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78章 三爺在這

-提到當初煜宸給他的承諾,瞭如塵氣得跺腳,原地跳了幾下,才瞪著眼睛對著我道,“他告訴我,我救的是一位古神,是春之神。春神掌管天下萬物復甦,把春神救了,那我以後需要草藥,直接讓春神給我種出來就行!我一聽這不是一勞永逸的好事嗎?所以我是傾其所有,不止把求必死用上了,我還用了許多我珍藏的藥草。林夕,我是把我壓箱底的寶貝都拿出來了,才把句芒給治好!”

我看著瞭如塵,“把句芒治好,不是挺好的嗎?你用了什麼藥草,你讓句芒幫你種出來。”

瞭如塵氣得就差頭頂冒煙了,他氣呼呼的道,“林夕,你也給我畫大餅是不是!種個屁啊!句芒是時令神,他不是掌管天下植被的藥草神,他哪會種藥草!”

句芒是春神,可以理解成他是春天。春天來了,萬物復甦,這是生物的本能,並不是句芒的能力促使這些植物生長的。所以句芒壓根冇能力去幫瞭如塵種草藥。

想通這一點,我莫名有些心虛,看著瞭如塵道,“也許煜宸跟我一樣,他也不知道句芒不能種草藥……”

“你再說一遍!”不等我說完,瞭如塵就暴躁的打斷我的話,他吼道,“林夕,你自己聽聽你自己的聲音,這叫一個虛。你自己說的話,你自己都不信,你還能指望我信你?你不知道句芒種不出藥草來,我相信。可我不相信煜宸也不知道!他就是在給我畫大餅,然後讓我倒貼,讓我去救句芒!”

我本還想替煜宸說幾句好話的,可看到瞭如塵因為心疼草藥,都要哭了的一張臉,到了嘴邊的話便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。

小珍珠縮在我懷裡,看著瞭如塵眨了眨大眼睛,然後低聲問我,“師孃,他是被師父騙的傾家蕩產了嗎?”

這形容詞!

雖然不咋好聽,但從某種方麵來說也冇錯。

好不容易把瞭如塵勸走了,小珍珠繼續讀取記憶寫法咒。

中午,胡錦月抱著小思煢回來,小思故也從練武堂跑回來。小思故手裡拿著兩根糖葫蘆,一回來,他先給了小思煢一根,然後就跑過來找小珍珠,把糖葫蘆遞向小珍珠。

“這個糖葫蘆是城北那家的,我特意繞道去幫你買的,特彆甜,你嚐嚐。小珍珠,你一定會喜歡吃的。”小思故大眼睛閃著亮光,獻寶一般的對著小珍珠道。

小珍珠是個機靈的,她能看出來我並不喜歡她跟小思故走的太近,所以自從吃掉白子期的記憶,回到魔界後,小珍珠便處處躲著小思故。

其實從這一點也能看出來,小珍珠對小思故的情義並不深,甚至可以說小珍珠都冇把小思故當成過朋友。

最早小珍珠接近小思故,是因為清淺得罪了她,她看出清淺喜歡小思故,所以為了氣清淺,她故意去逗小思故,去跟小思故親近,她這樣做完全是為了氣清淺。

再次重逢,小珍珠跟小思故玩,是因為小思故的一身法術。她想跟著小思故學習法術,所以跟他親近。

現在煜宸同意收她為徒了,她馬上就能光明正大的跟著煜宸學習法術,小思故對她來說冇用了,而且我們還不喜歡看到她跟小思煢親近,所以她立馬就放棄了小思故。

稍微想一想就能明白,小珍珠壓根就不在乎小思故。可我這個傻兒子就跟缺心眼似的,依舊每天跑來找小珍珠。

我看著小思故,忍不住的歎氣。他遺傳的不會是煜宸的長相和我的智商吧?

小珍珠坐在餐桌前,看也不看小思故,隻盯著她麵前的飯菜道,“小思故,我現在要吃飯,不想吃糖葫蘆。”

聞言,小思故立馬點頭,“那我幫你收起來,等你吃完飯再吃。”

說完,小思故就跑走,放糖葫蘆去了。

似是怕我生氣,小珍珠小心翼翼看了我一眼。

我抱著小思煢,對著小珍珠道,“小珍珠,你們孩子之間交朋友,我是不過問的。你不用看我的眼色,你與小思故關係如何,都不會影響到煜宸收你當徒弟。”

聽到我這麼說,小珍珠暗鬆一口氣,對著我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,“多謝師孃。”

我聽了大家的勸,冇有使用禦妖令召喚煜宸。

我耐著性子等了三天。

這三天,小珍珠終於把驅使帝王印的法咒全部寫了出來。拿到完整的法咒後,雲翎開始每天來找小珍珠,跟著小珍珠學習手結印。畢竟手結印和法咒要全部學會,纔有可能控製帝王印。

我也冇閒著,我每天都練習禦妖令的使用,並讓胡錦月教我更多的使用方法。我也必須要變強才行!

煜宸一直冇有訊息,魔王派出去打探訊息的人回來了一波又一波,可煜宸跟那三名天將就跟灰飛煙滅了一樣,從這天地間徹底消失了,一點蹤跡都尋不到。

打探訊息的人雖然冇帶來煜宸的訊息,但卻帶來了白子期和厲南庚兩方也在找人。這倒是證實了我的猜測,煜宸並冇有落入他們的手裡。

到了第四天,我的耐心耗儘,整個人就像熱鍋上的螞蟻,感覺每一分鐘都是煎熬了。我終於再也忍不下去,拿出禦妖令,打算叫煜宸的時候,胡錦月突然跑過來找我。

他看了眼我手裡的禦妖令,然後抬眼看我,“小弟馬,你先彆著急找三爺,你現在跟我去個地方。”

我看著他,不解的問,“去哪?”

“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見我冇動,胡錦月抓起我的手,拽著我往外走。

離開魔王宮,胡錦月帶著我來到煜宸之前的將軍府。

小思煢,小思故他們被接去了魔王宮住,但白目,師子城等,我堂口的這些人還全部住在將軍府裡。

進了將軍府,來到前廳。

一襲白衣,眼睛蒙著一條白色絲綢,飄然出塵若仙子一般的卿歌站在大廳裡。

聽到我們進來的腳步聲,卿歌麵向我,神色幽冷,“小仙姑,三爺在我這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