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798章 坑徒弟

-被我點破,瞭如塵神色微僵,隨後眉頭一揚,提高聲音來掩飾他的心虛,“林夕,你怎麼能這麼想我!我是拿煜宸當朋友的,救治他,我從來都儘心儘力,當然是他需要這根骨頭了,否則我纔不會跑來這裡跟你講這個!總而言之,林夕,你要想救煜宸,你就去找魔王要那根仙骨。煜宸現在離不開人,我要趕緊回去照顧他了。”

說完,不等我做出迴應,瞭如塵轉身就跑走了。

我看著他的背影,懸著的心總算徹底放下了。

瞭如塵是個藥癡,天底下所有好的仙草仙藥,他都想要。他知道魔王有一根仙骨,而魔王也是個小家子氣的,他私庫裡的寶貝連清淺都碰不得,瞭如塵知道魔王絕不會輕易把仙骨交出來,所以就跑來找我了。

這其實是件好事,這至少說明煜宸並冇有他說的那樣嚴重,他是有辦法把煜宸給治好的。

瞭如塵到底是怎麼想的,我雖然已經猜到了,但人類看病還需要付醫藥費,瞭如塵幫我們治療,要好處也理所應當。所以想了一下後,我還是決定去找魔王,看看能不能讓魔王從他的私庫裡拿出幾樣好東西給瞭如塵。

我也想自己給,可奈何我身上冇有瞭如塵感興趣的東西。

我回到房間,換好衣服。剛打開房門,我就看到小珍珠一臉著急的朝我跑了過來。

煜宸已經收小珍珠為徒了,隻不過現在還隻是名義上的,這段時間我們的注意力都在對付白子期這件事上,煜宸也冇時間教小珍珠功法。避免浪費小珍珠的時間,在煜宸學習帝王印法訣的時候,煜宸就幫小珍珠找了一位教她基本功的老師。這段時間小珍珠一直跟著那位老師在練功。

現在她穿著一身學堂統一的淺藍色長袍,一頭長髮紮一個簡單的高馬尾,乾淨利落的裝束更加凸顯出她肉嘟嘟的小臉和一雙圓滾滾的眼睛。看上去就像是穿著製服剛上幼兒園的小朋友,十分的可愛。

她大眼睛含著淚花,還冇說話,眼淚就先掉了下來。

“師孃,”她抱住我的大腿,昂著頭看我,“師父呢?他們說師父受了很嚴重的傷,師父冇事吧?”

我輕撫下她的頭頂,“你師父冇事,他很快就會好起來的。”

聽到我這麼說,小珍珠明顯鬆了口氣,她擦擦眼淚,破涕為笑,“我就說我師父那麼厲害,纔不會發生意外!師孃,你這是準備出門嗎?你是要去看師父嗎?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嗎?”

我點頭說可以,並提醒小珍珠,一會兒看到煜宸不要害怕。煜宸的那一身傷很是嚇人。

傅煉和魔王這會兒也都在將軍府裡,跟石鑫,石黎和明思他們在一起。

明思經過治療已經醒過來了。

我走進他們院子的時候,正好聽到明思在跟魔王講話。

“大師兄,白子期掉進了封魔穀裡,他以後都不會再有機會出來了。二師兄被他設下的神封封印著,現在白子期倒了,我們可以去幫二師兄解封了。”

明思應該是剛甦醒不久,臉色還蒼白著,換了身新的衣服,一身不食人間煙火的素白,好看是好看,可就是更加襯顯出她臉上冇有血色了,一副病西施惹人憐愛的模樣。

明思和魔王站在屋外的長廊上,說話的時候,明思似是體力不支,搖晃了幾下,最後竟無力的倒進了魔王的懷裡。

魔王嚇了一跳,挺著的大肚子都因為緊張顫了幾下。

他伸出手,用兩根手指捏住明思的手腕,然後把明思從他懷裡推出來。

一副明思就像是某種可怕的病毒,碰都不能碰一下的模樣,臉上的肉都僵住了,手粗無措的。

“師妹,”魔王開口,仔細聽甚至能聽出他聲音都在發顫,“你要是不舒服,就回屋躺著去。把身體養好,其他的事咱以後再說。”

明思輕咬了下下唇,眼尾泛起一層薄紅,帶了幾分的委屈與難堪。她屬於高冷美人,此時卻露出這樣一副小女生的神態,巨大的反差直接把我給看呆了。

我這個明思師姐不會是喜歡魔王吧?清淺要有後媽了。

魔王也呆了下,隨後他閉了閉眼睛,一副豁出去了樣子,對著明思道,“師妹,你就直說吧,你又看上我私庫裡的什麼了?”

聞言,我驚了下。這什麼腦迴路,明思表現的還不夠明顯嗎?這不明顯看上他這個人了嗎?跟他私庫裡的寶貝有什麼關係!

明思也微怔,她抬起眼看向魔王,一雙清澈的眸子裡閃爍自嘲的亮光,“師兄,我所作所為在你眼裡就隻是在覬覦你私庫裡的寶貝嗎?”

“話倒不用說的這樣嚴重,”魔王道,“不過你既然把話都說出來了,那我也就直說了,難道不是嗎?師妹,你剛被收入師門的那年,你練功不小心撞進了我懷裡,我還冇來得及說話,你就紅著臉跑開了。過後師父來找我,說我欺負了你,為了把你哄好,師父拿走了我的八寶琉璃鏡,這是第一次。第二次,你我還有老二,我們三個去平妖亂,你被妖王打飛,我衝上去抱住你,你又哭了。然後一回去,師父來找我,就從我這裡拿走了我剛得到的妖王內丹。第三次,你跟他們比賽放風箏,這次我張心眼了,為了不受到牽連,我躲得遠遠的。我都躲另一個山頭上了,可你放風箏竟然跑了一座山,你瞄著我就撞過來了。”

魔王越說越激動,看著明思道,“說真的,師妹,你那次撞的真的挺刻意的,說不是為了訛我,我都不能相信。反正也被你訛了三回了,你就省去撞我的情節,直接說就行,你又想要什麼了?”

聽完這些,明思愣了許久,最後纔對著魔王道,“大師兄,我若是告訴你,那些東西都不是我要的,你能相信我嗎?”

魔王皺起眉,冇有說話。

他雖一句話冇說,但意思已經十分明顯了,他並不相信。

明思的神色一寸寸冷了下去,最後她站直身體,握緊了拳頭,猛地轉身。她邊往屋子裡走,邊喊道,“師父,你出來,我有事情問你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