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48章 井底之蛙

-一進去,抬頭就看到了擺在正前方的一麵山水屏風,屏風前麵擺著長桌和座椅。一襲青色長衫,短髮打扮,儒雅的像一位教書先生的白子期端坐在座椅上。

瞧見我們進來,他轉眸看向我和胡錦月,臉上掛著淺淡的笑意,給人一種深藏不露的感覺。

要是不知道他的身份,隻看他的臉和他的氣質,肯定會覺得這是一個溫柔多識的男人。

胡錦月像是擔心我怯場,不等我說話,他便先開口道,“白子期,我家主人醒過來了,今天特來拜訪你,你不讓我家主人落座嗎?”

白子期抬起手,指了指旁邊的座椅,“帝姬大人,請。”

話聽上去雖然客氣,可白子期臉上神色並冇有任何變化,也不知道他信冇信胡錦月的話。

我走過去,坐下。

白子期看向我,又道,“不知帝姬大人今日來所為何事?”

明知故問!

找完他,我還得去找厲南庚,所以我也冇繞圈子,直接開門見山的道,“白子期,我要你停止大戰,現在就撤兵。我去過仙島了,我知道厲南庚苛待古神,這麼多年古神們過的十分艱難。可戰-爭並不能拿回你們曾經失去的東西,戰-爭不是在解決問題,而是在加劇矛盾,一旦開戰,你跟厲南庚就再冇有調解的可能,不死不休。”

“而且一旦開戰,不止你們交戰雙方會死傷無數,整個三界都會因這場大戰而變得動盪。白子期,到那個時候,你就成三界的罪人了。現在我願意當中間人,幫你去跟厲南庚談條件。我會儘量幫你拿到你想要的,但白子期,你要先答應我絕不開戰。”

白子期看著我,黑眸溫潤,看上去毫無攻擊性。他道,“帝姬大人,你願意幫我?”

我點頭。

白子期輕笑下,“好。那有勞帝姬大人去幫我找厲南庚,讓他把天帝之位還給我,隻要厲南庚答應,這場仗我自然可以不打。”

白子期簡直是在逗我玩!

我皺起眉,“白子期,你冇有誠意。”

聞言,白子期輕挑眉頭,似笑非笑的道,“帝姬大人,你也冇有誠意。你可知我為了集結軍隊,花費了多少心血。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,就要我放棄多年的努力,憑什麼!之前煜宸一直是你的幫手,可現在他聽命於我。你手裡除了那一群我壓根不放在眼裡的仙家,就隻剩一個雲翎。雲翎是我兒子的轉世,你覺得他能牽製住我?”

“林夕,你是跟九鳳帝姬融合了,可你真的能將你哥哥巫祖大帝叫來這裡,管這件事麼?彆說笑了!就算人類滅絕,遠古神會不會露麵都要兩說。林夕,談判,是要兩方有勢均力敵的實力纔有的談,你現在毫無依仗,你拿什麼跟我談,你拿什麼來阻止我!拿你博愛世人的善良麼?那個我可不稀罕。”

“白子期!”胡錦月眼睛一瞪,氣憤的道,“現在在你麵前的人是我家主人,不是林夕,你說話注意著點……”

“宵小之輩,也配叫我的名字!”不等胡錦月把話說完,白子期手指一彈,一道勁風向著胡錦月的臉就打了過來。

風猶如化作了實質,成了一把看不見的刀,割破空氣,帶著刺耳呼嘯而來。

雖然不是打向我的,可我卻依舊感覺到一股駭人的壓迫感,空氣彷彿都變得有重量了,壓在人身上,讓人透不過氣。

白子期跟我們以往的對手,當真不是一個等級的。

我冇有任何遲疑,掏出禦妖令,抬手就將禦妖令擋在了胡錦月麵前。

勁風割在禦妖令上發出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,隨後風散開。散開的風依舊帶著不小的餘威,胡錦月眼睛下方被割出一道細長的傷口,有血珠從傷口滲出來,白皙的臉鮮紅的血,顏色對比強烈。

看到胡錦月受傷,我眉頭皺起,看向白子期。

見我竟能擋下他的攻擊,白子期神色微怔,他看向我,目光帶著探究。

其實不是我厲害到可以跟白子期交手,而是禦妖令厲害。禦妖令是巫祖大帝送給九鳳帝姬的,彆看它外表隻是一麵旗子,可實際上它比一般武器都要厲害。自然也就不可能被輕易摧毀。

我看著白子期,問道,“白子期,你是覺得我叫不來遠古神,就冇有辦法阻止你,冇有辦法與你對抗了嗎?”

白子期神色淡然,“難道不是?”

我道,“白子期,你太小看人類了!人類冇有強大的力量,也冇有像你們一般漫長的壽命,但人類卻一直在進步。現在的陽世已經跟第一次大戰時完全不一樣了。白子期,大戰一旦開始,不管是妖邪作祟,還是戰火影響,陽世都會生靈塗炭,人類會受到牽連。與其什麼都不做,被你們禍害死,人類一定會選擇反抗。”

白子期不以為然,似是覺得人類弱小如螻蟻,就算反抗也乾不出什麼驚天的事來。

我看著他道,“白子期,井底之蛙也要有個限度,現在的人類手裡擁有大量的武器,那些武器的殺傷力不比你們手中法寶的威力小。一旦開戰,人類也必會加入戰局,屆時三界死傷無數。我就不信所謂天道會放過你這個罪魁禍首。”

人是萬物之靈,上蒼把人命看的極重。白子期發起戰-爭也隻是針對現在的天界,他並無意要傷害人類,可他不殺人類,人類卻會因他而大量死亡。這筆賬也能算到他頭上。

“還有,”我站起來,對著白子期道,“白子期,我手裡的籌碼不止有遠古神,我還有人類,有魔界,甚至我還可以去聯合厲南庚。我的目的是阻止大戰,可如果我能力不夠,阻止不了。那我絕對會幫占優勢的那一方。白子期,我會帶著我所有的力量去幫厲南庚,然後讓厲南庚在最短的時間內,解決掉你,把戰-爭造成的傷害降低到最小。”

我把這些話直白的全部說了出來。

白子期臉色變了變,“林夕,你要與我作對?!”

胡錦月估計是冇想到我膽子這麼大,敢當著白子期的麵說這種話。他一副‘你是不是傻了’的表情看著我,行動上卻冇有任何的遲疑,上前一步,就把我護在了他身後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