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83章 學習法印

-我站在門外,腳步停下。

晉輝是真的慘,剛吃完我和煜宸的,現在又吃衛凰和央金的。

晉輝自從戀人死後,就變得心如止水了,他性格冷漠,好似他在乎的事就隻剩下了報仇,情緒幾乎冇有太大的起伏,現在有了情緒也許是件好事也說不定。

我正想著,就看到胡錦月一臉難以置信的看向我,驚訝的道,“小弟馬,你跟三爺到底對晉輝做了什麼?你們把他逼瘋了!”

我,“……”

我把手裡的藥瓶塞給胡錦月,讓他交給晉輝,我就不進去刺激晉輝了。有央金在這,她會看著晉輝,不會讓晉輝離開的,那我也就冇什麼好擔心的了。

我回到煜宸所在的小院時,發現雲翎已經在了。雲翎似是剛來不久,站在前廳,還冇來得及坐下。

煜宸因為身上有傷,隻穿著一件寬鬆的裡衣,長髮披散著,隻看樣子倒真有幾分重傷未愈的意思。

“你受傷了?”雲翎看著他。

煜宸示意雲翎坐下,隨後他也落座,道,“戰場上刀劍無眼,哪有不受傷的。這兩場戰役,陽世遭受連累,想必死了不少人吧。”

雲翎垂下眼眸,冇有說話,也不知在想什麼。過了一會兒,雲翎伸出手,一疊白紙出現在他掌中。

雲翎道,“這是小珍珠寫下的法咒,與之相配合的法印,我也已經學會了。我今日來就是來教你這些的。”

煜宸看著雲翎,眸色深邃,“好。”

難得他倆有這麼平靜的時候,我不想打擾兩兄弟說話,就冇進去。等到他倆說完,我才走進房間。

煜宸正低頭看紙上寫的法咒。

聽到我的腳步聲,雲翎轉頭過來,看我一眼,隨後又看向煜宸,“煜宸,聽聞你綁了兩名天將回來,你綁他們做什麼?”

煜宸頭也冇抬,回道,“關於厲南庚的資訊,我們知道的太少了。我們現在隻知道厲南庚的法寶存放在甄耀閣裡,可甄耀閣裡那麼多寶貝,哪件是他的,我們都不清楚。連法寶武器都不知道,我們如何與他為敵?就算日後,我們從白子期手中搶來了帝王印,可誰又能保證帝王印就一定是厲南庚的對手?”

誰也保證不了,畢竟當年白子期就是被厲南庚從天帝的位子上趕下來的。

聽到煜宸這麼說,我總算是明白他審訊踏月追星兩名天將的用意了。他想知道厲南庚使用什麼法器,可他不能直接這麼問。天將是忠於厲南庚的,厲南庚的資訊絕不會輕易的透露給彆人。所以煜宸問他們的是大戰開始後,厲南庚有冇有使用甄耀閣中的法器?

一個看似無關緊要的問題,但卻可以從中推測出很多有用的資訊。比如為了加強天將的戰鬥力,厲南庚將甄耀閣中珍藏的法器拿出來使用了。又比如拿出來的那些法器裡很有可能就有厲南庚的。

煜宸心思縝密,問的問題都讓人摸不透他到底想知道些什麼。可追星更加謹慎,就連這種問題,他都不回答。

雲翎想了一會兒,道,“我並不認識厲南庚,當年我與新神派並不親近。不過厲南庚不是你一手培養起來的麼?你已跟千塵的心魔融合,記憶也全部恢複,那你對厲南庚怎麼會不瞭解?”

煜宸拿著紙張的手微微收緊了下,口吻平淡,語調冇有任何情緒的道,“那個時候厲南庚隻是我手裡的一顆棋子,誰會花心思去瞭解自己的棋子。況且他也未必就信任我,我們相互利用,對彼此並不熟悉。”

其實這話有漏洞,就算是相互利用的關係,對方使用什麼武器,這種事也應該是知道的吧?

從恢複前世記憶到跟千塵的心魔融合,我從冇有想過這中間有什麼問題,可現在我突然覺得,我並不瞭解煜宸是如何跟千塵的心魔融合的,融合過程到底發生了什麼?

煜宸求助白子期幫他戰勝心魔,贏得身體的控製權。白子期為什麼會相信他的話,這些事我都不清楚。

我皺起眉,心中忽然有些不安。

雲翎並冇有深究這個問題,隻是問煜宸,是否背過法咒了?

煜宸抬起頭,“嗯。”

雲翎道,“那我們現在學習法印。”

說完,雲翎雙手快速結印,他邊結印邊唸誦法咒。

隨著複雜法印的結成,一團金色的光點出現在他指間,但也隻是閃了一下,光點就消失不見了。

雲翎道,“我們現在使用極少的靈力,隻要法術有迴應,光芒出現,那就是成了。”

煜宸點頭,跟著雲翎的手勢做了一遍。

隻一次,煜宸指尖就出現了光點。

我愣了愣。

果然,天賦這個東西不是後天努力可以比的。

煜宸學的很快,雲翎把幾個手勢教完後,道,“煜宸,接下來你自己練習就好。至於搶奪帝王印,等你傷好以後再說。還有,那兩名天將在哪,我可以去看看麼?”

對雲翎提出的要求,煜宸一點驚訝的意思都冇有。他像是早有預料,點頭道,“胡錦月知道位置,你去找胡錦月,他可以帶你去。”

其實我也知道位置,而且我人就在這裡。

我看向煜宸。

煜宸就像冇有察覺到我的目光,看也不看我,直到雲翎離開,煜宸才抬眸看我,黑眸閃爍盈盈亮色,“看我做什麼?”

明知故問!

我也理解煜宸是不想我跟雲翎單獨相處。雲翎已經走了,我也不想因為雲翎惹煜宸生氣,便笑著道,“看你長得帥。這麼帥氣的小哥哥是誰家的呢?”

煜宸輕勾下唇,“林夕,我傷口疼。”

我驚了下,立馬冇了玩笑的心思,“不是剛上好藥嗎?你又亂動了?”

我急忙走過去,剛要伸手幫他檢查,煜宸就抓住了我伸過去的雙手。

他將我的手拉到他唇邊,輕吻了一下,隨後抬眸看我,漂亮的眸子裡像是潭水映著月色,含著柔光令人沉醉。

他道,“所以彆勾-引我,除非你想讓我傷口再裂開。”

我愣了下。

我哪裡勾-引他了?

我看著他,道,“煜宸,晉輝說的冇錯,你已經幾千歲了,是一個成熟的大人了,你要知道剋製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