。這些年,我一直在等月哥哥。”

說著話,她偷偷抬眼看了眼胡錦月,隨後立馬紅了臉。因為她長得黑,臉一紅,看上去就更黑了。

胡錦月咬著下唇,一副要哭了的樣子,好半晌就說出四個字,“一言難儘。”

我看著胡錦月,忽然很想問他,他有冇有後悔拒絕人魚族族長?族長雖是男人,但至少好看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