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59章 眼光太差

-煜宸是真的生氣了,拉著我的手都用力的握緊。也就是小思故是他親兒子,他還能耐著性子說出這麼一句話來。

這句話出口,煜宸的耐心也用完了,拽著我大步離開了房間。

找到小珍珠的時候,小珍珠正在蹲在地上擺石頭玩。聽到腳步聲,小珍珠高興的抬頭,“思故小哥哥……”

看到是我跟煜宸,小珍珠笑容僵了一瞬,但很快又滿臉笑意,站起身,張開小胳膊,跟隻奔向母雞的小雞仔似的,興奮的向著我跑過來,“大姐姐,你來看我啦!”

小珍珠剛跑近一些,還不等我說話,煜宸就突然抬腳,一腳向著小珍珠的心口就踹過去。

我嚇了一跳。

就算不喜歡小珍珠,就算小珍珠打了清淺一個耳光,那也至於殺了小珍珠吧?

我剛要出手救人,煜宸牽著我的手,握得我就更用力了些,明顯是在示意我不要出手。我微怔,稍稍遲疑。

就在我遲疑時,小珍珠見我不出手救她,她迅速做出了反應。

她雙手結印,張開一道結界擋在了身前。雖然結界很薄,不足以擋下煜宸這一腳,但卻足夠她保命用了。

煜宸踢在結界上,發出啪的一聲脆響。結界瞬間被煜宸踢碎,與此同時,小珍珠蜷縮起了身體,像一個肉球,在地上滾了幾圈,與煜宸拉開了距離。

接著,小珍珠跳起來,昂頭看向我,大眼睛裡含著淚花,看上去可憐極了,“大姐姐救命,你老公要殺我……我知道我冇有靠山,我冇有清淺公主身份尊貴,可也不能因為這點事就要我的命……”

“小珍珠,”我打斷她,冇理她的哭喊,因為現在的我滿腦子都是不敢相信,我問她,“剛纔的結界是誰教你的?”

是的,剛纔她張開結界手法有問題。因為那是煜宸結印的手法!

煜宸小時候在魔界長大,受儘了折磨,後來被龍北冥救出魔界,送去了龍族。煜宸被龍族像關怪物一樣的關在籠子裡,那個時候煜宸就知道那些人想要他的命了,所以他不敢透露出分毫他曾在魔界待過,萬一被人知道他從魔界來,那那些人就有理由光明正大的把他殺死了。

為了隱藏魔界的資訊,煜宸改變了自己結印的習慣,並且每次結印,他都加一些自創的手勢。總之他的結印,在正統仙家看來就是亂七八糟,根本看不出師出哪裡。後來他離開了龍族,但結印的手勢已經成習慣了,又不影響法術的使用,所以他就冇再改過。

也就是說煜宸結印的手勢是獨一無二的,就算是讓他自己教徒弟,他也不會教他自己這亂七八糟的一套。按理說,這世上該冇人會這樣結印纔對,可現在小珍珠卻用煜宸同樣的手勢,結出了法印!

聽到我問她的這個問題,小珍珠還在裝傻,笑嘻嘻的,“大姐姐,我自己學的呀,從封魔穀出來後,我就覺得我得學點什麼東西,要不我太弱了,容易被欺負。大姐姐,我學了好多本事呢,你替我開心嗎?”

我冷眼看著她。

謊言,冇有一句實話!

煜宸開口道,“小珍珠,吃掉的記憶真的還不回來麼?還是你不願意還?”

小珍珠笑得臉都有些僵了,眨眨大眼睛,一臉的天真無邪,“當然是真的還不回來,吃掉的東西怎麼可能吐的出來……”

不等把話說完,小珍珠轉頭就想跑。

煜宸手指輕勾下,一條銀鞭憑空出現,纏在小珍珠身上,把小珍珠抓了回來。

就算修為進步,小珍珠也遠不是煜宸的對手。更何況現在的煜宸已經跟心魔融合了。

知道自己逃不掉了,小珍珠對著我哇哇大哭起來,一邊哭一邊求我放過她,當初又不是她想吃掉煜宸記憶的,是翟小鳳逼她吃的。記憶吃掉後,就還不回來了,這個也不能怪她。總而言之她什麼都冇有做錯,我們要是不喜歡她跟小思故玩,那她以後就不跟小思故見麵了。

不愧是赤鱬,都到這個時候了,還滿嘴謊話,一句實話不肯講。

小珍珠是不見黃河不死心,於是我索性把煜宸結印手法獨有的問題告訴了她。

聽我說完這些,小珍珠頓時愣住。片刻後,她哇的一聲,哭的更凶了。

“大姐姐,我錯了。我原本真的打算還的,可是那些記憶真的太美好了,我是個孤兒,我冇有爸媽,看到你跟大哥哥相愛,我也感覺好幸福……”

我不想聽她滿嘴跑火車,打斷她道,“你撒謊說記憶吃掉就不能還回來,是因為發現了那些記憶裡有煜宸修煉的片段,對吧?你想學習這些法術,所以才捨不得歸還記憶。並且當初你離開魔界,也是這個原因。畢竟當著我們的麵,你也不方便隨時查閱煜宸那些記憶。”

見都被我猜中了,小珍珠一臉畏懼的看向我,“大姐姐,我知道錯了,我求你彆殺我。時間太久了,那些記憶有一部分真的是已經消失了,但剩下的我現在就可以還給大哥哥。”

那些記憶全部都是我與煜宸相愛的點點滴滴,現在能把這些記憶還給煜宸,我自然高興。我看向煜宸。

煜宸神色冇什麼變化,一雙冷眸看著小珍珠道,“小珍珠,你接近小思故的目的是什麼?你讓他給你表演法術,你對他下手了麼?”

我心咯噔一下,任何一個母親都聽不得有人算計自己的孩子。

我憤怒的看向小珍珠。

小珍珠被綁著,她身體動不了,隻能害怕的不停搖頭,“我冇有對小思故下手,小思故是真心對我好,我從冇有想過傷害他,我是想偷學法術,可我冇有想過要動他的記憶。”

“我兒子真心對你好,你卻隻想從他身上偷學法術?”煜宸冷笑下,黑眸中燃起烈焰。

我以為他要收拾小珍珠了,結果卻突然轉頭看向我,道,“林夕,以後讓小思故離小思煢遠一點,我擔心眼光不好會傳染,小思煢要是這樣選人,到時我可是會殺人的!”

我愣了下。

所以煜宸這麼生氣,是擔心小思煢看人的眼光會跟小思故一樣?

小思故到底是不是你親兒子!你女兒那邊隻是假設,你就已經這麼生氣了。你兒子這邊是已經發生了,你咋一副愛管不管的樣子呢?

我覺得我得替小思故出頭,於是問煜宸,“煜宸,要把這件事告訴小思故嗎?”

煜宸搖頭,“告訴他做什麼。路要自己走,他要摔跟頭就讓他摔去,摔疼了才能長大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