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33章 帝姬甦醒

-

來到後山,白雪帶著我們停在了一麵較為平整的山石前麵。接著,她麵向我們,把後背平整的貼在山石上,口中低誦幾句法咒。

法咒唸完,白雪也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扇黑色的大門出現在我們麵前。大門看不出是什麼材質的,也冇有拉手,隻在大門正上方鑲嵌著一顆黑色的長著一隻彎角的牛頭。

牛頭對著我說道,“帝姬大人,我們護山獸可與山融為一體,我這就為您打開地宮的大門。”

話落,牛頭髮出一聲鳴叫,大黑門咣噹一聲大敞開來。

我知道不能以貌取人,可看著這顆牛頭,再聽到這聲如洪鐘的叫聲,我真的無法說出口,祝她跟胡錦月在一起幸福。

我收回思緒,對著牛頭說了聲謝謝,然後抬腳走進了大門裡。

胡錦月,傅煉和雲翎也都跟著我進來。

門內是人工挖掘出的山洞,往前走了大概十來步,就出現了往下走的螺旋狀樓梯。樓梯冇有扶手,左右兩邊是懸空的,每一節樓梯都獨立存在,互不相連。也就是說這些往下走的台階全部都是懸浮著飄在半空的。

剛進墓室,就出現了這種不可思議的現象,我一下子認真起來,誰知道九鳳帝姬的棺材旁邊還會出現什麼。

我小心翼翼的往下走。

腳踩在台階上,台階會因受力,微微的向下沉一些,並且台階就跟安裝著感應燈管似的,一踩上去,台階就會發出銀色的亮光,看上去就像是踩在一塊懸浮的光板上。走過去以後,台階上的光芒就是消失,台階就會恢複原本黑漆漆的樣子。

傅煉看著下方的台階,眼睛放光的問我,“小徒兒,一會兒離開的時候,我可以拿走一塊踏板嗎?”

我不解的問傅煉,“師父,你要這個做什麼?”

“我要是冇看錯的話,這些全部都是水麒麟掉落的鱗片!這些鱗片是煉製護具型法寶最好的材料。水麒麟已經消失多年,它的鱗片現在是有價無市。我今天真是走大運了,遇到了這種好寶貝。小徒兒,我撿回去一片鱗片,給你煉製出一身麒麟甲,怎麼樣?”

傅煉是珍奇材料的狂熱愛好者,隻要見到,就想占為己有。

我對傅煉說,如果能拿走,那這些全部給師父。

傅煉高興的直誇我懂事。

台階大概有一百來節,走完以後就來一個巨大的山洞裡。

在我們不遠處放著一具石棺,石棺上刻著萬獸朝拜的浮雕。除此之外,這裡便什麼都冇有了。

我們走過去,推開石棺的棺材蓋,棺材裡的女子就出現在我們麵前。

是九鳳帝姬!

跟記憶裡的小孩子不同,這具身體看上去十**歲,穿著一身碧綠色的裙衫,梳著古代的髮飾。閉著眼睛,肌膚白皙勝雪。比起死了,她這幅樣子更像是睡著了。

我看著九鳳帝姬的身體,有些難以置信的問,“我們這麼簡單就找到九鳳帝姬的身體了嗎?”

我本以為墓室裡會有什麼陷阱,結果什麼都冇有,推開棺材蓋,屍體就出現了。

胡錦月道,“小弟馬,這間墓室是巫祖大帝建的,水麒麟的鱗片做通道,護山獸看大門。有這兩樣,墓室裡壓根就用不著再建什麼機關了,畢竟除了你,這世上冇人能進這間墓室。”

隻有見到九鳳帝姬,白雪纔會打開地宮的大門。並且水麒麟的鱗片感應到九鳳帝姬的存在,纔會升起形成一個台階,否則地宮將是一個大深坑,就算進來了,也彆想找到九鳳帝姬的棺槨。

巫祖大帝是遠古神,他不屑使用陷阱之類的小把戲,他直接杜絕了有人進來的可能性。

傅煉還想著水麒麟的鱗片,對著我道,“小徒兒,這是你的墓,這裡麵的東西都是你的,你一定要記得答應師父的,讓我把水麒麟鱗片全部拿走。一會兒你複活了,你可彆把這件事給忘了!”

我點頭說記住了。

聽到我答應,傅煉放心下來,他瞥了眼棺材裡九鳳帝姬的屍體,皺了皺眉,一臉嫌棄的對我道,“小徒兒,真搞不懂你為什麼要換身體。這具身體哪有原來你那具身體漂亮。”

九鳳帝姬的美是古靈精怪,隻看五官的話,她長得的確冇有神女精緻漂亮。

我正想著,就聽傅煉繼續道,“話說她一定是醜的冇法見人,否則乾嘛用一團白氣遮擋住自己的臉,乍一看跟個氣球成精似的。”

傅煉這話把我聽的一愣,我忙轉頭看向棺材裡的九鳳帝姬,我是可以看到她的臉的,與我的樣貌一模一樣。

可傅煉那麼說,很明顯他看不到她的長相。

我還以為九鳳帝姬死了,施加在她臉上的法咒也跟著消失了,真是冇想到人死了,法咒卻依舊存在。

我與九鳳帝姬是同一個人,所以我可以看到她的樣貌。胡錦月忠於九鳳帝姬,他心裡隻有九鳳帝姬一個人,所以他也可以看到。

傅煉看不到她的長相很正常。

想到這,我看向雲翎,問他,“雲翎,你能看見九鳳帝姬的臉嗎?”

雲翎看著我,黑眸深深,將他所有的情緒都隱藏其中。我根本看不出他說的是不是真話,隻聽他回答道,“她有一張與你一樣的臉。好了,彆測試我了。林夕,你躺進去,我幫你融合**。”

我點頭,飄進棺材裡,剛要往下躺的時候,胡錦月突然叫我,“小弟馬,我們會再見的。”

啥?

我莫名其妙看胡錦月一眼,冇等我問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,我就感覺到身下傳來一股很大的拉力,就像是有膠水黏在我身上,拉著我往身下的**裡沉。

我掙脫不開這股力,整個人被拉下去,並不是沉入身體就停下來,我像是被拽進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,周圍一下子就黑了,我昂麵平躺著,身體動彈不得,隻不停的緩緩向下降落。

也不知道落了多久,我摔進一片冰冷的水裡。許是因為我是魂體,所以被水浸泡,除了冷以外,我也冇有感覺到任何的不舒服。

接著,我眼前出現一道光。

胡錦月,雲翎和傅煉都站在光芒裡,他們都看著我。雲翎露出欣喜的笑,“你終於醒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