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69章 起陣

-

漫天的金光中,一個銀團突破金光的包圍,如天邊墜下來的流星,拖著漂亮的長尾巴向著我們疾馳而來。

“起陣!”

銀光靠近後,一個冷厲的男聲就從光芒中傳來。

是煜宸的聲音!

我心中歡喜,他把白子期帶來了!緊接著,我的心又提起來。白子期來了,我們的陣法一定要萬無一失!

衛凰和雲翎也聽出了是煜宸的聲音,兩個人不敢有絲毫的耽誤,分彆站在了陣法一左一右的兩個陣眼之中。

我抱起小珍珠,跟胡錦月和夢樓一同退到了一旁。

我們剛退出陣法的範圍,上空,銀光與金光便到了。

光芒散去,一襲黑衣的煜宸和白子期出現在我們麵前。

白子期依舊一襲青色長衫,氣質儒雅沉靜,如一位舊時候的教書先生。他往下掃了一眼,隨後平靜的看向煜宸,似笑非笑的問道,“你覺得你的陣法可以殺死我?”

煜宸搖頭,“殺不死。”

煜宸的回答似是出乎了白子期的意料,白子期微怔下,才道,“煜宸,你從不是做無用功的人,既知殺不死我,那你就該收起你那些不切實際的心思,跟我回去,助我奪迴天帝之位,我少不了你的好處。”

煜宸伸出手,張開手掌,掌心裡躺著一塊羊脂白玉,由於距離太遠,隻能看到玉是一塊玉牌的形狀,但並看不清玉牌上雕刻著什麼。

看到白玉牌,白子期眉頭皺起,一向波瀾不驚的眸子裡竟泄出幾分的緊張。

“煜宸,這個玉牌是誰給你的?”

煜宸笑了下,“白子期,不管你信不信,我從未想過要殺你。我身上揹負的罵名夠多了,實在不想再多一個弑父。白子期,我叫你一聲父親,你該明白這玉牌是誰給我的。”

白子期神色僵了下,隨後搖頭,“不可能!煜宸,你不可能見過她!就連千塵都對她冇有印象,你就更不可能了。”

說到這,白子期神色冷下來,一雙黑眸泄出殺氣,“煜宸,這塊玉牌是假的!”

煜宸看了眼手裡的玉牌,道,“當初母親把它給我的時候,告訴我,這是你們的定情信物,憑藉此物,你會相信我真的見到了她。可現在看來你不信我,不管我拿出什麼,你都不會相信。既然你不相信它是真的,那我也冇有留著它的必要了。”

話落,煜宸手一揚,玉牌向著地麵就摔下來。

“不要!”白子期俯衝而下,向著玉牌飛過來。

這時空中的煜宸雙手快速結印,一道淡金色的光從他身上溢位,光芒形成一條金色的線,與站在地麵陣法中的雲翎和衛凰相連接。

雲翎和衛凰也都結著法印,隨著煜宸力量的注入,地麵陣法啟動。埋在落葉下的陣法圖,綻放出暗紫色的光。

落葉被光捲起,在空中紛紛揚揚的飛舞,紫色的光形成一條條細而密的線,在飛舞的落葉中穿插。如果忽略掉現在的生死時刻,就會發現這幅場景十分漂亮。

紫色的線飛到特定的位置後就會停下來,在空中織出一顆紫色的星星圖案。第一顆星星出現後,紫光就會繼續向上,去凝成第二顆星星。

而這些星星的位置也不是隨意的,它們都圍繞在白子期身旁,七顆星星分彆對應八卦陣中的七個門,唯獨冇有生門。由此也可見此陣發的狠毒。

看到自己被陣法困住,白子期一絲緊張慌亂的意思都冇有,他手抓著了玉牌,隻低著頭緊張的檢視玉牌是否是真的。

看到這一幕,胡錦月小聲問我,“小弟馬,聽三爺的意思,這個玉牌是前任天後給他的,三爺真的見過前任天後嗎?”

我點頭,“真的見過。”

離開封魔穀時,是前任天後出現幫了我們,我和煜宸才能平安從封魔穀裡出來。隻是前任天後並冇有給煜宸白玉牌。

要不是見前任天後的時候,我也在場,我幾乎也要相信煜宸剛纔說的那番話了。

煜宸在騙白子期,那玉牌自然也是假的。我本以為檢查完,白子期就會發現玉牌是假的。可令我冇有想到的是,看完玉牌後,白子期竟信了煜宸的話!

他看向煜宸,“原來她真的有來找過你。”

我一驚。想不通這假玉牌是如何變成了真的!白子期跟前任天後的定情信物,白子期可能不認識嗎?

我一腦袋的問號。

煜宸低頭看著白子期,道,“是,她來找過我,她很溫柔,聽到我叫她母親,她便高興的哭了。”

聞言,白子期愣了愣,然後他握緊手裡的玉牌,眼底透出不甘,“你又不是她兒子,她為何要對你這樣好!當年她為了你,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!可你卻對她毫無印象,是我想她念她這麼多年,她既然能出現,這麼多年,她為什麼從不出現見我!她好狠的心!”

煜宸看了眼七星結成的速度,然後對著白子期道,“她不想見你,因為你娶了季夫人。她很愛你,所以無法接受與彆的女人共同擁有一個丈夫。”

白子期眼尾泛紅,分不清他是因為傷心還是因為生氣,他道,“我為什麼娶季夫人?那是她想要孩子!她在封魔穀受了折磨,造成無法懷孕,可她想做母親,那我就生孩子給她!我會給她一個乾乾淨淨的孩子,可她卻執意要留下你這個禍害!因為你,她與我離了心,她冇了性命,她甚至不願意再見我一麵!煜宸,你說你是不是該死!”

我愣了下,冇想到白子期的腦迴路會是這樣的。果然不喜歡一個人,絕不會因為他做了某件事就會喜歡。

白子期一直厭惡煜宸,從千塵時期一直到現在。

煜宸本想拖延時間完成陣法,他也冇想到白子期說著說著會突然發難。煜宸神色愣了下。

這時白子期看了眼正在結成的陣法圖,冷笑,“你們幾個連支撐起七芒鎖星陣都困難,還妄想用這個陣法來殺我,簡直癡心妄想!”

話落,白子期手臂一揮,一個閃爍著金色光芒的圓盤出現在他腦後。

帝王印出現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