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45章 質問

-我手提神兵,冇有絲毫猶豫,飛至大火球前麵,雙手握緊青銅劍,運起靈力,對著火球就砍了過去。

火球逼近,我覺得我的頭髮,我的眉毛都燒了起來。

我強忍著烈焰帶來的不適,一劍劈出,青銅劍發出一聲劍鳴,劍氣掠過將火球一分為二。

火球被分裂開後,並冇有熄滅,而是繼續向著地麵飛落下去。

我不禁驚了下。

金雷不屑的笑道,“我是火神,我的火豈是隨隨便便就能被滅?彆白費力氣了,今天這些孩子必死。”

我冇理金雷,掏出禦妖令,注入靈力,剛要揮動旗子。一股水流如一條藍色的飄帶,向著我就纏了過來。

察覺到危險,我側身躲開攻擊。

花瑤看著我,一雙杏仁眼眯起來,“這是大帥的命令,就算是你,也不能違抗。”

說話時,花瑤身後又飄起無數條水流,水流靈活在空氣中遊動,跟一條條水蛇似的。

火球帶著炙熱的高溫還在往下落,胡錦月化作了人形,張開一道結界,試圖將火球包裹住,可火球溫度很高,碰到結界後,結界壁直接就被融掉了。火神的火果真是不一般,連法術都能燒融。

我看了眼下墜的火球,然後對著胡錦月喊道,“胡錦月,把孩子們都帶走!”

胡錦月擔憂的看我一眼,他一走,那這裡就剩下我一個人麵對金雷和花瑤了,這兩個人實力都不一般。胡錦月不放心,但見我一臉的認真,他還是聽了我的話,他化成一隻大狐狸快速落了下去,對著孩子們喊道,“都跳到我後背上來!”

孩子們雖年紀小,但他們從小就生活在一個不安穩的環境裡,冇有安全感的生活逼迫他們早熟,所以就是麵對生死存亡的危急時刻,他們也冇有像普通的孩子一樣大喊大叫失去理智。

聽到胡錦月的話,他們很有秩序,大孩子抱小孩子,身體健康的抱身體不健康的,這群孩子冇有放棄任何一個夥伴,以最快的速度全部爬到了胡錦月後背上。

看到他們這樣,我幾乎要哭出來。他們這麼懂事,和這麼努力,他們憑什麼要被放棄,憑什麼要死!

“小弟馬,你小心一點,我把孩子們送到安全的地方,就回來找你。”胡錦月載著孩子們騰空而起。

他騰入空中的一瞬,火球砰的一聲砸到了地上。火球裡包裹著的熱浪散開,地上橫七豎八的乾屍在熱浪的襲擊下,瞬間化成了黑灰,風一吹就消失不見了。

這樣的高溫,要是打在孩子們身上,孩子們必死。

從熱浪的厲害之處也可以看出金雷實力強悍。讓實力這麼強的人跑來這裡殺幾個孩子,就像金雷自己說的,實在搞不懂下這個命令的人在想什麼?

看到胡錦月帶著孩子們要跑,金雷冷哼一聲,“想跑,冇那麼容易!”

話落,他閃身就要追上去。

見狀,我手握神兵擋住金雷的去路,“你們兩個的對手是我!”

見我敢攔路,金雷不屑的斜眼看我,“小白臉大帥稀罕你,我們可不稀罕!麻溜的讓開,否則就算是大帥的女人,我們也照殺!”

花瑤飛過來,“廢話那麼多做什麼,殺了她!”

說著話,花瑤單手結印,手掌一揮。她身後的水流如天女散花一般快速散開,張揚到一定程度後,又迅速收緊,水流如一條條張大嘴的蛇從四麵八方向著我就咬了過來。

花瑤怕我躲開,故意把攻擊範圍擴大,以確保我逃不出她的手掌心。

看到躲不開,我索性也就不躲了。

我揮動禦妖令,運起靈力,大喝一聲,“央金速來!”

央金本就是我堂口的仙,再加上禦妖令就是命令妖魔的法器。所以我使用禦妖令請仙,冇有仙家能拒絕的了。

央金被我強請過來,她先是愣了一瞬,隨後看清眼前形勢。她連發懵的時間都冇有,趕忙結印凝出一個大水球,接著,大水球中騰起一條水龍,張開巨口,向著襲來的水流就迎麵撲了過去。

水龍與無數條的水蛇纏在一起,一時難分高下。

看到央金,花瑤眼中露出冷光。

央金也看到了花瑤,她微怔下,隨後冷笑道,“呦,這不是我們族的叛徒嗎?花瑤,你還冇死呢?”

花瑤凶狠的道,“會比你活的久一點。央金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

“那也得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!”央金不屑的勾了下唇,隨後轉過頭對我道,“林夕,這個女人交給我了。不過你剛纔是怎麼把我叫來的,我剛聽到你的召喚,還冇決定來不來,結果眨眼的功夫我就出現在你麵前了。林夕,你……你的臉是怎麼回事!”

“說來話長,有時間再講給你聽。”我搖晃了下手裡的禦妖令,又把衛凰叫了過來。

叫之前,我並不確定我是否能叫來衛凰,畢竟衛凰不是我堂口的仙家。可就像叫來央金一樣,我話音剛落,衛凰就出現了。

看到我叫衛凰的過程,央金瞪大眼睛,滿眼驚訝,“我去!林夕,你現在太厲害了!你是不是隻要知道對方名字,就能把對方叫過來?”

禦妖令具體能厲害到什麼程度,我也不清楚,但眼下看,央金說的是冇錯的。

我對衛凰說,金雷和花瑤這兩個人就交給他倆了,打不過就跑,不用死磕。

聽到我質疑他的能力,衛凰不高興了。他斜我一眼,“林夕,你就等著給他倆收屍吧!”

他倆是我的敵人,他倆死了,我拍手叫好還來不及,我幫他倆收什麼屍!

看到衛凰握拳衝向金雷,我又跟央金說了句多加小心。然後我揮動禦妖令,把妖神八眾之一的卿歌叫了過來。

卿歌的能力是開啟連接兩個地方的大門。

我把煜宸所在的位置告訴了卿歌。卿歌打開大門,我立馬鑽了進去。

從門裡出來,我人便站在了煜宸麵前。

門在我身後緩緩關閉,透過門,還可以看到衛凰,央金跟金雷花瑤打鬥的場景。

煜宸就跟知道我會來找他一樣,神色平靜。他坐在書桌後麵,手裡拿著一本書,瞧見我來了,他便把書放下,抬起頭來看我。

我看著他,“煜宸,你應該知道我從哪裡來吧?我求你跟我說一句實話,是不是你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