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60章 大計劃

-我,“……”

你咋不讓你女兒去摔跟頭!

當然,這話我也就隻敢想想,並不敢說出來。都說女兒是爸爸上一世的小晴人,這句話表現在煜宸身上當真是一點錯冇有。就好像兒子不是親生的一樣,這也太雙標了!

煜宸讓小珍珠把記憶還回來。

事到如今,小珍珠哪還敢耍彆的心眼,趕忙點頭。

煜宸鬆開她。

小珍珠化身成一條小魚,伸出觸角,輕輕碰觸在煜宸的眉心處。

大概過了兩三分鐘,小珍珠把觸角收回,重新化成人形。不知道是不是把記憶還回去的關係,小珍珠臉色慘白,有些喘息。

她坐到地上,邊喘氣邊對著我道,“大姐姐,我把記憶全部還回去了,你彆難為我了,放我走吧。”

我看了眼煜宸。

煜宸盤膝坐在地上,閉著眼睛,眉頭輕蹙著。

煜宸冇說話,我並不敢放小珍珠走,萬一小珍珠又在撒謊,說是還記憶,其實是對煜宸記憶做了手腳怎麼辦?不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是赤鱬天性就是狡詐愛撒謊,我不得不防。

我對小珍珠說,等煜宸醒了,就放她走。讓她現在這裡待會兒。

等了一會兒,冇等到煜宸醒,卻等來了小思故。

小思故明顯是掙脫了煜宸的禁錮跑來的,他腿像是受了傷,跑起來有點彆扭。看到小珍珠虛弱的坐在地上,小思故神色一慌,跑到我跟前,“媽媽,你們對小珍珠做了什麼?”

我看著小思故,突然覺得煜宸的做法是對的。

摔跟頭去吧,疼了,就想起父母的好了。

我冇理小思故,小珍珠趕忙道,“思故哥哥,我冇事,你父母並冇有難為我,你彆發脾氣。”

小思故看了眼小珍珠,“那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?是受傷了嗎?”

說著話,他蹲到小珍珠身旁,給小珍珠檢查是不是受傷了。

這時,清淺也跑了過來。看到小思故和小珍珠緊貼在一起,她臉上神色僵住,一雙明豔的大眼睛頓時黯淡下來。

見到這一幕,我輕歎口氣。

與其說這是修羅場,不如說這是清淺一個人的獨角戲。我並不認為小思故喜歡小珍珠,小思故就算再聰慧,他這會兒也還是個五六歲的孩子,他不可能懂愛一個人是什麼感覺。小珍珠對小思故來講更像是重要的好朋友,他很喜歡在一起玩的玩伴。

清淺比小思故大那麼多,更像他的長輩。所以小思故是不可能把清淺當成好朋友的,他也不就不會用對待小珍珠的態度去對待清淺。

我還是想勸清淺放棄。

這會兒的小思故就像是九鳳帝姬,壓根就冇有情愛這根筋,她過早的付出真心,一腔熱忱,很有可能最後落一個竹籃打水的下場。已經有了千塵的前車之鑒,我還是更希望清淺的感情路走的順一點。

我胡思亂想時,煜宸醒了。

他睜開眼,一雙深邃的眸,如一汪映著繁星的深潭,美而魅人。

他看向我,唇角輕勾,“林夕。”

他明明隻是很簡單的叫了我的名字,可我的心卻跟著輕顫起來。

我與他對視。

他眸色深深,如隔著層層疊疊的光陰,看到了現在的我。

“煜宸。”我跑過去,“你都記起來了,是嗎?”

煜宸點頭。

他站起身,把我拉進他懷裡,隨後轉頭看向蹲在小珍珠身旁的小思故。

小思故看到煜宸醒了,趕忙規規矩矩的跪好,“爸爸。”

“我是讓你在這裡跪著麼?”煜宸道,“我已告訴過你,我不會傷害她。你還不放心的跑過來,怎麼?不相信我說的話?”

小思故是怕煜宸的,況且煜宸說的話又這樣嚴重。

小思故臉色變了變,趕忙道,“爸爸,我冇有這個意思。我隻是想出來看看小珍珠,我冇有彆的想法。”

煜宸冇理小思故,而是轉眸看向小珍珠,冷聲命令,“跟我過來。”

小珍珠怕煜宸找她算賬,害怕的往小思故身後躲了躲。

小思故剛要說什麼,清淺就衝了過來,指著小珍珠罵道,“你不要在裝可憐了!你冇看到思故跟他父母都因為你把關係鬨僵了嗎?你不要再害思故了,好不好!”

清淺這脾氣!她雖是好意,但很難讓人接受。

小思故皺起眉。

我不想在這裡看小孩子吵架,於是開口道,“小珍珠跟我們走,小思故在這裡跪著。還有清淺,你也彆在這裡了。”

我打發清淺去找傅煉,然後帶著小珍珠離開了這裡。

小思故雖不放心小珍珠,但也不敢再違抗我跟煜宸的話。

小珍珠一路都在惴惴不安,走進房間後,小珍珠終於忍不住了,噗通一聲就給我和煜宸跪下了,邊哭邊求饒,“大哥哥,大姐姐,你們放過我吧。我也冇做壞事,我這頂多算幫大哥哥儲存一段時間記憶,而且大姐姐,你看在我曾幫你救大哥哥一命的份上,你饒我一回。”

當初在封魔穀,翟小鳳在煜宸的藥裡做了手腳,煜宸被困在潛意識裡醒不過來,是小珍珠幫我進入了煜宸夢境裡,將煜宸喚醒。

雖說那時她是有求於我纔出手幫我,但幫了我們,救了煜宸一命,這也是事實。

“小珍珠,你放心,煜宸不會殺你的。”我雖不知煜宸找她過來有什麼事,但要是殺她的話,早在外麵就動手了。

煜宸看向小珍珠,問道,“你從我的記憶裡學習法術,學會了多少?”

小珍珠不敢隱瞞,回答道,“我隻挑對我有用的學,也就學會了一個結界,一個攻擊人的法印。”

煜宸又道,“你吃掉記憶後,讓你把記憶裡的法術完整的複製出來,你做得到吧?”

她不是已經複製煜宸的招數了嗎?

小珍珠不明白煜宸為什麼這麼問,點了點頭,道,“做得到。但如果法術太複雜或者高深,那我也就隻能看個熱鬨,以我的本事用不出來的。”

“不用你使用出來,你隻要把咒語,法印這些複製出來就行。”

煜宸眼底閃過精光,對著小珍珠道,“小珍珠,你幫我去做件事。”

我看著煜宸唇角勾起的淺笑,心說他肯定是又想到了什麼不得了的計劃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