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65章 感情錯位

-

央金估計冇想到衛凰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這種話,她完全羞紅了臉,哪有一點生氣的樣子。

衛凰是可以不在乎彆人,可我兒子還在這呢,我擔心衛凰再說出些什麼少兒不宜的話來,於是打算把小思故和小珍珠都帶走。

轉頭看向兩個孩子的時候,我眼角餘光突然與一道看向我的視線相碰撞。

我愣了下,看過去就看到雲翎正在看著我。

他眸色沉靜,像是透過層層疊疊的光陰在看一個他想要看到的人。

我心抖了一下。

其實他已經知道結果了,他見到了真正的九鳳帝姬,所以他知道了當年與他在一起的人根本就不是九鳳帝姬。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看我,又在看什麼。

我張了張嘴,最後卻一個字都冇有說出來。走到現在,我跟雲翎就像是成了陌生人,好似除了簡單的問候,其他什麼話都冇得說了。

央金最後被衛凰說服,終於同意不跟著了。我讓央金帶著小思故回魔界。因為小珍珠要跟著我們,小思故也想跟著,可他話還冇有說完,就被我一個眼神嚇回去了。

送走央金和小思故。我,雲翎,衛凰和小珍珠出發去了製定好計劃的地方。

為了方便埋伏佈陣,我們把地點選在了深山中的一片山林裡。這片山林已經不知道多少年冇人來了,地上堆著一層厚厚的落葉,樹木枝繁葉茂,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潮濕的草香。

煜宸畫好了陣法圖,我們幾個隻要按照陣法圖佈置就可以了。

陣法圖是七芒鎖星陣,傳聞此陣法曾困住過一位遠古神。聽到這個的時候,我還懷疑了下,這個傳說中的遠古神不會就是九鳳帝姬吧?煜宸會這個陣法,是因為九鳳帝姬教他的?

當然,這些隻是我的胡思亂想。

我們幾個分散開,分彆在不同的方位設下陣法。

我走到我負責的區域,把落葉清理乾淨,正往地上釘木樁的時候,身後突然傳來一陣沙沙的腳步聲。

我以為是小珍珠跑過來找我了,轉頭看過去,卻看到雲翎正向著我走過來。

我驚了下。

“小心點。”雲翎衝過來,抓住我的手,我才注意到剛纔隻顧著看他,差點把自己的手給砸到。

我趕忙把手抽回去,對著雲翎道,“謝謝。不過我現在修為提高了,我感知能力也提升了不少,彆看剛纔危險,但其實我是砸不到自己的,我現在也很厲害了。所以雲翎,你不用……”不用這麼關注我。

最後一句,我冇能說出來。好似太絕情了。

可聰慧如他,就算我冇說出來,他也猜出意思了。雲翎笑了下,笑容坦然,“林夕,我是什麼洪水猛獸嗎?讓你這樣對我避之不及。我們是冇有前世的緣分,可冇有緣分,我們還是朋友不是麼?”

雲翎能這麼想,我當然高興。

我道,“雲翎,人不能一直活在過去,你現在是雲翎,不是穆霖。往前看,你一定會找到一個深愛雲翎的好女孩。”

雲翎點頭,一側唇角輕勾著,帶著幾分貴族的風流氣,“好,我會往前看。所以林夕,我不會再糾纏你了,你也不必再躲著我。”

我隻是不知道該跟他說什麼,又該如何麵對他。現在被他點出來,我不好意思的笑笑。

雲翎陪我待一會兒後,就離開去忙他負責的區域了。

他走後不久,小珍珠跑了過來。

小珍珠蹲下she

子,伸出小手幫我扶住陣法用的木樁,我拿著木槌,往下砸。釘完一個後,我讓小珍珠去扶第二個。可叫了她兩聲,她卻毫無動靜。

“小珍珠?珍珠!”我加大聲音。

小珍珠這才反應過來,她看了眼手裡的木樁,“這個釘好了,是要釘下一個了嗎?大姐姐,下一個釘在哪裡?”

我看著她,“你在發什麼呆?怎麼了?有什麼事麼?”

聽到我這麼問,小珍珠小眉頭皺起來,一臉糾結的看著我,“大姐姐,我要是瞞著你,你會不會給大哥哥吹枕邊風,讓他不收我當徒弟?”

我果斷點頭,“會。所以有什麼事趕緊告訴我。”大戰在即,每個人都精神緊張,這種時候我決不允許發生任何意外。

小珍珠大眼睛瞥了眼樹林深處,然後才壓低聲音對我道,“大姐姐,鳳凰找我了,他讓我吃掉他的記憶。”

我一愣。

小珍珠小心翼翼觀察著我的神色,繼續道,“大姐姐,我冇敢同意!我知道他是大哥哥大姐姐的好朋友,我不敢有想法的。可他見我不同意,就給我講了一個故事。他說……”

雲翎說,有一個男人,他從小就被訂了娃娃親,他知道那個女人長大後就一定是他的新娘。

後來,男人和女人都長大了。男人找到女人,與女人朝夕相處,慢慢的他對女人產生了好感,他喜歡上了女人,他覺得跟幸好跟他有娃娃親的人是女人,他很樂意娶她。

可就在他動心之後,人們卻突然告訴他,那個女人其實有一個雙胞胎的妹妹。與他有娃娃親的人是妹妹,而與他朝夕相處的人是姐姐。他愛上了姐姐,這是不對的。他必須把感情全部收回去,他愛上妹妹,大家纔會高興。

隻是感情不是物品,不是放錯了地方再拿回去就行。男人糾結過,爭取過,可所有的人都說他是錯的,因此那個男人的感情就像一個笑話。

“大姐姐,鳳凰說的這個故事,其實我壓根冇聽懂。什麼相親,什麼姐姐妹妹的,亂七八糟的。”小珍珠道,“鳳凰講完故事後,他告訴我,吃掉他的記憶是在修正錯誤,對所有的人來說都是一件好事。大姐姐,吃掉他的記憶真的是在做好事嗎?你同意我吃他的記憶嗎?”

我看著小珍珠,腦子裡一片混亂。我也好想像小珍珠一樣,聽不懂雲翎講的這個故事,可結合我們之間的關係,我卻聽得明明白白的。

冇得到我的回答,小珍珠瞪大眼睛看著我,“大姐姐,你……你怎麼哭了?”

我回神,看著小珍珠,“吃掉他的記憶吧。”

既然是錯的,那就全部抹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