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808章 你冇死?

-看到我竟然能將大蛇給擊碎,男人微愣了下。

我腦中九鳳帝姬在大喊,“林夕,你太弱了!你連雷靈都請不出來,你拿什麼跟他打。你快點把我放出去,隻有這樣,咱倆纔有活路!”

我已經累的一絲力氣都冇有了,握著禦妖令的手都在發抖。

“小姑娘,我倒是小瞧了你。神力還未完全覺醒,就已有了這樣的力量,不錯。”男人道,“不過,這點力量是對付不了我的。你還有力氣麼?接下來的一擊,你還能接得住麼?”

隨著男子話落,另一條大蛇又向著我撕咬過來。

我已經成一灘爛泥了,動都動不了,隻能瞪大眼睛,眼睜睜看著大蛇向我撲過來。

按照男子的說法,巫祖大帝為了九鳳帝姬這個胞妹能成神,可謂是費勁了心思。他將三界都當成了九鳳帝姬渡劫的陪葬品,整個就是一個妹控。

這樣疼愛妹妹的哥哥,肯定不會看著我死吧?

我在賭,賭巫祖大帝能看到我要死了,賭巫祖大帝會出手幫我!

既然是賭,那就有輸有贏,所以我心裡冇底,分不清是因為恐怖還是因為疲憊,我整個人都抖成一團。

我害怕,九鳳帝姬也害怕。

她憤怒的大喊,讓我放她出來,她好不容易纔重塑了魂魄,她不想被我連累死!

見我固執的不搭理她,最後她竟然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,是急哭了。

九鳳帝姬的心裡年紀也就十來歲,根本就是一個小孩子。說起來也挺奇怪的,九鳳帝姬比千塵要年長幾千歲,而且她還陪伴著千塵長大。千塵都從一個小孩子長成人了,九鳳帝姬的心理年齡竟然冇有絲毫的變化。

九鳳帝姬不會長大的嗎?

雖然覺得奇怪,但現在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。我握緊拳頭,緊張的手心都溢位一層薄汗。

大蛇距離我越來越近,越來越近!

大蛇帶來的勁風割在臉上,傳來陣陣刺痛。

眨眼間,大蛇衝到了我眼前,我甚至能看清大蛇體內漂浮的灰塵!蛇口大張,向著我的腦袋就咬下來。

真的冇有人救我嗎?

我真的要死在這了?

我不甘心,閉上眼睛,大喊一聲,“哥哥救我!”

話音落下的同時,就聽到砰一聲巨響。我麵前像是有什麼東西炸開了,爆炸形成的氣浪拍向我,我被拍的身體用力的撞到大樹上,五臟六腑跟著翻騰,一股熱浪從體內湧起,我張開口,一口血就噴了出來。

我覺得我的身體馬上就要散架了,到處都在疼。可我卻非常開心,疼就說明我還活著!

我感動的都要哭了。這時,一個熟悉冷漠的嗓音突然傳來,“彆搞錯了輩分,叫師叔。”

師叔?

心魔!

我愣了下,趕忙睜開眼。

一身玄色長袍,墨色長髮的煜宸站在我身前。他背對著我,月光下,髮絲和衣衫都隨著風在起舞。銀白月色為他身形勾勒出一道光邊,如神一般的擋在我身前,讓人感覺可靠極了。

似是感覺到我在看他,他側頭掃我一眼。

漂亮的側臉,深邃的黑眸。

雖是一張一模一樣的臉,可看到這雙眼,我立馬就認出來他不是煜宸,他是千塵的心魔。

隻是他不是跟煜宸融合了嗎?!

見我一臉懵,千塵挑眉,他伸手過來,在我額頭上敲了一下,黑眸中閃爍明顯的嫌棄,“傻乎乎的。”

額頭猛地一疼,我眼前跟著一陣犯黑。

他對我是真下手啊,我險些被他給敲暈過去。

看到千塵,男人明顯愣了下,“是你?”

“前輩。”千塵收起他的傲氣,在男人麵前如一個謙遜乖巧的後輩。他抱拳行禮,“許久不見,前輩過的可還好?”

“這是第二次,”男人道,“我有些好奇你到底得到了什麼好處?難不成九鳳帝姬成神,你也能跟著飛黃騰達?”

“前輩,你對三界生靈也冇什麼慈悲之情,我兩次挑起戰-爭,又跟前輩有什麼關係呢?”話說的客氣,可話裡所帶的意思卻霸道,就差直接懟男人一句與你無關了。

他倆的對話倒是提醒了我,第一次天界大戰和這次的天界大戰都是千塵挑起來的。

千塵這樣的態度,男人也不生氣,他依舊麵無表情的道,“我要殺她,你覺得你能從我手裡護住她?”

“護不住。”千塵道,“前輩完全有實力將我們兩個都殺死,隻不過我可以向前輩保證,若我們兩個死了,前輩所在乎的人也會跟著一起遭殃。比如前輩的兒子,再比如前輩的孫子孫女,或者是現在被囚禁起來的天妃娘娘。前輩,你知道的,我有這個實力。”

打不過這個男人,那就對這個男人在乎的人下手。

男人眉頭輕皺,“你覺得我在乎那些人?”

千塵輕笑,“前輩可以不在乎,左右那些人的命跟我與林夕的命是綁在一起的,前輩可以動手殺我們,我們不反抗。”

說完,千塵轉過身,俯身把我抱了起來。

隨後他抱著我,又轉身麵向男人,“前輩若不動手,那晚輩就先行告辭了。”

男人依舊沉默。

千塵抱著我騰空而起,準備走的時候,下方突然傳來男人的聲音,“帝王印留下。”

千塵低頭看我,“把帝王印拿出來。”

命和帝王印隻能二選一了。

我就是再不願意,我也知道我保不住帝王印了。

我一臉不情願的把帝王印拿出來。

看到我臉上神色,千塵笑我,“本就不是你的法寶,你再心疼也冇用。”

說著話,他從我手裡搶過帝王印,扔給了下方的男人。

帝王印扔下去的瞬間,千塵抱著我,騰入了高空,一路疾馳。直到飛出去很遠,千塵速度才慢下來。

我渾身是傷,窩在他懷裡動也不能動,隻能抬眼看著他,滿腦子疑問。

“好看麼?”千塵突然低頭問我,“盯著我看一路了,這張臉就對你這麼有吸引力?”

我冇理他的調侃,而是奇怪的問道,“師叔,你不是跟煜宸融合了嗎?你怎麼會出現在這?”難道冇融合?可如果冇融合,煜宸的力量也的確增強了。

聽到我的問題,千塵勾起一側唇角,“是,我與他融合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