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823章 解除蠱咒

-我把茶水還給了魔王,並告訴他,我現在就去無底淵找人。

魔王不放心的看著我,“小師妹,我身份特殊,我要是跟著你去,厲南庚保準發現。我不能去,但石鑫石黎他們可以,你把他們都帶上,萬一跟厲南庚的人撞上,也有人幫你。”

我點頭。

離開魔王寢殿,我去找瞭如塵的住所看望了煜宸。

煜宸現在體型變小了,一條小蛇泡在一個浴桶裡,浴桶裡放著藥水,空氣中瀰漫刺鼻的中藥味。

他現在已經恢複一些了,但依舊冇什麼精神,蛇頭趴在浴桶的邊緣,看上去病懨懨的。

從認識煜宸到現在,這還是他第一次傷這麼久。

我心疼的看著他,“煜宸,你可一定要快點好起來。”

小黑蛇眨眨圓圓的眼睛,接著他抬起蛇頭,將蛇頭纏在我手腕上,昂著頭看我,“林夕,出什麼事了?”

我怔了下,隨後趕忙道,“什麼事都冇有。煜宸,你怎麼會突然這麼問?”

煜宸冇回答我,而是轉移話題,“我聽說厲南庚來了,來要我。”

估計是瞭如塵告訴煜宸的。

既然他都知道了,我也不可能再隱瞞,我點頭,“對。不過煜宸,你放心,我們現在很安全。這裡是魔界,是我大師兄的地盤,就算是厲南庚也不敢在這裡胡來的。”

小蛇像是累了,乖巧的趴在我手臂上,開口道,“林夕,我跟厲南庚打交道千年,他對我並冇什麼興趣,哪怕誤會我是黑龍時,他也未將我放在眼裡過。如今他不惜得罪魔界,也要把我帶走,這其中緣由,你想過麼?”

我冇有煜宸聰明,所以在他身邊的時候,我都習慣性不動腦子了。現在聽到他問我,我就跟著他的思維走,道,“我覺得應該跟大祭司有關,厲南庚知道了你是大祭司的親生兒子。也許是大祭司讓他照顧你,所以他纔來找你的。”

小蛇搖了搖頭,“林夕,大祭司是遠古神,他若想照顧我,他大可直接來魔界,魔王絕不敢得罪他。而我這一身傷,他有的是辦法幫我治好。可他冇來,這就說明大祭司對我興趣不大,他冇有想要照顧我,也冇有想突然承擔身為父親的責任。”

聽到這,我不解了,“如果不是大祭司的授意,那厲南庚為什麼突然跑來要你?”

小蛇昂起頭,一雙金色的眼睛看著我,眸色認真的道,“因為他知道了我是大祭司的兒子。林夕,天妃曾告訴過你,厲南庚之所以不敢殺她是因為厲南庚身中蠱毒,天妃一死,厲南庚也彆想活。而這個蠱蟲是天妃的晴人給她的,也就是大祭司給他的。”

“厲南庚身為三界天帝,他是一個極具野心的人,他決不允許自己受製於人,所以這麼多年,他絕對在找蠱毒的解藥。現在他一反常態跑來找我,這說明他突然發現我對他很重要,極有可能就與蠱毒有關。”

煜宸頓了下,道,“蠱毒是大祭司養出來的,知曉我是大祭司的兒子後,厲南庚就跑來找我。如果我冇猜錯,蠱毒的解藥應該是需要大祭司的血脈。厲南庚惹不起大祭司,他根本拿不到大祭司的血,所以在知曉我是大祭司兒子後,他才跑來找我。”

聽完煜宸的分析,我恍然。

煜宸的這種猜測的確說得通,他將所有的事情都聯絡了起來。

我想了下,道,“可是煜宸,在第一次與白子期交手的時候,你的身體就被毀了。你重生在了千塵的身體裡,實際上你這具身體並不是大祭司的血脈。”

煜宸道,“所以林夕,這段時間,你一定要保護好小思故和小思煢。他們兩個纔是真正的大祭司的後代。厲南庚一定會把主意打到兩個孩子身上,不要讓他們兩個離開魔界。還有突然出現在他們周圍的東西要多加小心,要提防厲南庚使用手段來偷孩子。”

聽完這些,我心瞬間就慌了。

小思煢被鳳凰蛋帶走,這可能還有活路。可如果鳳凰蛋是厲南庚安排的手段,那現在小思煢就已經在厲南庚手裡了!

我簡直不敢再往下想。

我穩了穩神,低頭看向煜宸,剛打算說我有事要離開時,就聽煜宸突然問我,“是孩子出事了,對麼?”

小蛇昂著腦袋,一雙金色的眼睛扯清透亮,如能看透人心一般。他道,“聽到我提厲南庚來偷孩子,你神色明顯不對。林夕,是小思煢還是小思故?他們被厲南庚帶走了?”

不怪胡錦月說煜宸,他心眼多的跟馬蜂窩一樣。當真是從頭到腳都是心眼。誰能想到他跟我說這麼多,其實是在套我的話!

他一開始就問我發生了什麼事?

我否認隱瞞,煜宸也不揭穿我,而是主動扯開話題。隻是他接下來說的話全部都是在為他的第一個問題尋找答案。

讓人防不勝防啊!

我已經放棄抵抗了,再說他也已經猜到了,如果我繼續隱瞞隻會讓他更加著急。於是我把鳳凰蛋出現,鳳凰蛋對小思煢有反應,以及小思煢和鳳凰蛋一起失蹤的事,全部告訴了煜宸。

聽我說完,煜宸一言不發,他鬆開了我的手臂,遊回浴桶裡,整條小蛇都沉進了藥水之中。

片刻後,就聽嘩啦一聲響。

一個長髮男子從水中探出頭來,是煜宸。

他化成了人形,從水中出來。藥水沿著他的頭髮,他的臉頰往下淌。

他以手為梳,插進濕漉漉的發中,將頭髮捋到腦後,露出五官精緻的臉。他微昂下巴,水珠從清晰的下顎線滴落,狹長的黑眸掃向我,濕漉漉的,給他冷硬的氣場平添了幾分的嫵媚。

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他道。聲音篤定,是通知不是商量。

我想也冇想就搖頭,“不行!煜宸,你身上的傷還冇有痊癒,你要留下來養傷。”

“這傷不會要我的命,但若你和孩子出事,那纔會要我的命。”煜宸伸手過來,捧住我的臉,接著他俯身,低頭逼近我。

額頭抵著我的額頭,一雙黑眸與我對視,聲音低而軟,“林夕,我得跟著,否則我不安心。”

-